姚小远 | 我佩服早期的中共党人

我是从一些从来不关心政治、不为时事所动得朋友开始关心政治、开始愤怒中看到这个政权的基础不稳的。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国际的、国内,政权上层应该也很迷惘,手足无措地选择性沉默。北韩是不给民众知道,这块神奇的土地却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这份定力,去做老衲真好!

从中共早期党人的故事里,我看到两点:第一点,他们宣传做的好,敢忽悠,提出很多概念,比如说新社会旧社会。他们能够放下架子,深入到最底层、最边缘发动群众。第二点,他们有激情,敢牺牲,不怕做烈士。看看瞿秋白,临死时候的从容,陈铁军、周文雍,那才是真的死了都要爱。

早期的中共已经成为故事,他们的精神也早已经烟消云散,回看今日的中国,说大话的太多,做实事的太少;忽悠别人去做死鬼的太多,敢于自己去做先烈的太少。我佩服早期的中共党人,我有足够的从容和勇气去鄙视那些关键时刻做缩头乌龟的英雄好汉们!

 

小远2011年11月11日星期五 8:55晴 今天是一心一意节,祝大家节日快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11日, 1: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