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远 | 此情可待成追忆

有唐一代诗人里,我最喜欢的是李商隐,李商隐是写闷骚爱情的绝顶高手,李商隐的闷骚是骨子里的,浮在尘埃之上,就成了一丛绝世奇葩,那么妖艳、那么妩媚、那么可口、那么心思飘摇。缠绵悱恻,火山一样的爱情用委婉的句子表现出来,惊心动魄却又波澜不惊,既隐忍又令人不忍。

少年时候,最喜欢李商隐的“春草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成年之后,最喜欢的已成“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上世纪末在乌鲁木齐经历一次爱情之后,那种幻灭感油然。从此,生命便数次被“只是当然已惘然”撕裂,情路生变,波澜不断。

也还是在上世纪末,一个夜晚在宝鸡火车站对面朋友的火锅店里,一位女子问我:我们俩不好之后,你会怎样?我说:难受三天,算对得起你,再找一个。曾经以为骄傲的是,我一生可能经历一百次爱情,在经历一百次爱情之后,还会有一百零一次。我能保证的是,每一次都是真实的。少年的我,是多么轻狂孟浪啊!

昨晚欲关电脑前,忽然想要清理桌面。文件夹里有很多旧照片,有风景,有人物,有数年前的,也有遥远异国的。每一幅照片,都有一些曾经的风起云涌,这个晚上,却云淡风轻地将这些一一删除。我生命里曾经有过那么多故事,那么多缠绵感伤,当这些都渐行渐远的时候,我看得见天地,我看不见你。

雨后的天空令人着迷,那种蓝是数百年前乡村般纯净静谧的。今年的上海,空气好的出奇,蓝天白云经常在我生命里的每一天悠然而过,于是生命里也有了很多淡定和感悟。从今而后,我能保证的是,爱情将是我最后的稻草,得之则上岸;不得,则随波逐流,听天由命!

 

小远2011年11月3日星期四9:11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3日, 9: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