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至少那个快乐的淡出有戏了

闪读|11-64

■《是名画总会被偷的》,多尔尼克著。扉页上印着瓦兰达名言:“站在钢丝上的才是生活,其他一切都是候场。”瓦兰达是高空杂技演员,高空作业时,他从来不系安全带。1970年一次高空表演,由于风速过大,瓦兰达从37米处坠落丧生……牛叉之人都上了钢丝,可他们的牛叉人品不是在候场时攒下的吗?

■《老舍之死口述实录》,傅光明 郑实采写。读它时脑子里一再闪回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的最后5分钟……不同是,最后被召集到一起的陈述者增至50余位。每位都在用自己的话说同一个人、同一件事,可却一再南辕北辙。这时,最狡黠的读者最终也很难成为胖子波洛。唉,究竟是谁将那块砸碎老舍尊严的石块儿推下了神庙?

■《你的剧本逊毙了》,埃克斯著。假如念高中时就读到这本书,我的剧本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漏洞百出……这虚拟虚得有点飘,可谁的人生不是没彩排自导自演?当然,还是要感谢作者。尽管谁都可以蹂躏我们的创意,尽管下半场赢不回上半场的完败,可有了这本编剧教程,至少那个快乐的“淡出”有戏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30日, 9: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