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语文>2011<47>2011-11-14-2011-11-20>

为本周单字“黄”。汉字“黄”为象形字,《说文-黄部》的解释说,黄,地之色也,从田,从炗,炗亦声,本义为地的颜色。“炗”,古文光,本义为佩璜,是古代一种半环状佩玉。姓氏之外,汉字“黄”有类似小米或向日葵颜色、黄玉、腐化堕落、庄家成熟或枯萎、事情失败或不能按计划进行等诸多引申义项。

本周三,甘肃庆阳市正宁县幼儿园校车与运煤货车会车时正面相撞,造成严重交通事故,19名幼童与两名成人死亡。据南方网转新社消息说,“出事校车隶属一家农村幼儿园,为核载9人的金杯面包车,事发时严重超载且逆向行驶。校车实载64人,超载55人。”

“在甘肃的这一次校车事故中,接送孩子的车被刷成了黄色,可颜色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安全,即便这车上还写了‘校车’两个字,但这辆车根本就算不上校车,因为它几乎没有一项条件能够达到校车的标准。”周六,CCTV播出的《新闻周刊》节目中,主持人白岩松这样说。

“校车事故中的群死群伤不是偶然的,它不能仅仅用超载或事故来解释。就根本而言,它是教育资源的吝啬投入酿成的人伦惨剧。每逢这样的时刻,我们都对美国的校车心向往之,那种被漆成黄色的特权车,是美国梦的一部分,何时也能成为中国梦的一部分?”前面这段话来自《华西都市报》。

而评家丁兆林则认为比仅仅将校车漆称“黄色”更重要的是“黄色特权”:“校车本身的颜色和质地都是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校车具有任何车所不具有的一个特权。有些国家的确把孩子当成公路上的最高标准,但是如果没有建立起真正的对孩子的保护体系,那么这一切都是没有用的,这也体现了一个国家对自己的未来,是用什么样的政策来对待。”

—————————————————————————————————————————

■ 全天候伙伴关系>>

来自媒体有关中巴建交纪念活动相关报道。看见定语“全天候”那瞬间,先想,“全天候伙伴关系”也可指“老伴儿”吧?疑问是,莫非世上还有所谓“半天候伙伴关系”?那会是种什么关系?小时工还是钟点工?也不对啊?算了,与我无关想那么多干啥?“全天候”就“全天候”吧。

■ 有些补丁是专门坐飞机到上海找裁缝打的>>

语出记者黄哲本周人物专访,原题为“:名媛暮年壮心不已”。专访从资先生新近出版的自选集说起。在自选集之《不尽之思》一辑中,资先生说:认同感比身份烙印更为重要:“很多年轻人,完全不了解当代历史,所以甚至以为过去比现在平等,殊不知那时的不平等就是饿死人和死不了的差别;你只看到了国家领导人的艰苦朴素,衣服都打补丁,却不知道有些补丁是专门坐飞机到上海找裁缝打的。”

■ 无反应觉醒综合症>>

来自果壳网文章,原文标题“走神,认知给我们的礼物”,原文作者Jonah Lehrer在文章里介绍非睡眠状态下的“走神”现象。研究者发现,在非睡眠状态,“人们的一半时间都用来走神了。”不过,“不要害怕这是浪费时间,心理学家发现,走神自有走神的作用。”通常所谓“走神”的学术名称为“无反应觉醒综合症”,亦称“植物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患者并非昏迷,但对于外界刺激只有简单反射,而无有意识的反应”。“这些不幸的人陷入了一个‘白日梦’的循环,他们无法激活执行网络,将注意力转向外部世界……他们只能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

■ 昨夜与辛稼轩吃酒喝高了>>

语出网友老树画画微博,属小品册页配文的文,仅一句:“昨夜与辛稼轩吃酒,喝高了后作”。这句微博配文搭着画面里画家手书辛弃疾遐迩闻名那首“西江月”,酒气呼呼夺画而出。“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豪气袅袅。中国文人喜欢辛稼轩因由各异,而共同处多半是因为辛老师人生故事多兵气豪气英雄气,可遣怀,可壮胆。

■ 光免疫疗法>>

来自《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消息,原题为“美用光免疫疗法治癌症”。消息说,美国国家肿瘤研究院的科学家发明了无需化疗消灭癌细胞的新方法——光免疫疗法,这种方法不会损伤健康的细胞,并已完成动物实验。实验时,研究者运用具有感光特性的“分子杀手”消灭被实验动物体内的癌细胞,它不仅可以精准消灭变异细胞,而且因为它带有荧光属性,便于施治者观察治疗过程。

■ 我的客户并不急>>

语出作家btr专栏文章,原文标题是“巴塞罗纳:高迪的一场梦”。文中btr老师记叙高迪设计的圣家堂浩瀚神奇无比漫长的建造史,慨叹“如今在建、估计将于2026年完工的那些部分已与高迪无涉,但作为其中最关键的一任设计师,高迪死后就埋葬在那未曾完工的教堂地下,这充满了传奇色彩和宗教意味。高迪最著名的名言便有关圣家堂——当有人问他教堂将于何时完成时,他说:‘我的客户并不急。’他的客户是上帝。”

■ 小明汉语听力>>

网间新近流行的文字游戏主题。这一文字游戏伴随快速传播,开始使更多的人认识一个叫做“小明”的虚拟人物。这一系列用“小明”冠名的“汉语听力”习题以外语听力考题文本拟就,并嵌入广泛流行于80后90后人群的诸多新老流行语,轻松搞笑,传播日益广泛,顺便也促成诸如“我靠”“我擦”“我干”“我去”“我倒”等流行语的再度传播和普及。

■ 那些歌像一个有很多堂兄弟姐妹的孤儿>>

语出作家方希。在一则微博中,方老师这样写:“许巍的歌特别适合在深夜北京街头开车时候听,那些歌像一个有很多堂兄弟姐妹的孤儿,既不流连伤感,也不孤标自傲,就那么说点理想,说点失落,说点收藏。”这段文字虽非乐评,可比那些一味阿谀的乐评而言,不仅多出好几百米个人体验的景深,而且仅“很多堂兄弟姐妹”与“孤儿”之间的抵牾已腾挪出好大一块儿联想空间啊。

■ 电话疗法>>

来自路透社伦敦周一消息,消息说,英国阿伯丁大学和曼彻斯特大学新近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让患有慢性广泛性疼痛的患者通过电话接受一种名为“认知行为疗法”的谈话治疗,在为期6个月的一个疗程结束后,患者反映他们觉得病情“好转”或“大幅好转”,而且这种“好转”是“具有临床意义”的好转……慢性广泛性疼痛是一种名为“肌纤维痛”的疾病的主要症状,疼痛通常很难成功加以遏制,给全世界带来巨大的医疗负担。

■ 我知道你是谁我记得你>>

来自财新网记者郑道周一报道,原题为“惊闻《邵氏‘弃儿’》入美剧”,语出美国热播剧集《Harry’s Law》新一集“American Girl”。在这一集中,“一对来自中国的夫妇陈军和陈燕,在美国找到了已被人领养的亲生女儿。”“在陈军夫妇与女儿相认时,认为女儿已完全认不得自己了。母亲陈燕哭着对女儿说‘We have missed you so much. So much(我们非常想念你)……’,但是,女儿表情复杂。”“于是,陈燕用汉语对丈夫说:‘她不知道我们是谁……’但是,没想到,已在美国生活了四年的陈敏,却用普通话对陈敏夫妇说:‘我知道你是谁。我记得你。’这一场景,连托马斯夫妇都觉得吃惊。所谓骨肉连心,我想就是如此吧。”

■ 亲友假期>>

来自译者钟建国本周推荐,“亲友假期”(paliday)一词由pal(朋友)+holiday(假期)两个单词合成而来,它所表述的,是指住在亲戚或朋友家,由他们提供食宿的一种度假方式。这个合成词由一家火车票销售网站创造,后也多指与亲朋好友一起度假,而不一定非要亲友提供食宿。近似词语还有“原地休假”“偕老带幼假”“农场度假”“假放假”等。其中极具喜感的是“假放假”,它是指那种将绝大部分时间贡献给工作的假期。

■ 这个词在中文语境里有股子正义凛然的劲头儿>>

语出作家土摩托周一博文,原文题目叫“听牟森讲非虚构写作心得”。土摩托总结牟导与非虚构写作爱好者分享的一个经验,它也是非虚构写作的原点之一,即对每个单字锱铢必较:“当你对一个词汇的含义模糊不清的时候,可以去查查英文原文。比如“记者”这个词在中文语境里有股子正义凛然的劲头儿,但在英文里Reporter就是搬运工的意思,所以记者其实是个蓝领工作,你能把信息传递清楚准确,就是胜利。”

■ 111111>>

来自美联社本周消息,消息说,上周五即2011年11月11日,上海、纽约、莫斯科、雅加达等地很多年轻人专门选择这一天结婚。在这些年轻人看来,在汉语中,传奇般聚合在一起的那6个“1”代表了一夫一妻一心一意一生一世……好口彩。

■ 在一个铁锤的世界一切都是钉子>>

语出作家连岳本周《Timeout》北京版专栏文章,原题为《<1984>爱经》。为问客“爱情后进生”排解疑惑,连老师强调爱情的经验主义内核儿,并顺便说到小说《1984》里温斯顿与朱丽叶的畸形之恋:“这位漂亮的、有点儿雀斑的姑娘脚步轻盈,后来是温斯顿的情人。她向他的示爱都被他理解成了仇恨的窥视。因为在一个以仇恨为主导的社会,人人自危,总是会把陌生人的注视理解成仇恨。在一个铁锤的世界,一切都是钉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