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课,同学们问到了即将来临的专八口语考试(2011.12.10.)。想起了2011年1月去南京大学改卷的趣闻轶事,其中有些部分可能对同学们准备专八口语有所帮助,特此从QQ空间转到这里。

 

   
睡到凌晨五点多,睡不着了,又想起南京之行(英语专业八级口语改卷)的坎坷搞笑来,于是乎,钻出热乎乎的被窝,坐在冷冰冰的三尺书桌前,敲起键盘,写几行文字,记录几件轶事,以资纪念,以飨Q友,作为2011年的第一篇日志。

   
轶事一:误机。提前半个多月就在警华订票处定了去南京的机票并买了保险(很幸运,买的是4折的票),订票师傅说,办理登机手续,不用拿机票,只需出示身份证即可。于是乎,将机票留在了抽屉里,带上身份证,坐机场大巴去了机场。结果,傻了眼,不知道是哪个航班,只知道起飞时间是12:30分。凭订票时的印象,站在了深航的队列里,好在队伍不是很长,到了柜台前递上身份证,服务员查了半天说,不是深航的,是海航的。于是,再去找海航排队,庆幸队伍也不是很长。但不幸的是,服务员告诉我们,必须提前45分钟办理手续,迟到了9分钟,已经关闸,只能改签。于是,又跑到另一个柜台改签,幸运的是,下午六点还有一趟去南京的,多加了几百元大洋。垂头丧气,来到了一家餐馆,点菜点啤酒,坐下来KILLING
TIME。好漫长啊,从12点一直坐到5点。好在大瓶子带了手提电脑,我带了本书。我能看得出,大瓶子强压火气,没有发作。在我的“磨砺”下,大瓶子的脾气似乎变得出奇的好。

   
轶事二:卖命。改卷的工作,可以用“卖命”来形容。一位徐州师大的小唐老师在电梯里说,我们是在拿生命健康做代价。用一个网络流行词语来形容,改卷的老师人人都非常“给力”。每天早上8点多开始进入语音室,签到拿磁带,一直到12点。有些老师去饭馆吃饭,一点钟回来继续改,有些老师直接叫外卖或早上自带面包之类,边吃边改。每组有一个组长,每天最后一个离开。小唐老师这样说,组长(北二外的党老师,业务熟练,改卷速度快)每天要等我们,我们怎么好意思浪费宝贵的时间去吃午饭,而不抓紧分分秒秒改卷?结果是,好几位老师成了“红眼”。我本人更成了“熊猫眼”,惨不忍睹,只好去药店买了一瓶眼药水。“熊猫眼”有照片为证(“”相册)。

  
轶事三:老乡。本人是陕西人,在西安上了10年学,1994年博士毕业后南漂到了广东(先湛江,后广州)。改卷的第一天,就认识了(来自西安的)西工大的左老师、蒲老师,西安外院的王老师、潘老师。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见到老乡就情不自禁地想起故乡,亲切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大瓶子喜欢独往独来,习惯于喝咖啡等“腐朽堕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正好,每天中午她去独自“腐朽堕落”,而我与老乡一起“圆桌”聚餐,轮流坐庄,聊家乡聊世事,欢声笑语,不亦乐乎。最后一天午餐,在左老师提议下,小酌红酒,以示饯行(如果不是下午还要改卷,本应大酌白酒)。末了,相约下次在西安再聚。翘首以待。

  
轶事四:十大名吃与子弹飞。改卷第三天,与大瓶子一起去南京唯一一家五星级电影院“新街口影院”(德基大厦七楼)看“让子弹飞”。电影晚上9点开始,我们6点多就到了。先在影院旁边的“南京大排档”品味南京名吃,这个大排档相当有特色:装饰风格古香古色,服务员身着传统服饰,写有“南京大排档”字样的灯笼挂满厅堂,一对帅哥靓女弹琵琶唱小曲,各种各样的南京名吃应有尽有。到了这样的场合,往往不由自主“BIG
EYES, SMALL
STAMOCH”。一不留神,点了十种名吃,摆满了一桌。开吃之前,决定给小瓶子发条短信,让她“馋”去吧!短信如是:“一不留神,来到了南京唯一五星级影院旁边的南京大排档,大红灯笼高悬,琵琶小曲相伴,十大名吃满桌,喜力啤酒盈杯,可谓灯红酒绿,推杯换盏,斛光交错,纸醉金迷。所有这一切都抵不过即将开演的让子弹飞。羡慕去吧!”短信发出不久,小瓶子回音:“手机没电了,回家再好好骚扰你们”。哈哈,目的达到了!快哉!!

    轶事五:翻译难难于上青天。英语专八口语共分三部分:英译汉,汉译英,话题。今年,第一部分是有关纪念中国和印度尼西亚建交的;第二部分是有关上海世博的;第三部分是有关TALENT
SHOW的。第一部分涉及到国名,数字,活动等等。同学们翻译时的普遍错误如下:一,不少同学把印度尼西亚翻译成了印度,印度尼亚,印度尼日利亚,甚至有翻译成马来西亚的;二,印度尼西亚是最早承认中国的国家之一,好多同学漏掉了之一,翻译成了印度尼西亚是第一个承认中国的国家;三、很少有同学把28.6
billion US dollars 和 50 billion US dollars
中的数字翻译对的,大部分都翻译错了;四,短文讲到中国文化在印度尼西亚影响越来越大,印度尼西亚各地开办了汉语学习中心,中国的舞龙舞狮也随处可见,有不少同学理解错误,翻译成了印度尼西亚文化在中国影响越来越大,印度尼西亚毒品也泛滥成灾等等。当时觉得很奇怪,为何会出现毒品这个词。后来想了想,可能是同学们把DRAGON
DANCE中的DRAGON听成了DRUG,然后想当然地随意添加。第二部分是中国馆馆长的讲话,同学们翻译时的普遍错误如下:一,好多同学将中国馆翻译错了,也有些同学漏掉了或翻译错了馆长;二,好多同学将世博园区中的园区没有翻译出来;三,感谢媒体对中国馆的宣传,有些同学将宣传翻译成了PROPAGANDA,很少有同学翻译成COVERAGE的。我改的150份卷中,只有一个同学翻译成了COVERAGE,好多老师改的卷中,没有一个同学翻译成COVERAGE的。第三部分的主要问题是:一,个别同学在一开始没有表明自己的立场;二,好多同学没有讲完,没有CONCLUSION;三,有些同学讲完了,CONLUDE了,但是发现时间还早,又再重复赘述。所以,建议同学们在做这一部分时,最好看着时间,三分钟。此外,第一部分英译汉和第二部分汉译英都是读两遍,先通读一遍不停顿,第二遍每读一段停顿一会,提示音后开始翻译(口译)。需要注意的是,第一遍听的时候,可以适当做点笔记,但主要是掌握总体内容大意。第二遍读的时候,并非与第一遍完全相同,而是只读其中的部分段落,供同学们翻译。有些同学在翻译的时候,将第一遍中出现、第二遍中没有出现的内容翻译了出来,而把需要翻译的内容漏掉了。所以,第二遍听的时候,要特别留意,做好速记。对于那些语速慢的同学,需要特别提醒一下,即使其他同学都译完了,没有声音了,你也不要因不好意思一个人继续说,就戛然而止不译了,其实时间还没有到,你完全可以继续译完。还有一点要说的,即使结束的提示音响了,你还有一句没有译完,千万别停下来,继续说下去,因为结束的提示音响了之后,录音还在进行,你的声音依然被录上了。

   轶事六:聚餐。改卷结束的前一天中午,南大招待改卷老师聚餐。非常非常丰盛的菜肴,非常非常独特的宴会。原以为,南大相关人士要做一个讲话,然后开吃。出乎意料的是,大伙坐好,菜已经上来,没有人讲一句话,大伙直奔主题,开吃!吃完饭,继续改卷。如此聚餐人生第一回,很赞很强很给力。

  
轶事七:日本人与狗不得靠近。南京南京!这个惨遭日本鬼子屠戮的悲壮的城市,伤口依旧在流血。南大校园里的一辆摩托车上挂着一个牌,上写:“日本人与狗不得靠近”!(有照片为证)我本以为南大外语学院没有日语系,好纯粹,后来发现日语系还是有的。

  
轶事八:打工赚钱。最后一天下午,改完卷当场发一个信封,3600大洋。这36张100元钞票,仿佛刚从印钞机里印出来,如此崭新,号码都没有乱。欣喜之余,不由黯然神伤。亲爱的政府在新年前又开动了印钞机,印刷了大量钞票,免去了我们去银行换新钱发压岁钱的烦恼,也让我们在通胀中过一个“滞胀”的兔年。WHATEVER,拿到钱,便直奔南大超市,将货架上的盐水鸭几乎一扫而空。大瓶子没有带大箱子,便在超市买了一个很有特色的特大袋子。大袋子上霍然写着:哥种的不是萝卜是寂寞,姐种的不是牧草是烦恼!背着沉甸甸的一大袋子盐水鸭,怀揣着新铮铮的人民币,脑海突然冒出了农民工兄弟怀揣辛苦钱身背年货返乡过年的感人情景。于是乎,来到南大大门前,蹲在两个校门之间的大街上,背着沉甸甸一大袋年货,掏出新铮铮的人民币,一张一张数起来。兴奋啊,喜悦啊,激动啊!多么感人的一幕,多么宝贵的一瞬!“咔嚓,咔嚓!!”,闪光灯闪烁之余,路上行人不禁偷笑不已。太平盛世,国富民安啊,活脱脱一个“天下无贼”的翻版啊。(这一幕有照片为证,哥的大袋子里装的不是萝卜也不是牧草,不是寂寞也不是烦恼,而是香喷喷的盐水鸭!)

   
啰啰嗦嗦就这么多,祝各位朋友兔年吉祥!

 
图片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