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伟棠 | 致二十一世纪少年

2011年11月24日 18:46:46

  一
   日日渡海,采云,熬粥
   在厨房安排九个行星的运行
   无暇写诗,仅为你旋转不已
   生命中最重要莫过另一生命因己存在
   即使另一生命还在河边拾贝
   你抬头张望,河畔林中雾浓
   并没有我,于是你又笑着奔跑踩水
   我们躲在松树爷爷背后偷看你
   我们呼吸一百吨毒雾保护你
   我们在林中捉迷藏,借鸟羽变戏法
   林外是人潮滔滔,万千人不曾爱你
   我们在万千人围观中卖艺
   不敢炫耀,绳攀向空中我们消失
   白鹤飞回,我们带着一捧茉莉。
   2011年3月27日
   二
   晚春暖中微凉,宜晨浴;
   夏天在我们这个小岛来得格外早,
   那流过我身上的河也将流过你的身体,
   春风教给我的事情,我将一一教给你。
   仍在梦中与蛟龙游戏的人,
   你在成为我的时候,我也在成为你。
   我们一起来做未来的少年,光头铁青,
   四肢如香椿树一般干净,
   即使被老人们的金屋包围也要如香椿树一般
   呼吸着未来的炙热或幽寒。
   你听到那击铎采诗的陌生人了吗?
   你可听到那手持船票的另一个铃鼓少年?
   我们的枝叶如海魂衫泛起浪涛,
   向他们挥手吧,我们就是晨光编织的帆船。
   2011年4月12日
   三
   你率领所有的晨光向我迎来,
   你的笑是海,我早已陌生的伊甸,
   非此世的悲哀。
   图腾机器包围着妈妈,包围着你,
   你梦游如山岩间跳跃的岩羊,
   含叶吹响那个一切文明终结的时代。
   带上我们吧,我看见你在招手,
   群鸟裹披红袍,瀑布上落如远古,
   我有一根尺八,她有一匹白绸。
   你的世界和她的世界彼此旋绕,
   不顾此世暮色浓稠,梦已焦糊……
   你是星孩,闪烁盘水的秘奥。
   我练习流沙占卜,用我的鸟足。
   我整装待发,虬腰虎首。
   2011年5月9日
   四
   请把你的勇气分一半给我
   让我斗胆去认识生与死,别名尘土
   与大千的那些东西。
   他们饮酒和唱歌的人,并不智慧如你,
   他们模仿树与风的人哪,也不自由如你。
   你拥有没界限的国境,一匹马的平川,
   却端坐如矿脉里的银。
   我已知道前生离乱,而来世安稳,
   为着你的缘故我在此时此地种莲。
   我失去的光焰,原来写在你的书里,
   我对这颗星球的忏悔将来由你诠释。
   但你不必在意,自须随云行遍大地,
   我们有我们的向镜孤鸾,
   你有你的寥廓鹰飞。
   2011年5月17-22日
   五
   雨闪闪横落楼下操场,
   我看着它们渐生渐竭。
   白衣人骑车在林道上赶路
   他的轮辐扬起清晨
   积水与鸟鸣。
   我寄托你来遗忘这世界
   只记住零星,叶的翻侧与
   虫子的散步。
   你告诉我作为佛的时光如何吧?
   你端坐、旋转如陀飞轮
   时回首,一个诧异相。
   2011年6月13日
   六
   抱歉我今天仍未想好你的名字,
   你和这个时代一样,只知道
   旋转和舞蹈。蜂鸟一样
   向自身深处取蜜。
   多么希望过去的千年都和你无关,
   希望那些死者、英雄或者X光上
   的骑士、河上拾云者
   和你无关。我与她也和你无关。
   如果你在未来的黑夜里看见
   一匹真正的马你可以随之远去,
   如果你在洪水中看见一个小花园
   漂过。告诉它们我的样子,
   它们会记起三十五年前那婴孩
   莲花中未失去的人,他也曾骄傲、无名
   被他的母亲从虚空中救回,
   又被荆棘世界夺之入怀。
   2011年10月10日
   七
   我们一起等到最后和最初的一天
   世界剥破仍如新橙蘸新雪
   你皱眉嘟嘴,不是因为尝到它的酸
   是因为完美总是令人疲倦。
   你是盐,无法不忧虑自己的纯洁
   而我们是摄影术本身
   在暗房里施魔法,试图曝光未来的喜悦
   未来的确是千年的黑夜,你就成为
   我们对黑夜之丰盛的确信。
   那里昂首阔步的有千种兽和万位佛陀
   你将介绍认识所有,包括他们四周的蕨纹
   孩子,大气是磅礴之石,我愿为刀
   未来是淋漓之笔,我愿为墨
   云海从你的额发开始舒卷。
   2011年11月16日
    

上一篇: 致一位持明者(为山东临沂陈光诚…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84)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4日, 10: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