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千帆 | 不死的殉道者——蔡定剑教授辞世周年祭

2011年11月21日 08:18:10

  
   去年这个时候,定剑教授匆匆离开了我们。据说他临终前丢下两句话,一句是广为人知的名言:“宪政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另一句则是他对朋友私下说的:“打了一次败仗。”定剑早年参过军,喜欢用打仗来比喻一些事情;盖在他看来,中国宪政是一场战斗,攻克癌症也是一场战斗。他平素是一个很乐观向上的人,原来对打败癌症是很有信心的,但是最后却未能如愿。
   这两句话时常在我脑子里回响,尤其是后一句。我在想,每个人或迟或早都是要见上帝的;等到哪天我们要走的时候,会不会也丢下同样的这句话,只不过不仅是针对我们自己,而且也是针对这个国家。近来的发展趋势似乎更应验了这个担心,中国是不是也得了“癌症”?甚或已到晚期,还有治愈的希望吗?“我们这一代人”还有可能完成中国宪政的历史使命吗?定剑走了,但是他给我们留下这个沉重的问题。
   对于活着的人来说,我不知道定剑的死是一种救赎,还是一种预兆。也许他是替中国得癌而死,中国宪政因此而得救;也许他只是预示了中国宪政最后也会和他一样,虽然尽了最大努力,还是“打了一次败仗”,尽管远不是第一次。自戊戌变法以来,中国宪政屡战屡败,今天已经再也输不起了。我当然宁愿相信是前一种可能,希望定剑的死能激发更多活着的人,为了治愈自己身在其中的这个国家的“癌症”尽一份力。
   无论何种结果,在我心中,定剑都是一位不死的殉道者,他的精神将永远激励后人前行。定剑给我们的最大遗产就是一种战士的信念:无论是治疗个人的病还是国家的病,都应该乐观自信地投入战斗。
    
   
   
   

上一篇: 萨沃德教授对话昂山素季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19)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0日, 7:3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