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千帆 | 如何解决随迁子女高考困局_

2011年11月15日 12:12:29

  

编者按:在各省市高考报名相继开始的时候,异地高考话题又一次的被提起,而且此次关于”高考户籍改革”的大讨论,已然从教育问题上升为辐射几乎所有人群的社会问题。这些年来随着经济发展的需要,过去曾经严格的户籍制度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松动,然而与户籍制度紧密挂钩的一系列的制度仍然还处在某种固守的禁锢当中,高考无疑是其中坚固的一项。也因此一大批具有强烈公民良心的学者及各界人士纷纷从各自的领域阐发对异地高考的思考。新东方网有幸邀请到联15位专家上书总理的发起人——北大法学院教授张千帆老师就”异地高考”改革进行深度对话。

  新东方网:异地高考的不妥当之处,异地高考对推动教育公平施加了怎样的影响?

  首先,说明一下提法。”异地高考”比较容易引起误解,到底哪里是”异地”、哪里是”本地”。现在我们一般称为”学籍地高考”,政府和家长有时称之为”劳工输入地”。

  随迁子女高考问题完全是高考户籍限制和分省命题制度造成的。这些家庭长期在京沪等大城市工作,随迁子女在当地接受教育,却不能在当地高考,是对他们平等受教育权的严重限制。允许他们在学籍地高考是走向教育平等的第一步。

  新东方网:用怎样的方式、采取怎样的步骤来解决异地高考的问题?政府、媒体、学者在这场变革当中各自扮演什么角色?

  张千帆:解决随迁子女高考问题大致采取两步,一是立即允许他们高中毕业后在学籍所在地参加高考,并按当地考生的同样标准进行录取;二是尽快恢复全国统一考试,从根本上解决随迁子女高考的困惑。

  在这个过程中,中央政府有义务责令地方教育部分开放户籍限制,允许随迁子女就地高考。地方政府应该认真对待外来务工家庭的正当诉求,尽快开放高考户籍限制。学者可以发挥法律援助的作用,为改革高考户籍制度寻找宪法和法律上的依据。媒体则对于广大家长诉求和专家呼声、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政府重视发挥巨大作用。

  新东方网:取消异地高考的最大阻力在哪里?如果要改革试点,该最先从哪些省市开始?

  张千帆:取消高考户籍限制的最大阻力在于地方既得利益,尤其是京沪等教育发达省市的居民,尤其是对决定招生和考试政策有影响的地方官员。开放户籍限制将增加地方考生数量和竞争压力,如果按照当地标准录取还将占用各大学对当地分配的招生指标。

  改革试点应该从最急需改革的地方,也就是北京和上海开始。改革三十年来,这些地方集中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及随迁子女,他们的高考问题亟需得到解决。

  新东方网:异地高考的顽症究竟是技术问题还是制度问题?或者是其他的问题?国外高考户籍制度的思索与借鉴。

  张千帆:随迁子女高考不涉及什么技术问题,纯粹是不合理的招生与考试制度造成的。一旦恢复全国统一考试,随迁子女高考问题立即自动消失。

  国外没有什么高考户籍限制,所以根本不存在这类问题。美国SAT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全国统考,甚至加拿大等其它国家的大学也参照这个标准。偏偏中国要搞分省命题,好像中国比美国还强调”地方多元化”,最后的结果就是为地方歧视开道。

  新东方网编辑点评:非常感谢张千帆老师在百忙之中来关注异地高考这个牵动千万人心的话题,也希望更多的法学、社会学等领域的专家们来为中国高考改革建言献计。在这场牵一发而动全身,且一动就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影响相当大的一部分人的改革中,必须对教育的公平性进行考量再考量,三思再三思,既要解决好现有问题,同时又不要引发新一轮的教育不公。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15日, 12: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