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耀杰 | 评论(0) | 标签:废掉武功, 乡土中国

2011年11月12日,应朋友邀约到北京远郊的宋庄小堡画家村参加《凤凰西去20000米:湘西田野调查艺术文献展》的学术研讨活动,并且发表了一番即兴发言。回到家里,感觉自己的发言当中有一些基本的观点还是值得补充整理,以便与更多的朋友交流分享的。假如这些观点有什么不当之处,应该由本人文责自负,与主办方没有任何连带责任。

[参见::掩盖了的才是民意所在 国家命脉所在 http://163.fm/UrRFeh7 ]

我要说的第一点是,这次湘西田野调查艺术文献展中,有两个短片主要展现了当地光棍村农民到集镇上与当地村妓进行性交易的场景和过程。我要说的是,我自己从小就生活在河南农村的一个光棍村。由于村子里比较穷困,本村的姑娘嫁了出去,外村的姑娘不愿意嫁进来,于是便出现了几十个青壮年的男光棍。其中有一个老光棍的外号叫老虎仇,意思是他像老虎一样凶狠地怨恨自己守寡的母亲不能替他娶来一个老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老虎仇非常喜欢逗我开玩笑。我的父亲就警告我说,你不好好读书,长大了就要像老虎仇一样讨不到老婆,一辈子留在农村当光棍。就是父亲的这一句狠话,让我明白了自己的人生出路,从此成了一个喜欢看书的好学生。到了上个世纪的80年代,我参加了高考,虽然很委屈地以进入本科线的成绩就读师范学校,我从此再也没有花费家里一份钱。师范毕业当了几年农村教师之后,我再次参加成人高考去进修本科,之后又到北京读了研究生,从此变成彻底脱离农村的一个北京人。

现在想一想,我其实还是很幸运的。30多年过去,某党的宣传机器一直在告诉我们,改革开放取得了伟大成就,当今的中国是前所未有的和谐盛世。但是,这种所谓的和谐盛世只是用仅有的一点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生产大量廉价商品去换取美元外币。广大的农村居民和农民工除了解决温饱问题之外,其他所有方面不是进步了而是倒退了。

其一,现在的农民孩子,无论他多么地聪明,已经不可能像我一样不花家里一分钱就能够通过自己努力读完大学,并且在大城市里拥有一份工作、一所住房和一个家庭。一个农村孩子即使花费巨资顺利读完大学留在大城市,几年来疯狂攀升的高房价也把他购房安家的人生梦想给彻底断送了。对于几乎所有来自外省市的大学毕业生来说,仅仅一个高房价就把他在北京成功发展的道路给阻断了。一个不给民间精英预留上升通道和上进空间的国家和社会,是完全没有可持续发展的前途和出路。

其二,一个让几千万农村男性居民不得不当充当光棍汉的国家,是一个不人道和反人道的国家。中国古人早就说过,食色,性也。性生活的权利像吃饱饭的权利一样,是一种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比起什么天宫一号之类的探月工程来说,农村男光棍的性生活的权利是更加重要的。

顺便说一句题外话。前几天(11月9日)在深圳市宝安区发生了一场社区治安联防队员强奸杨武妻子的恶性案件。案件发生后有许多男人在痛骂杨武没有像男人一样出面阻止。我自己的看法是,生活在一个随时可以被正规警察以及治安城管人员肆意强奸毒打的社会里,是所有社会成员集体犯罪的结果。任何在杨武案中不是先反思承认自己的罪过,而是通过嘲笑谩骂受害人来表白自己高尚情操和正义火气的言行,都是罪上加罪的无耻表现。

其三,大家都在谈论城市文明对于农村文明的强势破坏。这样的入侵破坏确实是存在的,但是,中国社会的主要问题不是在这里,而是在于某党对于乡土中国的废掉武功。1949年之前的传统中国里面,一直是有乡绅自治传统的。到了1949年之后,这些乡绅被当作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分子给镇压消灭掉了。无处不在的党支部从来不具备为底层民众认真服务的文明意识,有的只是控制包办、全盘代表的专政意识。所谓《农村自治法》,完全是一党专政下的政治骗局。农民根本没有自由去选举自己所拥护的村级领导人。前几天北京进行人大代表的选举活动,我本人没有去参加投票。原因很简单,他们指定的候选人我完全不认识。让我去选举自己不认识的人的所谓民主选举,是多么邪恶的政治骗局啊!北京如此,农村的所谓自治就完全谈不上了。

除了乡绅自治,某党对于底层农民最为彻底的废掉武功是土地公有。土地本来是农民最值钱的私有财产。某党的暴力共产的结果,农民不仅丧失了土地所有权,而且他们的土地使用权也随时可以被强制剥夺、强制拆迁。随之而来的是生态环境的彻底破坏。没有任何人会爱护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于是,农村的水资源被破坏了,树林湿地被破坏了,矿产资源被疯狂开采了,连空气也被严重污染了。假如农民拥有土地所有权,他们就可以通过有节制的土地买卖和土地开发增加自己的财富,他们保护和美化生态环境的结果,还可以吸引许多城市人到农村居住和投资。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农村不可能像城市那样富有和繁华,至少可以缓慢地消化应对城市文明的不利影响。

我要说的第二点,是艺术的审美价值问题。刚才有人说表现农村光棍的性交易和性行为,没有什么审美价值。我本人是专门从事艺术史研究的。我所知道的人类艺术历史是,艺术创造最为永恒的两个母题,一个是宗教,一个是色情。中国传统的宗教文化,被1949年之后的毛思想、马列主义、邓理论之类的党文化给摧毁败坏了。中国的异性色情资源也被一党专政的某党给共产共妻了。极不人道的计划生育制度和户籍歧视制度的结果,直接制造了几千万的男性光棍。稍微懂得一点文化艺术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那些真实反映人类生活中的宗教信仰和色情性交的艺术作品,才是最为永恒和最有审美价值的艺术作品。总而言之一句话,无论是真正意义上的文艺创作,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学术研究,所要面对的最重要的一个课题,就是如何终结1949年之后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道劫难。

第三点,我本人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做艺术人类学和艺术社会学的田野调查。我当过五年的电视编导,又和朋友在几个农村做过跟踪调查,也做过基督教家庭教会的社会调查。我积累了许多的照片和文字资料,却总是没有时候和精力整理出来。另外也有许多人在做各种各样的田野调查,他们的调查结果往往就是申请一些课题经费,或者出版一本书。像这次的湘西田野调查,由艺术家自己筹集经费,自己组织团体来进行深入细致的实地跟踪,并且用文字、油画、雕塑、影视纪录片来立体化、全方位地展现调查成果,在国内还是很少见到的。这只是一个人类艺术学的调查项目,像这样的调查项目在国外是应该由大的基金会和政府部门提供经费的。另外,这样的项目是不可能解决任何社会问题的,也没有任何必要给自己包装标榜什么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政治标签的。它的价值在于给更多的人展现一个认识现实社会的新角度和新窗口。我们不应该把其他的社会功能强加给这样一个调查项目。我要说的主要就是这样三点。

附:《凤凰西去20000米:湘西田野调查艺术文献展》展览介绍:

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政策推进5年后,卯丁先生总策划的《湘西苗寨田野调查》项目正式启动。整个项目开始于调查小组成员、艺术家黄于纲多年在山江镇的写生生活,因为关注这个年轻艺术家的创作生活,于是项目总策划卯丁先生一行在2010年4月第一次踏上了凤凰以及湘西苗寨的土地,那里的自然风光、经济形势、百姓生活、精神状态、文化碰撞等方方面面都给卯丁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产生了强烈的深入探究愿望,要通过艺术家的视角对这里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进行一次全面深刻的观察调研。经过数次开会讨论,《湘西苗寨社会主义新农村调查》项目出炉,参与成员进行了详细的分工,由艺术家魏艺担任项目执行总监,艺术家李月领、罗辉玲、刘昌发参与其中,同时邀请到了著名的艺术批评家王南溟担任项目的学术主持。

其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有十余人参与到此项目中,数次深入到凤凰县山江镇以及所辖的千潭村、老家寨、凉灯村,并长期在村寨驻扎,和村民打成一片,近距离关注、参与村民的生产生活,包括苗寨的集市、婚礼、葬礼、跳花节、求雨仪式等各种传统文化风俗,以及希望小学的使用情况、村民医保社保的推行情况、农作物和经济作物的种植情况、养殖与收益情况等等民生问题,还有单身汉、孤寡老人、智障妇女、超生家庭、外出务工人员等等各类代表人物,采用了入户问卷调查、典型调查、个案调查、抽样调查以及文献调查、访问调查和观察调查法等方法,获得了很多宝贵真实的第一手资料、数据。在关注生活表面的同时,更加注重深入到表面背后所隐藏的本质,发现其中的问题,并用艺术的方式把这些问题和自己的感受表达出来。五位艺术家创作了近百幅油画、多组与实物相同比例的雕塑、9个单元的影像视频和上万张图片资料。

本次展览中主要呈现了本次《湘西苗寨田野调查》项目的视觉部分内容,通过架上绘画、雕塑、纪录片、照片、文献、实物场景,多角度、全方位、立体化地向观众呈现湘西苗寨的方方面面面,睎望艺术馆希望能通过本次展览展出的作品,引起更多社会各界人士对那片土地的关注。

张耀杰的最新更新:

女法官闵崇艺的高利贷传奇 / 2011-10-11 11:24 / 评论数(1)《黑白傅传耀》图文征集启示 / 2011-10-08 11:59 / 评论数(3)傅传耀,权力的欲火在燃烧 / 2011-10-06 23:36 / 评论数(4)辛亥百年的价值迷失 / 2011-10-05 21:19 / 评论数(5)张耀杰 革命与暗杀:壮志未酬宋教仁 / 2011-10-05 21:19 / 评论数(0)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