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志 | 两亿的梦想家让一个部长下台

2011年11月20日 23:23:44

十月十號晚上在台北,我打开电视看看国庆晚会的大型摇滚音乐剧「梦想家」,五分钟后就因为演出太无聊而转台。
 
 没想到,对於这齣由知名导演赖声川执导的「梦想家」,几天后报纸和网路却不断出现严厉批评的文章,从音乐、剧情到背后的意识型態。如评论家说「《梦想家》当中对革命、对艺术、乃至对梦想的詮释,都不只是简化、而是肤浅与偏差。」又有人指出,赖导演的剧团拿了三千多万的创意设计费,主题曲「梦想家」却竟如儿歌:「梦想家,梦想家,梦想家,我们都是梦想家; 梦想家啊,梦想家,我们都是梦想家。 想多大,想多大, 我的梦想有多大? 我们都是梦想家, 我的梦想比天还要大。 」(这首「神曲」让不少人联想到北大校长最近在网路上引起热传的「化学之歌」。)
 
 更令整个社会愤怒的是,这场只演两晚的音乐剧竟然耗资台幣两亿多元。
 
 不过,「梦想家」並不是单一个案,而是凸显了近年来台湾文化政策的政治逻辑:政府的文化政策越来越走向节庆式、烟火式的大型活动──在此烟火不仅是一个譬喻,而是政府真的喜欢办这种稍纵即逝的热闹,而缺乏对长远文化方向的认真思考。而这些大型活动的背后目的当然只为政治服务。今年的「建国百年活动」就將这个逻辑发挥到淋漓尽致:台湾的文化建设委员会在今年补助了三百多个百年系列活动,总金额高达十七.八八亿元;「梦想家」就是其中一场超级昂贵的政治秀。而这些庆祝活动也都某程度上成为明年一月台湾大选的造势。
 
 看来,关於文化与政治的关係,两岸其实十分接近。从台北听奥运动会的开闭式总导演,台北花博开幕式艺术总顾问,到国庆晚会的「梦想家」,赖声川导演已经成为官方大型活动最喜欢的导演,也让许多大陆朋友联想到张艺谋。接近政治权力似乎是每个地方艺术家难以抗拒的诱惑。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政治人物都热爱好大喜功与虚幻的华丽,只是台湾和大陆的逻辑可能不同:中国大陆是为了展现大国姿態,透过集体的麻痺来忘却现实的烦恼;台湾政府则是为了骗取选票,因为他们认为举办这些明显可见的大活动,民眾才看的到他们的政绩。
 
 当然,民主跟非民主体制下的政治人物和艺术家虽然有类似的政治诱因,但两者还是有重大不同:在台湾,人们可以批评政府,可以要求政府公布预算细目,並且可以要求政府首长为这两亿的荒唐夜晚下台负责。
 
 无论如何,看来台湾也需要「深入文化体制改革」;只是,我们是要民间去改革政府,让政治的脏手撤出文化。
 
 一场文化界的抗议运动,此刻正在台湾展开……
 
 (后记:很巧,此文刊登於11月18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同日报纸刊出艺文界的连署抗议宣言,连署文要求文建会主委下台及其他八项文化主张,当日早上文建会主委辞职。)

上一篇: 反對資本主義?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17)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0日, 3: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