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志 | 缅甸的春天来临了?

2011年11月27日 10:46:15

她是我们最爱的女人,她的坚毅,她的勇气,当然还有她的美丽。
 
 当去年十一月,翁山苏姬从二十年来断断续续的软禁中被释放出来时,没有人知道这只是又一次的暂时鬆绑,还是象徵一个重要的转变。
 
 毕竟,缅甸这个美丽而与拥有古老文明的国家从1962年开始军事独裁统治起,就是世界上最封闭、最严厉政治压迫的国家之一。1988年,军政府屠杀数千平民;2007年的蕃红花革命,军政府又以武力镇压,造成至少三十一人死亡,数百人被逮捕。而08年的颶风造成十万人死亡,军政府却禁止外援进入。
 
 就在翁山苏姬被释放的同一个月,缅甸举行了二十年来第一次的国会选举,而从1988年掌权的独裁者丹瑞將军宣布將退休,並將解散军政府、建立民选政府。选举当然完全是在军政府的控制下进行,曾在军队担任將军的吴登盛和其他20名军政府部长辞去军方职位,成立新政党参加选举。今年三月,丹瑞將军將权力移交给新任总统吴登盛,建立缅甸五十年来第一个所谓文职政府。但事实上,在这个新政府中,部长几乎全部由现任或前任军队成员占据。这是否只是一个军方的傀儡。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新政府开始一连串改革:媒体內容不用再像以往一样事前送审,除非涉及歷史或政治;网路管制都取消;一些外国记者被允许正式进入。六月,政府发放年金给上百万的贫民,同时修改金融、投资和外匯法令──这些修改是前所未有地諮询过商界和学术界。八月,总统与独立民间团体会面,公开邀请流亡人士回国、邀请少数民族的武装团体进行和平谈判;九月底,政府允许工会成立。
 
 尤其,不过在一年前,报纸上还不允许出现翁山苏姬的名字,现在她可以自由旅行、演讲,接受媒体採访,甚至在八月,她和总统会晤两小时。
 
 十月中,缅甸政府释放数百名政治犯,包括知名喜剧演员扎加纳和若干全国民主联盟的成员。
 新政府另一项引起重大关注的决定,是停止了由中国投资在缅甸边境伊洛瓦底江上游的密松水电站计画,这个水电站產生的电力主要是给中国所用。当地居民和环保人士一直反对这个计画,因为计画中兴建的大坝不仅会破坏生態环境,也必须迁移当地少数民族村民, 尤其这条伊洛瓦底江是缅甸文明的盛河。翁山苏姬也发表公开信呼吁呼吁政府重新评估。总统吴登胜说他决定中止这个计画,是因为它违反人民意愿。中国政府当然对此不高兴。
 当然,还是很多人怀疑这是否是真正的改革。因为在九零年代中,丹瑞將军也曾释放一千两百名政治犯,解除对翁山苏姬的监禁,並召开制宪会议;2002也进行了某些开放措施。但一旦统治者得到他们想要的,如外国投资或者东协会员资格,他们又把大门关上,並且镇压异议。
 
 在释放政治犯后的十月底,还有许多人批评说,目前的改革还只是政治开放的第一小步,远远称不上民主化。因为2008年制定的宪法规定军队有最后决定权,也规定25%的议会席位保留给军方,而选举法则禁止有犯罪经歷的人参加选举,这剥夺了包括翁山苏姬在內的许多异议人士的政治参与权。
 
 然而,十一月初又有重大进展。总统吴登胜准许修改政党法,包括將原来政党法中规定所有政党须同意「维持」2008年通过的宪法,改为必须「尊重和遵守」宪法,这可能意味著该宪法有被修改的空间;同时,也取消了政治犯不能参政的规定,因此翁山素姬在未来可以参与选举,她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也正在考虑是否重新进行政党政党。十一月十二日的消息指出,翁山苏姬正考虑参与即將举行的国会补选。
 
 这一次,为什么新政府会推动政治开放?一般认为是缅甸政府要爭取2014年成为东协的主席,希望西方解除制裁以获得更多外国投资,以及减低对中国的依赖。 也有人认为是阿拉伯之春让专制者有所警惕。而从比较的经验来看,独裁者(指的是丹瑞將军)在老去或退休之时,比较有可能推动改革。
 
 这確实是一个改变的时代。在阿拉伯之外,东南亚也逐渐开始民主浪潮:去年,在半民主的马来西亚,反对党取得大胜利,拿下许多州的执政权;新加坡在今年的国会选举也出现大撼动,以至於李光耀辞去资深执政。现在轮到最封闭的缅甸了。
 
 翁山苏姬说,她相信总统是真心想要推动一个更民主的政治,问题只是他愿意走多远。无论如何,缅甸的独裁者应该要学著聪明点,是要在歷史上留下改革者的名声,还是成为格达费或者穆巴拉克的悲惨下场。
 
 (南都週刊专栏文章)
 

上一篇: 两亿的梦想家让一个部长下台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39)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9日, 10: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