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 | 真作伪与假为善

2011年11月30日 05:00:14

  
   我们的中小学的老师和校长们,对于学生的德育教育,不可不谓操心费力。为了鼓励学生做好事,大多有表彰的安排,平常一点的是给小红花,学生名单放在墙上,谁的名字后面小红花多,就意味着这个学生好事做的多,是个好学生。还有的学校,锐意创新,设立“做好事银行”,学生做了一件好事,就相应地在虚拟的银行增加一些“钱币”,如果做坏事,就会减去若干钱币。这种做法,其实很像明清时节有一种善书,名字就叫《功过格》,做好事,多一分功业,做坏事,多一分过错。最后功过相抵,如果功大于过,则在地狱过得好一点,如果过多了,就可能坠入十八层地狱,不得翻身。
   但是,过去的功过格,没有什么人做裁判打分数,据说是冥冥之中有神灵做主,想作伪,也无从下手。但是,我们学校里的这种为善的奖励,却是老师操盘。学生只消把做好事的证据拿出来,就可以得到相应的荣誉奖励。在乎这些的学生看到的,就是小红花和钱币本身,其实未必是好事本身背后的善。所以,一直以来,总是有学生作假,说拾金不昧吧,就从妈妈口袋里捡五分钱,交给老师,换一朵小红花,说捡废品吧,就回家把家里好好的牙膏挤出来,把牙膏皮交给老师(那时牙膏皮还是铅做的)。说老奶奶过马路吧,就挑个大家能看到的日子等在路口,看见老奶奶就抢着扶,但是平时就是老奶奶跌倒了,也看都不看一眼。
   不是所有人都作假,但作假的比例相当高,为了竞争这份荣誉,满足虚荣心,做好事流于作假,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学生越是看重这份荣誉,就越是可能流于作假,开始是胆子大的学生做,后来大家就逐步都跟上了。时间一长,学生对于作假,撒谎,连起码的羞愧之心都没有了。
   鼓励学生做好事,原本是为了鼓励学生行善,增加道德素养。但是结果却是教人作假,从根本上败坏了道德。所以,越是这样鼓励,学生的道德水准越低。对于少年儿童,最大的不道德,就是作伪,如果学生习惯了作伪,对于弄虚作假毫无羞愧之心,道德水平只能降低,不是相反。但是,奇怪的是,这么多年来,尽管事实证明这样的鼓励做好事的制度安排,弊端很大,对于培养学生的道德素养弊大于利,但是,我们众多的学校,却依然乐此不疲,一代接一代地玩这样的游戏。很多老师其实也知道其中有假,里面有诈,但只要小红花一排排的,看上去很好看,很壮观,就好了。据说,做好事做多了的班级,班主任也会相应地得到学校的奖励。
   孩子的道德素质,要从小培养,而且老师在学生的心目中,是一个无可替代的榜样和权威。但是,道德培养,不能用这种容易鼓励学生作假的方式进行。这样的话,做好事就变成了假为善,真作伪。如果孩子连起码的真诚都做不到,道德的基础都不存在了。要学生向善,做好事,最简单的方式是校长老师要带头做,从来身教重于言教,只要老师能事事与人为善,乐于助人,包括帮助学生,真心为学生着想,带出来的学生,自然就会喜欢做好事,用不着年复一年玩花样,搞名堂。
    
 
 

上一篇: 浮肿的甲午战争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18)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30日, 4: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