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曾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監3年半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在世界愛滋病日(12月1日)來臨之際,前日與一些愛滋患者家屬一起到衛生部門前請願,這是胡佳今年6月出獄後首次參與公開維權活動。胡佳昨日在接受本報訪問表示,雖然目前仍處於「剝奪政治權利」期間,但他不怕因此再次坐牢。

國保人員在旁錄影

胡佳前日(23日)上午到衛生部請願,是協助上訪民眾提交愛滋病人田喜(愛滋病感染者,被以「毀壞財物罪」判勞教一年)維權材料,期望問題被當局關注。從上午10時許至下午3時,「很遺憾,無論我如何苦口婆心地說,他們總像機器一樣回答我:走信訪(向信訪部門提出)」。

今次也是胡佳6月25日獲釋後首次外出維權,由於仍處於被「剝奪政治權利」一年期間,因此他身旁一直有國保人員監視錄影。他稱,當局曾警告他勿出外抗議,也不准接受採訪,否則面臨15日拘留,「但相對3年半的1277天坐牢,15天拘留算不了什麼,我不怕被拘留」。

無愛滋感染透過信訪解決

談及內地愛滋病現狀,胡佳稱,作為關注愛滋的義工,他10年來到衛生部抗議不下60次。「很多愛滋患者已經去世了,但截至目前,沒有一件愛滋感染者的事情是透過信訪解決的。這不僅代表愛滋病,還代表中國現狀。」

對於內地愛滋救助制度,胡佳表示,患者雖可從地方政府免費獲得藥品,享受免費治療,「但卻是最次的藥品,效果不好」。有患者向他反映,一些免費藥品對他們愈來愈無療效,「感染者在服用3年至5年後,身體產生抗藥性,但其他的藥就要自己花錢買」。

「我們並不需要政府做什麼,只希望不來搗亂就好了。」胡佳表示,當前一些地方政府怕愛滋病群體拖累地方形象,把NGO當做假想敵,「民間組織面對的真正阻礙不是資源,而是政府官員,他們生怕其他負面問題被挖出」。

盼維權人士自由出入境

胡佳稱,自2001年為愛滋病患者維權以來,一直承受壓力,包括被判監3年半,但他仍會堅持做下去。他並希望當局可以允許高耀潔、萬岩海等愛滋維權人士自由出入境,自由工作,「與人權捍衛者為敵,就是與人權為敵」。

周三(23日)上午,河南多名警察及村幹部進入新蔡縣化莊鄉愛滋病「互助之家」搜查。「互助之家」籌建者劉喜梅表示,警察像審犯人一樣盤問她,並要她今後不准做影響新蔡縣及國家形象事情,也不要跟外界聯繫,還警告她不要到政府鬧事,否則關閉「互助之家」。

■明報報料熱線﹕[email protected] / 9181 467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