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 | 在考试挂掉之前

2011年11月15日 07:30:38

你好啊,我的朋友,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万恶的圣诞节来临之前,你去过一次伦敦了吗?之后,你要去比斯特购物村吗?
 
 在漆黑的下午6点半,你累得按不动电饭煲,是否放下身段,吃了第一顿的热乎乎的fish and chips了吗?
 
 在经历了没有下文的热情,充满takeway气息的“文化交流”之后,你还是习惯去了唐人街,点一份有诚意的水煮鱼,加两碗白米饭吧。一个问号在心底慢慢浮现,自己能够成为这里的一部分吗?
 
 此外,在一切都不那么顺利的不列颠的冬天,你准备好了迎接人生第一次异国他乡挫折——考试失败了吗?
 
 受挫在英国
 
 上周末在家接到一个朋友电话,说有一个朋友孩子在纽卡斯尔读本科,考试没过,与校方交涉之后,关掉手机,人间蒸发,问我是否在当地有熟人。于是,我打电话找了人。
 
 不久之前,朋友来电,说论文被系里送到外面审查,原因是有一篇水平明显高过自己其他以往作业,有抄袭嫌疑。问我怎么办?
 
 更久之前,我还收到一个电话,朋友的朋友,说小孩一门主要功课没有过,学校要求转学,或者停学一年,补过之后再来。学生异常勤奋,决心要与系里商榷,即使花钱,自己也要重读一年。家长问我英国有没有可通融?
 
 也许是我一副天生不可抗拒的失败者气息,使得人们在碰到问题时候,找到我,希望分享经验。
 
 关于考试失败,学业受挫,让我想起最近看到国内一条新闻,某大学的中文系导师写信辞职,原因是被破格招来的“甲骨文奇才”学生,过于浮夸,热衷媒体采访,不具备做学术的条件,自己不足以胜任导师之职。作为文字学的半个局内人,我挺这位导师,因为我有切肤之痛。
 
 在大学时候,我最爱的两门课,一门文字学,一门是说文解字选读,我都是跳级去上。除了爱好学问,喜欢成熟师姐,挑战师兄之外,就是虚荣。因为文字、音韵和训诂,被称为“小学”,是做国学大师的基本功,古代是童子功,现在,外人不足道,一为是天大的学问,假使自己掌握了如此深奥学问,便有屠龙学术江湖的利器,何况90年代还是国学热。
 
 很快,我就败退下来了,记不住韵部,分不清偏旁,凭着热情,最后蒙老师开恩,拿了个通过。我知道这辈子又多了个爱好,少了门学问。之后,看到国内高考热捧文言文作文,甲骨文写作,找来一看,连读完《古文观止》的水平都没有。学风松弛,与媒体无知,真是一对盛行大陆的活宝。
 
 但是,这种读文字学的受挫感,我在英国几乎没有碰到。第一,过去读书是兴趣,文人气十足,这里读书,是规范培训,资料齐全,制度森严,要考试,要投诉,自有一套,按照套路来,没什么特别浪漫的事情可讲。
 
 第二是读书多了,人也圆滑了,知道一个问题的深浅,会计算多少时间投入,不会挑难的山。英国做研究好处之一,就是没有大师。资料积累完整,一个问题前因后果,只要用合适的搜索软件,都可以找到,没有什么独门秘籍。
 
 第三,读博士,就不用考试了。导师制据说是英国教育的特色,也是英国高教教育的卖点。据说博士阶段,需要被导师的烟斗烟熏过之后,才能够得到学术的真谛,这个待遇,我不曾享受,不过我的导师爱抽烟,喜欢喝酒,我们倒是志同道合。逃离了博士阶段关系,我们现在见面也是烟酒相待。
 
 相反,留学的本科生和硕士生,却陷入圣诞节之后的论文杀和考试季。我的咨询电话,已经慢慢多起来了。
 
 学会交流
 也许天气是一个原因,它加重了在英国的挫折感。阴雨,会让拿了低分的论文,感觉更加糟糕;而漫长的冬夜,留下一个人在房间里,一点点加压,承受deadline的压力,这一切会把人慢慢吞噬到无尽的孤立、隔绝的境地,直到有一天,你都没有发现自己和抑郁其实就住在一起。
 
 然而,这种心理上的变化之外,在上述三则求助的电话中,我深深地感到有一个东西贯穿留学始终:交流。年纪在25岁以下的中国留学生,很多不习惯和学校对话,不知道如何与规章制度讨价还价。
 
 他们没有明白一个道理:在英国生活,你不开口出声,什么都得不到,你要为自己的行为寻找一切的合理性。而这些都需要,你用语言来准确、迅速地表达出来。
 
 此外,交流虽然被人经常提起,却很少与独立相提并论过。我觉得两者之间有高度相关。独立,是出国之后,我们逐渐意识到的一种珍贵品质,也许是唯一的品质。
 
 但是,没有经历过太多复杂的文化环境,比如出国,年纪轻的时候,很容易把这种品质推向一个极端。我曾经有个读本科的朋友,认为自己很独立,因为从来不与家长交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
 
 我不否认,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是一件好事情。但是,据我观察,学会与家长对话,特别是男生能够和父亲交流,往往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所谓独立,并非在自己身边筑起一道墙,相反,而是能够有自己的立场,又乐得到别人的墙里做客。
 
 很多所谓独立的少年人,常常是我在家乡看到过的竹笋,外皮坚硬,越往里面剥,皮越软,里面是嫩得很的鲜笋。
 
 我有过很多次学业上的挫折。在我博士毕业那年,曾经写到人生最后一次考试结束了,一位朋友说,不要这么乐观,也许仅仅是开始。我明白他的意思,而我所指的考试,就是别人出题,你回答;现在,我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找,需要自己来回答了。这是一种独立,而伴随着这种独立,和这个社会的交流和对话,我刚刚开始。
 
 而你也是。出国,就是进入一场与一个说英语的怪物的对话。现在,如果担心考试挂掉,那就开始和学校、导师、大学国际办公室和家长,开始对话吧,谈自己的压力,讲自己的不满。毕竟交了一万多镑来到这里,学校在学业上的一切的帮助和支援,都是应该给的。

上一篇: 英国的欧盟,法国的欧元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7)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14日, 5: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