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2日 05:48:26

[导言] 英国将会在这场欧元区危机中,在经济上蒙受冲击,但是在国际政治上受益。对于英国人说,后者更加重要一些。
 
 欧元区的债务危机,是否引发了欧盟存亡危机?10月24日欧盟峰会上,法国总统萨库奇和英国首相卡梅伦发生争论,引爆了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前者要求后者在欧元区债危机闭嘴。在这个问题,之前被关注的不够。随着上周希腊政府的动荡,提出准备退出欧元区,欧元与欧盟的关系,最终浮现出水平。
 
 欧元的奔溃,是否会导致欧盟的解体?英国是欧盟欧元分离派,认为欧元奔溃,不会导致欧盟解体,这与英国的利益一致,他们在一个统一的欧洲大市场用英镑做生意。相反观点是,法国和德国的立场,尤其是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强烈主张欧元稳定,否则就会导致欧盟解体。法国立场也是,在这点法国总统萨库奇强烈地批评了英国的立场和做法。
 
 与此同时,英国政坛内部,疑欧派势力(Euroscepticsim)重新抬头,就是一个对欧元区债务危机的态度。在10月底,英国保守党的后排议员,发起了一起动议,要求对英国退出欧盟进行全国公投,动议遭到否决。这对于首相卡梅伦来说,却是一个警告,提醒他党内对其在欧盟问题需要强硬;对于英国来说,也是给欧盟一个强有力的声音,告诉对岸的欧洲人,我们可以和你们做生意,也不在乎离开你们。
 
 真的如此吗?不可能,但这绝对是英国玩转世界技巧和自信。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对于英格兰人来说,至少在国家统一上,是一条福音。
 
 英格兰与英国不同,它仅仅是这个联合王国的一部分。在苏格兰,对于法兰西的美好记忆,依然存在。因为在历史上,英格兰和苏格兰联合之前,法兰西一直是北方高地之国坚定的盟友,他们为苏格兰流亡的国王贵族、天主教叛乱者提供物质支持和最后的避难所。
 
 此次欧元区危机,让英格兰人感到了一丝由衷的高兴,因为苏格兰独立主义者,尤其是今天苏格兰议会的多数党,苏格兰民族党(SNP)不禁要考虑一下自己加入欧元区的风险,挫折了他们迈向苏格兰独立的步伐。
 
 今年年5月,苏格兰议会选举,现任苏格兰第一大臣萨尔蒙德领导苏格兰民族党,几乎年岁了英格兰人对苏格兰议会的控制,在129个苏格兰议会议席中,苏格兰民族党夺得了69议席,跃居为第一大党。萨尔蒙德迈向苏格兰独立的步伐,似乎更加稳健,脱离一个U(United Kingdom),加入另一个U(European Union),是他们下一个目标。
 
 现在,他们需要考虑一下了,加入这个可能崩溃的U,对于苏格兰的未来,意味着什么?也许他们会变成,比英国距离庞大的欧洲大陆更远的一个北方三分之一的岛国。
 
 在严肃的政治辩论和角力之外,英法两国的关系,重新引起了世人的兴趣,这两个隔着英吉利海峡的西欧大国历史渊源,依然在影响着两国之间的交往和信任,还有彼此的讽刺。
 
 《每日邮报》(DailyMail),笔者称之为英国最体面的小报,从来没有放弃对法兰西的讽刺。虽然这份报纸,被本国人视为老奶奶的读物,却是全球发行占据前三的日报,也是笔者的最爱英式报纸之一。其妇女版块内容做的相当出色,将英式十足的服装、趣味展露的淋漓尽致,而经常出现的一个主题,就是赞扬英国女性的坚韧、忠贞和务实,参照物常常法国糟糕的男女绯闻。
 
 在知识界和大学里面,对于多元文化的鼓吹和自由主义氛围,常常使得我们忽视了存在于英国普通民众的深层心理,这种心理成分包括从亨利八世开始的爱国主义、骄傲的维多利亚时代帝国记忆,英格兰曾经对于其他民族的轻蔑,配上报纸充满讽刺的图片和导语,提醒人们,一旦风雨飘摇,人人自保的时代来临,惯于“光荣孤立”的英格兰人,此时是相对轻松地看到,欧元区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而这恰恰给英国扩大在欧盟影响提供了机会。
 
 萨库奇的批评,仅仅是日复一日的政治议程中,即兴发挥而已。英法两国在欧盟和欧元问题上的分歧会依然存在,却不会损害他们对欧盟的共同期待。对于英国而言,可以不加入欧元区,但是他们需要欧盟这样一个大市场,这是世界比中国还大的海外市场。自由贸易的基因,使得英国人像一个挑剔的买家,他们抱怨布鲁塞尔在逐渐控制伦敦,但是无法拒绝自己可能会影响欧盟的诱惑。
 
 法兰西作为欧盟的发起国,无法承受一个“欧洲梦”的破灭,他们需要一个英国这样的伙伴,而不是希腊这样麻烦的邻居,来帮助自己保持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利比亚战争,就是一个例子,英法联军的高效合作,使得卡扎菲政权土崩瓦解。和中世纪的欧洲一样,只有英国的狮心王理查一世的军事天才,法国控制的教皇的授权,热那亚的商人的钱财,才能够使得十字军能够顺利地开往中东,征服世界。
 
 现在局面是,欧盟统一市场是英国的利益所在,欧元看起来对法国来说,更加重要,假如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真的一个接一个倒下,作为欧元区最大的债主之一,法国的经济将会受到重挫。而英国,却不需要对这些欧元区债务承担救助的责任。就在11月4日G20峰会上,英国相当豪气地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注资290亿英镑资,但是仅给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侧重于全球经济的救助,而不是放到“欧元区的救助基金”。
 
 本周,英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0.5%,使其在欧盟经济议题上再添底气。而保守党主导的削减开支,改革福利系统的政策,在英国绝对没有受到希腊那样的遭遇,而法国政府也刚刚通过一系列缩减开支的计划。
 
 可以说,英国在这次欧元区债务危机大环境中,在政策和思路上占据了主动。而萨库奇的批评,更像是一种法国式谈判技巧。在谈判学中,这种技巧,是在谈判桌上,拍文件,重重地摔门,最后仍然会回到谈判桌前签字。可惜,这点英国人都知道,到目前为止,英国人表示情绪稳定。

上一篇: 这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吗?或者,…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30)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