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穷疯了,“2020年后,朝鲜将不存在”

共产朝鲜财困,为了赚外滙,无所不用其极,竟将享有外交豁免权的驻外大使馆设施非法出租,变相成为举行婚礼场所、青年旅馆,其中驻俄罗斯使馆甚至开设赌场。韩国安全部消息日前透露,朝鲜驻外使馆变质了,有违《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 41条3项、第 42条禁止使馆用于商业目的的规定。消息说:“因为使馆所在国对毒品和走私的管制越来越严格,朝鲜大使馆为了赚取更多外滙,甚至沦落到出租设施不法赚钱的地步。”
据指出,朝鲜驻德国使馆,将宿舍和体育馆等附属设施,出租用作结婚礼堂和青年旅馆。驻波兰使馆则曾把部份设施租给当地公司使用,遭波兰传媒批评。出租设施非法牟利外,更离谱是经营赌场。2010年 4月,朝鲜驻俄罗斯使馆辅楼,就被揭发出租了公司经营赌场。韩国消息人士说:“当时,使馆在二楼开设了六个赌场,共有四张轮盘赌桌、五张扑克和 21点赌桌,另有 30台吃角子老虎机。”租用的公司对外声称开办食堂,但当局情报显示实质是经营非法赌场。辅楼与主楼隔着一道铁牆,必须先经电话预约才可进入。
驻中南美的朝鲜外交官,另有金钱门路。他们从古巴的供应商购得雪茄后,免税运到所驻国家,再转卖给当地的商家。他们通常一次购入100至 120箱雪茄,每箱可赚获数千美元的非法收益。消息指,中南美一些国家发现同类事件一再发生后,已加强对朝鲜货船的检查。朝鲜驻南非和津巴布韦等国的大使馆,还非法参与犀牛角、虎皮等禁止交易货品买卖。有部份国家为遏止这类猖獗的非法交易,不得不强行把活着犀牛的角削钝,以降低它们的商品价值,希望从而杜绝朝鲜的使馆继续非法买卖。
此外,朝鲜军队面临着严重的粮食问题,相当多的军人都面临着营养不良的问题,部分的部队甚至还发生饿死人的事件。日本Aisapress新闻社代表石丸次郎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指出,现在朝鲜内部饱受缺粮之苦的大都是军人,有些情况比较糟的部队,甚至有饿死的情况发生。石丸说,透过居住在朝鲜的内部记者所拍摄的影片,可以从中得知朝鲜军和当地居民他们最近的粮食情况与市场动向。现在军队内部的军粮米相当的不足,因此之故,开始出现军人逃兵甚至掠夺居民所饲养的家畜,而且这样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
1990年代,朝鲜经历粮食危机,军队内部的粮食问题也相当严重,但最近情况却变得更加严重。根据石丸的说明,目前居住在平安北道的金东哲记者曾向他表示,从今年开始朝鲜的粮食问题开始变差,某位护卫司令部的军官曾表示,每天所配给的粮食只有300g的玉米,这程度的量就足以罹患营养不良,如此稀少的配给量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据朝鲜两江道通信员崔庆玉表示,旅级指挥部所属的士兵每餐只吃160g的玉米,再配上凝固的酱油和水混合而成的“干酱”,如果是待遇较好的指挥部,一餐也只有130~140g的玉米,配菜则是盐巴加水,这些就是目前军部的粮食状况。崔通信员说,自己曾经跟一位在江原道通川郡服役的年轻士兵见过面, 这位士兵因为营养失调的关系,目前在家休养当中,这位士兵表示,之前部队曾经有战友饿死,甚至听过一小盘用盐巴做的小菜分给四个人食用的故事。
石丸说,朝鲜各地的部队为了要解决这样的情况,所以趁晚上的时候,偷偷的到民宅去偷取家畜,这种情况已经变得相当平常了,各中队(连)的指挥官(连长)常常会要自己的班兵每个人拿一个锄头去外面想办法找食物回来,有些士兵会去民家打转,乞讨粮食。事实上,石丸看过透过内部记者所获得的影片,曾看到护送10多位饥饿且瘦弱不堪的士兵前往某地的画面,在这段影像里面,这些士兵在护送途中休息,这些士兵看起来都只有20来岁,但是大部分不只是体格矮小,且髋骨突出,一眼就可看出,这些人营养不良,情况相当的差。石丸说,该为拍摄影片的内部记者曾向带领这些士兵的军官询问过,但是那位军官却没有答话,他们似乎有接到上级指示,对于营养不良一事都必须要保持沉默不语的态度。也因为这样的缘故,军队目前都面临着粮食不足的窘境,所以朝鲜当局为了要确保军粮米,向居民强行征收大量的白米。
根据金东哲记者的说词,当局透过人民班正式下达指令,要向军队贡献粮食,各居住单位必须要缴纳1kg左右的白米,党和企业所干部是500kg,商人则是被强制征收“爱国米”。朝鲜中央广播曾报导过“平壤市国民大会”的相关新闻, “今年,我国农业工作者在农业生产上会有重大的转换,为了要提供我军有足够的军粮米,他们正全心全意地投入斗争当中”。在人民军创建纪念日的时候,每个居住单位要带300g的玉米与配菜去部队劳军,但当时的居民都说“军队跟强盗没什么两样”,“每个人连温饱都有问题,为何还要向军队献米”,引起居民相当的不满。
金正日政权虽然着重在先军政治,但是却无法确实提供军队粮食,因为政府的力量变弱,所以目前无法提供粮食;为了要确保粮食,朝鲜政府开始向外界请求粮食支援。
曾是优先配给对象的军需产业的劳工们,当局也没办法给他们充分的白米,配给制度基本上已经名存实亡,特别是负责生产外销制品转取外汇的企业,他们的粮食配给情况也相当的恶劣。金东哲记者说,虽然当地劳工有80%有收到配给,但是他们的家族却没有得到配给,所以很多劳工的妻子都到外面做生意,但就算这样,每个月的配给量也减少到10~15天分的量。现在矿坑的劳工们每餐吃的是玉米饭,其他的都是吃用玉米做的面条或是粥,贫困阶层一天只吃两餐,吃的是玉米粥,勉强还可以活命。
石丸说,在朝鲜货币改革以后,朝鲜居民的生活更是每下愈况,变得更为贫困,所以市场上的流浪儿也大为增加,因为货币改革的关系,导致许多商人破产,跟货币改革之前做比较的话,目前只恢复到改革前的60~70%左右。货币改革拆散了许多家庭,导致流浪儿大量增加,很多家庭因无法做生意还债,无法维持家庭的运作,因此出现了很多居无定所,到处流浪乞食的流浪儿。之前这些流浪儿都只乞求食物,但是最近为了要购买粮食,他们开始向人们要钱。朝鲜之所以会出现饿死的情况,其实不是粮食库存量不足,而是许多人因为没有钱,买不起粮食所导致的,这些流浪儿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朝鲜日益严重的饥荒得到国际范围的广泛关注,德国电视一台记者阿布雷施和德国救援组织一同前往朝鲜,亲眼见证了那里的人民每下愈况的生活境遇。据韩联社报道,朝鲜政府向常驻平壤的联合国机构提出水灾赈灾要求。联合国的救援机构评估指出逾600万的朝鲜人民现在面临着营养不良和饥饿的危险。世界粮食计划署也证实在朝鲜农村四分之一的人正在挨饿。刚去过朝鲜的记者阿布雷施描述他所见到的朝鲜人民:“我见到许多骨瘦如柴的人,冬天特别难熬,最冷的时候有零下30度,大家都去山里砍柴取暖。在今年的雨季水土流失严重,洪水如猛兽般涌来,很多农民田地受灾颗粒无收,这意味着老百姓得饿肚子。走在马路上不难看见许多两手空空的人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似的。我问他们在找什么呢,他们就说在找优良的药草,但其实看起来只是些可以拿来做汤的野枝杂草。”
在一向对外国记者持有戒心的朝鲜,阿布雷施居然可以在两位朝鲜外交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拜访一些普通的民居和医院。他来到位于朝鲜南部受灾较严重的港口城市海州市的一家儿童医院。躺在病房里的小朋友一个个骨瘦如柴,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大。“我肚子好疼,拉了三天肚子。”5岁的金晋松捂着肚子低声说道。大量降雨弄脏了饮用水,同时也恶化了这些原本就营养不良的孩子们的病情。该儿童医院的院长臧观孙抱怨道:“我们其实有很多颇有才华和天赋的医生,但是因为急缺乳制品和其他食物,所以我们没法给孩子们尽快供给营养。医院的仪器只有一部分是可以用的,我们不能提供应有的治疗。”
一位朝鲜的医院院长可以如此公开的在外国记者面前抱怨和透露实情,此般勇气从何来之?阿布雷施解释说:“我们所经历的朝鲜其实会偶尔开放,然后又闭门,有时候人们甚至不能在行驶的汽车里拍照,而又有一些时候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如此的反差应该是由老百姓当时的处境而定,我想现在朝鲜人民过得的确很不好。这个医生这时说了实话,却不会因言获罪,她的话和官方说法没有冲突,这里也确实缺粮少米。”2005年的时候,朝鲜政府还以为可以自救,所以将所有非政府组织赶出朝鲜,而今年年德国救援组织Cap Anamur 的负责人格尔肯又收到朝鲜因为饥荒而求助的信号。格尔肯今年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家医院,他介绍:“我们看到很少有小朋友住院,大多数人还是呆在家里。因为他们渐渐明白,这里根本没法提供任何帮助,我想,大多数悲剧都是在家里上演,而那些也都是我们看不到的。”
朝鲜人的自尊心很高,他们会因为展现老百姓受苦受难的一面而感到羞愧,但是因为现在的饥荒和贫困实在无法遮掩,所以如果能接受到国外的救助,他们会由衷地感激。海州市的市民甚至以德国救援组织Cap Anamur的名字给现在领到的大米命名。……
一名朝鲜居民指出,货币改革开始后,衣食住行问题比“苦难行军”时期还要艰难,市场、商店都关门,很多人因难耐辛苦而自杀。“苦难行军”是金日成于1939年率领游击队在中国东北地区和日本军对抗时,在弹尽粮绝下,躲避日军围剿而展开百日奔逃的历史名词。
1996年遇上粮荒饥馑,4年内饿死33万多人,当时平壤当局曾呼吁人民秉持“苦难行军”精神,忍耐支撑下去。另一名朝鲜居民说,冰毒(麻黄硷)在朝鲜全境流通,新义州地区干部的子女们手里都有,听说平城的市集上有卖所谓的“幸福药”,吃了以后飘飘欲仙。还有朝鲜居民说,虽然老百姓得不到粮食配给,但党政军警干部都能收到。而来自韩国的大米很多,但都被商人和干部私吞。
甚至有朝鲜居民暴料,韩国送给朝鲜儿童作衣服用的布料,都被金正日的妹妹-朝鲜劳动党轻工业部长金敬姬指示干部变卖了。相对于以前,现在朝鲜确实也“开放”了许多,朝鲜新兴富豪涌现。权贵经济、地下经济已经跨越在集市买卖生活用品的初步阶段,在全国各地催生大批新兴富豪,其迅猛的发展势头让人瞠目结舌。
韩国安全部门一位官员表示:“朝鲜计划经济有名无实,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地下经济压倒了计划经济,甚至使人产生一种错觉,那里已经不再是社会主义体制。”也就是说,“准资本主义”已在朝鲜形成。熟知朝鲜内部情况的消息人士表示:“近来在朝鲜出现了一些运输业富豪,他们用自己的大巴运营线路。”在朝鲜个人拥有车辆属于违法,但他们从中国等地购买汽车,借机关、企业名义注册后面向一般老百姓运营线路。据悉,他们向有关机构和企业缴纳10%至15%的收益,作为借名盈利的代价。此外,一些船主雇用居民出海捕鱼。据悉,他们购买搭载中国产发动机和卫星定位系统的3至5米长小型木船后,雇用渔村地区居民采集蛤蜊。消息人士说,雇用居民的行为本身就意味着朝鲜经济的资本主义化。部分船主还组建船队进行企业型捕捞作业。还有一些富豪向资源开采等新兴行业投入巨额资金。消息人士说,富豪们自掏腰包购买设备和器材,雇用20多名工人在国营煤矿开采煤炭。一些财力雄厚的人不满足于放高利贷,为朝鲜和中国商人提供大额贸易货款结算服务。
在朝鲜,“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基础——配给制面临崩溃边缘。据悉,在朝鲜约有400万人靠配给制维持生计,其中包括260万平壤市民和120万朝鲜军人。2000万名朝鲜居民依靠以集市为主的地下经济维持生计。消息人士说,朝鲜一户家庭生活费在9万到10万朝元之间,但国营工厂、企业的月薪只有2000至8000朝元。为了填补不足的生活费,居民只能从事生意、手工业或运输业。目前在朝鲜大多数商店、餐厅和美容室由个人经营,教授音乐和外语的辅导班也非常盛行。家庭手工业正朝着初级阶段制造业方向发展,如按照不同分工类别接受不同订单,批量生产家具等物品。他们的月收入达到8万至9万朝元。
在站前和市场附近随处可见用手推车代运旅客和商人货物的搬运工。货物代运像出租车一样有“起步价”,根据距离收取不同费用。农民种植玉米和大豆,拿到集市去换钱。他们一般在100到160平方米的农田或600至1万平方米的垦荒地上种植农作物。据悉,在约1600平方米的农田上种植玉米,每年能收获700公斤。刨去自用的部分,每月拿50公斤去卖,可以卖到3万至4万朝元。消息人士说,朝鲜普通居民在市场购买80%至90%的生活用品和60%至70%的粮食,对个体经济的依存度非常高。朝鲜个体经济的发展使计划经济领域内的资源流入市场。因此,朝鲜当局的财政运营能力逐渐削弱,而个人的经济实力日益“雄厚。”韩国政府核心有关人士说:“如果外界提供大规模粮食或生活必需品,几近崩溃的朝鲜计划经济和配给制将死灰复燃,却加强朝鲜当局的市场监控力。此举未能起到人道主义效果,反而可能用于控制居民,故此大规模粮食援助有必要慎重斟酌。”
朝鲜另一变化是,朝鲜手机用户达到80万人。这一数字高达去年同期的两倍以上。而前年的手机用户更少,只有7万人。在平壤做律师和经营管理顾问的迈克尔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和两年前相比,手机用户确实多了很多。且不说商务人士,就连咖啡厅的女服务员也在使用手机。”据美国鹦鹉螺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发布的报告,平壤20-50岁人群中,60%的人使用手机。尤其对于商界人士来说,手机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必需品。
朝鲜境内的通信事业始于从中国边境地区进入朝鲜的一些廉价产品。但2004年发生龙川火车爆炸事故后,朝鲜当局下达了手机禁令。当时,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乘坐的列车驶过龙川大约几个小时后 ,那里就发生了爆炸事故,据说炸弹是由手机引爆的。但2008年,朝鲜当局解除了手机禁令。因为当局认为,如果不开放通信产业,开发IT技术的道路就会很漫长。埃及通信企业奥斯康电信公司随即开通3G通信网,开始提供服务。
有人谨慎预测称,中东、非洲地区独裁政权被推翻的过程中发挥最大作用的就是手机,因此,朝鲜或许也会掀起这种浪潮。有预测,朝鲜手机用户年底可望突破一百万大关。在4年前,在朝鲜拥有手机将被送进监牢,甚至有可能被处决。考虑到这一点,手机用户如此剧增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有专家指出:“国民之间的沟通越活跃,朝鲜政权的负担就越重。”
但实际上,目前朝鲜地区的通话质量并不太好,信号经常会在通话途中断掉。另外,朝鲜手机用户打不通国际长途,境内也没有互联网,当局从根源上封锁了外部资讯。朝鲜境内有手机信号的地方仅占14%。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手机费是非常昂贵的。进入今年以后虽然略有下调,但在朝鲜买一部手机并开通使用需要350美元。这一数额高达普通工人平均月薪(15美元)的20多倍。
朝鲜还有一个新气象,就是毒品泛滥。据包括“脱北者”等朝鲜居民证言指称,朝鲜于2009年底货币改革失败后,居民生活日益艰难,毒品却泛滥成灾,在市集上都能买到。……
上述“新气象”,正在解体朝鲜的金氏家族独裁政权。俄罗斯最高权威的国家级研究机构“世界经济与国际事务研究院”在最近发布的特别报告中,将朝鲜体制崩溃视为既定事实,并得出韩国主导的韩半岛统一符合俄罗斯国家利益的结论。据悉,韩国总统李明博在访俄之前看过这份报告后“非常感兴趣”,并指示进一步掌握相关内容。韩国媒体通过外交消息人士获得俄罗斯“世界经济与国际事务研究院”特别报告《2030年世界战略前景》,共有480页,其中有关韩半岛的内容达5页。
报告就朝鲜状况预测称:“崩溃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本报告预测时期(2011年至2030年)的后期,即使韩半岛没有实现统一,也会进入统一过程中的实质性阶段,最终朝鲜将不会以现在的状态存在。”也就是说,报告预测21世纪20年代韩半岛实际上会实现统一。
该报告分析称,金正日会在2012年至2020年期间移交权力,这将加速朝鲜体制的崩溃。据报告预测,金正日下台后失去方向的掌权者会分为在国外有政治、经济门路的“官僚集团”和没有这些门路的“军队、保安部门”两派,争夺主导权。报告预测,混乱局面日益恶化,到了2020年以后在国际社会的监督下朝鲜临时政府诞生,同时对朝鲜军队解除武装并使其走上经济现代化之路,从而使朝鲜进入韩国的控制范围。
俄罗斯“世界经济与国际事务研究院”指出:“在这个过程中,朝鲜经济会逐步被韩国经济吸纳。朝鲜国内支持旧体制的100多万人将逃往中国或俄罗斯。”报告中称,如果韩国主导的统一韩国出现,这将对俄罗斯在亚太地区的地位产生积极的影响。报告还指出,韩半岛状况稳定以后,会成为俄罗斯坚实的合作夥伴,有助于俄罗斯在远东地区提高外交能力和扩大地区合作。
报告预测,“统一韩国”将为俄罗斯企业和政府参与韩国大规模交通、能源、产业项目提供有利环境。燃料、木材、金属、石化产品等俄罗斯传统出口产品和机械产品也将迎来新的需求。一位外交消息人士表示:“此前已有定论称俄罗斯等韩半岛周边强国更希望维持现状而非韩半岛统一,但俄罗斯最高权威国家研究机构公开表示支持韩国主导的统一,这一点具有重要意义。”
报告还就统一韩国的年均GDP增长率如此预测:在统一之前(2011年至2020年)为3.5%;统一过程中(21世纪20年代初期)为2.0%;统一收尾阶段(21世纪20年代后期)为5%至6%。IMEMO分析认为统一或将成为韩国经济飞跃的跳板。报告预测,2010年为1万亿美元的韩国GDP到2020年将增至1.7万亿美元,2030年激增至2.3万亿美元,2030年的人均GDP将达3万美元。据推算,统一韩国的人口届时将达7600万至7700万。
报告指出,统一韩国的经济发展将和建立同中日之间的“三角机制”息息相关。这样一来,对外贸易规模就将扩大。报告还指出,21世纪20年代初期,由于朝鲜经济发展使进口增加,可能会出现贸易逆差,但到了20年代后期,统一韩国将重新成为贸易顺差国。不过,2011年9月底,针对524名脱北者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38.7%的人认为南朝鲜统一的最大障碍是朝鲜的世袭体制,56.7%的人认为是中国大陆的反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3日, 11: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