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环球时报》署名单仁平的评论称:“首先,对于出现暴力的群体事件,无论其起因是什么,对施暴者都应依法坚决惩处。这种惩处应当公开、及时,必要时从重。要在全社会建立起群体事件中施暴必被严究的明确观念和法律威严,让‘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彻底远离中国社会心理的潜意识。其次,要追究、惩处公开赞扬暴力的人和舆论平台。鼓吹暴力与反思群体事件有清晰的界限,将施暴者(包括自杀性施暴者)吹捧成‘英雄’,对任何民主国家、法治社会都会被视为反人类的言论,对公开散布这种言论的人进行惩处,是现代法治精神与社会文明的题中之意,走遍全世界都不会有第二个理。”

《太阳报》“华夏透视”的评论称:“浙江湖州近日爆发万人大骚乱,祸起当地政府的横征暴敛,当局可以用铁腕手段打压维权民众,但抑制不了老百姓的滔滔怨气。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当下神州就像一个硕大的火药桶,一点火星都能引起熊熊大火。”“想当年,国民党被百姓称为‘万税党’,如今共产党犹有过之,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机头税’就是一大发明。众所周知,缝纫机械是服装加工的主要生产工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当局竟要开征‘机头税’,其法理依据何在?有没有经过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批准?今天征‘机头税’,明天是不是还要征‘针线税’?”“事实证明,内地一些官员言必称执政为民,心里却时时算计着鱼肉百姓,搜刮民脂民膏,他们为了粉饰政绩,图谋私利,可以滥用权力,随意征税加税,盘剥企业及其业主,无所不用其极,直接导致和扩大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

香港《东方日报》“神州观察” 的评论称:“浙江曾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样板地,如今却成为反面典型。从温州富商纷纷移民海外,到湖州万人骚乱,浙江空心化成为中国人财两空的缩影。温州高利贷风波持续发酵,大批企业老板移民外国,‘走佬’前将资产转移海外,只等宣告破产。”“当这些先富者纷纷溜之大吉之际,浙江的底层却愈来愈躁动。近日湖州爆发万人抗税事件,织里镇上万群众涌上街头与警方对峙,推倒警车,烽烟四起,一些外来打工仔还推翻多辆名车,冲进商铺、豪宅打砸抢。基层戾气冲天,使神州大地弥漫着不安的气氛。”“中国目前号称是特色社会主义,但实际上是权贵资本主义,一些权贵资本的劫掠行为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他们上抗国法,下坑民众,还要践踏、破坏社会道德与行为准则” 。

香港《明报》署名阮纪宏的评论称:“每次发生大规模的抗议事件,最后官方总会公布事件的调查结果,往往都是一小撮滋事分子,利用不明真相的群众,对政府机关进行肆意破坏,而滋事分子当中,很多是过去有犯罪前科的。这次浙江的湖州织里事件也不例外。” “为什么这样严重的对抗行动,调查必须由发生地的政府来做,上级政府有监督的权力吗?中央政府别的部门应该知道事情的真相吗?怎么就可以让事件发生地的政府蒙骗中央和全国人民呢?是否应该由中央委任专责的调查小组实地了解情况,然后公开调查报告,还‘不明真相’的人一个清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