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不是一个主权国家 存在太多变数

马硕先生认为,首先,欧洲和美国很大区别,第一,欧洲虽然有债务问题但是没有美国那么严重。美国的国债已经同他的国民生产总值相等。而欧洲的国债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80%多。因此欧洲有能力自救。尤其在欧洲境内有不少比较强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让中国来救希腊。连德国都不去救,为什么中国要去救,说明这里面是有风险的。第二,美国是一个主权国家,欧洲不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危险很大。欧洲银行不具备一个国家银行的能力。这两天发生的事更说明这一点。希腊总理突然宣布要公投,民主功能用到了极致。公投一搞,别的国家拯救希腊的钱全打水漂,中国幸亏没救希腊。如果公投成了,那么意味着老百姓决定希腊就可以从欧元区退出来了。这同美国无法比,美国不可能举行公投,公民决定退出美国。而欧盟国家就可以这样做。当年冰岛公投,老百姓就可以决定不还欠别国的钱。
而且买国债是一个商业行为,中国为自己的钱找出路,并不是一个援助行为。日本的国债更多,但是日本的风险不大,它是一个主权国家,不会垮台的。欧洲就不一样,存在太多变数。

欧元区解体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马硕认为,如果希腊真的公投而且公民大多支持退出欧元区,或者不同意欧洲拯救方案,这样的话就可能引起连锁反应。使得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国都出现同样的问题,多米诺骨牌效应会非常严重。
欧元区如果真的解体影响太大,专家曾经做过预测,首先政治上的代价无法估量,太大了。欧盟本来想慢慢统一,先从货币开始,如果货币垮了,政治上代价太大,欧盟要后退一大步。经济代价更不要说了,将造成极大的混乱。且不说解体以后,如何把这些帐算回去。而且要换的东西太多了,就说一个小事情:欧元区境内原来所有的收取停车费的机器都是收欧元,如果退回本国货币,所有这些机器都要换掉。

欧盟其他国家其实也很焦虑,他们也在帮助欧元区

欧盟的银行互相之间都是通的,因此北欧等这些国家也在帮助欧元区。 当时英国要求参加欧元区会议,说明欧元区的危机对欧盟有很大影响。不过一些北欧国家和英国等,他们暗地里十分庆幸,幸亏当年没有加入欧元区,否则危险极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