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采夫 | 在北京大口呼吸…….

2011年11月15日 12:09:34

  
   在写这篇关于空气的小文之前,先向读者推荐一篇好文,是2006年刊载于《时代》周刊的文章:“难以呼吸的北京空气”,我对此文实在喜爱,而且其写作的时间正好在5年前,可以穿插进来当做背景资料,所以决定在这里大段引用,先行谢过。
   十月底的那一周被我称为“魔鬼周”,北京的上空就像有魔鬼光临,驾着遍布天际的黑色云雾,高喊一声“黑暗降临吧!”京城百姓顿时都成了“雾都孤儿”。这是我到北京十年来最难过的一周,那感觉很像沉睡中梦见了自己溺水,拼命挣扎却捞不到一根救命稻草。而2006年的那篇文章里,作者生动地描述了他那一年的感受:“先是感到喉咙后面发痒,但不久以后这个怪物就锯穿你的胸部。对一些北京居民来说,随着长城出现红叶,秋天的进攻是一声撕心裂肺的乾咳,令人不想深呼吸,生怕引起另一轮的痛楚。”污染程度可能不同,但痛苦指数大致相似。
   按照以往的惯例,市民们发发牢骚也就完了,因为环保部门的检测结果是:“轻度污染”,正如《21世纪经济报道》的社论里说的:“北京的空气污染让整个城市沮丧,更糟糕的是,北京市政府与环保部门至今没有对这种持续的污染作任何表态,在政府的工作日程上,似乎这漫天的污染不曾发生过一样。”
   不能不钦佩国人的忍耐力,让我想起《茶馆》里一句台词:“日本人厉害吧,架不住咱能忍。”反倒美国人先忍不住了,多年独立监测空气的美国大使馆在推特上写了俩单词“Grazy bad”,翻过来就是“糟糕得令人发疯”。有人还说大使馆监测空气的机器爆表了,当然这未必是真的。这下北京的环境监测部门不干了,公开叫板要跟美国人对对表。走自己的路,让美国人去说吧。
   关于美国人是不是比中国人娇嫩这件事,我想也有可能。因为2006年那篇文章里描写:“在数周干咳后,我的妻子抱怨她的痛苦,医生说她咳得太多了,以至于肋骨软骨撕裂。他说,事实上,她还算幸运的了,没有发生肋骨碎裂。”感谢老天爷,我真从没听说谁咳得肋骨碎裂的,就像中了降龙十八掌。
   阴霾是怎样炼成的呢?查看各方面资料,大概有尾气排放、工厂排放、烧煤供暖、建筑工地扬尘等原因,有人说北京奥运会时关闭的工厂很多又开工了,甚至还有怪罪烤羊肉串的,但不能忽略的一个事实是,那十来天时间北京没怎么刮风。一位官员曾说过,城市的大气污染情况,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排放水平,一个是大气扩散能力。所以网友戏称,北京的空气减排基本靠风。
   我理解环境官员的心情,他们的检测手段跟美国大使馆不同,中国方面,小于2.5微米的颗粒不在统计之列,而美国方面都给算进去了,所以美国大使馆的数据才那么吓人。好吧,我愿意相信你们没有说假话,但问题是,小于2.5微米的颗粒,是能够进入人体肺部的,而我们检测到的颗粒,大到只能进入呼吸道。那么,你是想告诉我们,支气管比肺部要重要吗?
   那篇文章里说,“首都在理论上还不是中国空气情况最糟的城市。有些时候,它还排不上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城市。此外,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20座大都市中有15座是中国的。”这个数据是不是让环境官员松了一口气?
   刊于2006年的该文还说,“该市居民要消除这一事实的最好希望是北京将举办2008年奥运会。说中国当局把这个事件看成是中国作为重要世界大国初入社交届的派对毫不夸张。”原来老外也知道这个秘密,秘密就是,要想让北京的空气变好,那就举办大型活动。他预测的一点不错,北京奥运会那半个月,蓝天上的白云如用纯净水洗过。人工降雨已经不稀奇了,开幕式上我第一次听说了人工消雨,当北京开始下起雨来,主办方能保证把鸟巢上空的雨云赶走,轻松得像城管驱赶小贩。
   文章还举了个例子,“如果最近的中非论坛给该市提供了什么经验,那就是可能采取强烈的措施赶在奥运会前整顿北京的空气。在峰会期间,官方不让50万辆官方用车上路,并说还有40万司机已经“自愿”避免开自己的车上街。空气污染指数勉强回应,慢慢下降,最后,在峰会的最后一天,它降到世界上其他地方认为是正常的水准。然而,第二天交通恢复正常的混乱,空气污染指数回到“不健康”。”
   这些有趣的例子告诉我们,称政府是空气的魔术师一点不为过,把希望寄于来无影去无踪的风,不如指望看得见摸得着的政府。那篇文章最后一段说,“中国政府已经明确它会一个成功的奥运会竭尽全力。如果有需要的话,将包括命令首都大多数的车远离道路三周,并关闭工厂。在那几周里,北京人肯定可以轻松地呼吸。但那几周以外,我们似乎还要长久地忍受有毒的空气。”
   最后想起一点,美国大使馆空气监测有个“不客观”的地方,即他们只监测美国大使馆上空的气体。大使馆在市中心,众多的政府机关、央企、部队办公楼也都在三环以内,要想让城市里的空气污染减轻,把他们“拆迁”是必不可少的。我家在通州,几年前就听说北京市政府要搬过来,通州的房价也嗷嗷待迁中心绪不宁,去年初,我家在东六环边的房子涨到接近三万一平米,如今又跌到了一万五。北京市政府,你们到底搬还是不搬?
   
   潘采夫 
 
 
 
 
   

上一篇: [转载]彬彬有礼的羊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70)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14日, 11: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