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 | “不负责任”是 官僚专制体制的典型特征

“不负责任”是
官僚专制体制的典型特征


——熊飞骏


那些经常在公路上跑车的司机们,对中国公路旁路标的混乱状态应该印象深刻。


上月我从英山县城沿
S242省道骑单车去安微霍山,出城一路标指示去霍山里程129公里,向前骑了不少路程后又发现一路标,指示去霍山的里程居然上涨到133公里?越向前走距离越长?


因为喜欢旅行探险的缘故,这些年走遍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类似的“路标现象”碰到过多少次我已经记不清了,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路标上的错误应该很容易发现的?发现后应该很容易纠错,且不用付出多大代价?纠错应该不会损害相关权力人物的利益?


可我们就是拒绝纠错?


这是不可救药的“不负责任”!


我常常发现某处路标存在明显的错误,七八年后重走那条线路时,发现同样的错误依然存在?

连路标这样的简单错误我们都拒绝纠错,就更不用说那些纠正起来需要付出很大代价,或者损害相关权力人物利益的决策错误了。


中国的“纠错机制”之所以完全瘫痪,除了“错误”对相关权力人物的特权利益有“增殖效应”外,各级公务人员的“不负责任”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路标现象”就是“不负责任”的典型例证。

大面积蔓延的“不负责任”不是某个公务人员的过错,而是官僚专制体制造的孽。

“不负责任”是官僚专制体制的典型特征!


…………


前几天环球网消息:温州动车事故调查结果排除设备和信号系统存在故障,而是“人员和管理”存在漏洞?


“人员和管理”存在酿成特大生命事故的漏洞一样属于“体制问题”;一样是不可救药的“不负责任”。


我国的动车多是进口设备。进口高速列车设计的安全时速不超过每小时
350公里,可我们的铁道决策部门为了显示“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罔顾安全常识,拿人民的生命安全开玩笑,把时速提高到每小时400公里?“赶超世界先前水平”原来如此容易?

五十年前的大跃进时期“赶超英美”一样很容易,把几十上百个稻田里的成熟稻谷移到一个稻田里,亩产就在一夜间飞升到几万甚至十多万斤了。远远把英美两国的粮食亩产量抛在后面?


那次“赶超”付出了几千万无辜生命的代价!


这是不可容忍的“不负责任”!


高速列车因“雷电”瘫痪本身就是中国特有的“特色奇闻”,动车瘫痪后铁路信号调度系统没及时通知后面的列车则是不可容忍的“不负责任”!


负责信号调度系统的干部职工当时干什么出了?他们的“必要责任心”哪去了?


被官僚专制体制吞噬了!

官僚专制体制的一大特色就是毁灭“责任心”,谁如果坚守“责任心”在工作上较真,这个体制就会把他孤立、淘汰甚至毁灭!


某县公安局因为枪支管理存在很大漏洞,当地企业老板很容易通过“权钱交易”弄到枪枝。一工作上很较真的女警官向局领导反映情况,结果受到无情的排挤打压;当她加入“上访族”去首都寻找“王法”时,则被关进了黑监狱。


…………


百年前中国北洋水师的覆没就是“不负责任”体制的前车之鉴。


甲午中日战争前夕,中国号称世界第六大海军强国和亚洲第一大军事强国。撮尔小国日本的海军实力则极为勉强地屈居
12位。也有说16位?


北洋水师则号称“东方无敌舰队”?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定远”和“镇远”两铁甲舰。当时有人夸口说仅这两艘铁甲舰就相当于日本海军战斗力的总和?

再先进的武器,如果落在“不负责任”的官兵手中,其实际战斗力就会大打折扣。


当年用飞机大炮武装起来的专制国民党,被“打着民主旗帜”的我党用小米加步枪赶到了台湾孤岛,就是“先进武器沦落为黔之驴”的典型例证。


而官僚专制体制的典型特征就是“不负责任”!谁勇于承担责任谁吃不了兜着走!


在“不负责任”官兵的折腾下,“东方无敌舰队”的命运可想而知。

1891北洋水师访问日本,威武的阵容把小日本国民打入到了自卑的谷底。中国水兵上岸耀武杨威,不断发生水兵侵害日本平民事件。但在财大气粗的中国海军面前,日本人选择了忍气吞声。


在北洋水师的刺激下,日本全国掀起了官民捐款购舰的热潮,连皇后也把首饰捐了出来。


当时只有一个日本军官是“自卑”的例外,他在应邀去“定远”和“镇远”两舰
学习北洋水师的先进经验时,颇为吃惊地发现中国水兵居然在炮塔上晾晒衣服?其他“不负责任”的情形则随处可见。他因此得出结论,北师水师这个貌似吓人的庞然大物,一旦投入战争很可能会不堪一击。炮声一响,多数官兵不是消极避战明哲保身;就是临阵脱逃甚至举舰降敌;少数肯认真作战的官兵扭转不了全军“不负责任”的大趋势。


三年后的甲午中日战争印证了这位日本军官的判断,东方无敌舰队全军覆没,武器居绝对劣势的日本海军取得了全胜。


大东沟海战时,中国旗舰“定远”舰发射第一颗炮弹时,那个用于指挥全军作战的舰桥,因为士兵常年晾晒衣服缺乏必要保养早已锈烂,居然被自已的炮声震断?舰队总司令丁汝昌和英国顾问泰乐尔被双双抛到半空跌倒在甲板上,丁汝昌腰部重伤,泰乐尔失去知觉。“定远”舰挂不出指挥旗帜,各战舰成了一群各自为政的盲鸭……

1886年,中国政府成立专门的海军部。可海军部的主要功能不是如何增强海军实力和提升海军作战能力,而是作为高官显贵贪污海军经费的“洗钱事务所”。当日本皇后把首饰全捐了出来为国家购买新舰时,中国慈禧太后却挪用海军经费一千万两用于修建供自己一人穷奢极欲的颐和园。


海军部成立后的八年中,以海军建设为名聚敛了大量民脂民膏,可没有添置哪怕一艘新舰?全被高官显贵中饱私囊了。


极少数对中国海军建设认真负责的官兵,也曾不识时务盛世危言,对海军衙门提出“合理化建议”,可结局不是被降职调离就是撤职开除,甚至坐牢砍头。


…………

在官僚专制体制下,不是人民不想“认真负责”;而是这个国家事不关己没有多少值得人民“认真负责”的内容;更何况下级官民一旦“认真负责”起来多数领导上司也不答应?

 

 


二0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5日, 4: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