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熊飞骏


慈禧太后对中华民族犯下了滔天大罪,这点应该是多数中华大国民的共识,可在“义和团乱华”时期,她却被义和团“反帝爱国人士”尊为“伟大领袖”和“人民大救星”?


戊戌变法志士谭嗣同为了中国的进步强盛,主动放弃逃生机会慷慨赴义从容就死,用鲜血来唤醒“为奴隶而不自觉”的中华大国民。他的绝笔“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迄今仍令中华志士热血沸腾。这位死于慈禧太后屠刀下的良心英雄,则被义和团“反帝爱国人士”污为“帝国主义的走狗”死有余辜?


“义和团乱华事件”直到今天仍被我们的教科书誉为“伟大的反帝爱国运动”,义和团徒众也就自然上升为名头响亮的“爱国民众”了?

百年前义和团徒众的“爱国口号”确然喊得震天响,最响亮的“爱国口号”不是什么“振兴中华还我河山”和“打倒帝国主义”;而是“太后万岁!”“大清万岁!”“誓死忠于太后!”

本人有限的智商实在想不出“太后万岁”和“誓死效忠太后”与“爱国”有何干系?这个中华大国民公认的“赃官卖国贼”,居然被义和团徒众尊奉为“中国象征”,“爱她就是爱国”?


这是什么猪狗逻辑?


可百年前的义和团“爱国阿
Q”们就是如此“爱国”的!


义和团徒众的“爱国壮举”除了声嘶力竭向慈禧太后和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表忠心外;就是高呼“打倒汉奸卖国贼”的豪言壮语。

义和团“爱国阿Q”们眼中的“汉奸卖国贼”都是些什么人?


腐败无能的清政府统治末期,真正的“汉奸卖国贼”应该是鱼肉百姓草菅人命发国难财的贪官政客和拒绝变法图强的特权集团,他们才是招致中国积贫积弱并引狼入室的祸根,一个无卖国之名却行卖国之实的腐恶守旧势力。


这批腐恶守旧势力以慈禧太后为大佬,她个人聚敛了近
2亿两白银来历不明资产;挪用海军经费一千万两修建的供个人穷奢极欲的颐和园总耗资2亿两白银,能建造10个北洋水师。甲午中日战争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就是她的超级腐败造的孽,随后中国割让台湾岛,赔偿白银2亿3千万两(3千万两赎辽费)。她无疑是中国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这个最大的“汉奸卖国贼”,却被义和团“爱国阿Q”们尊为至圣至明的“伟大领袖”和光芒万丈的“人民大救星”?是最大最红的“爱国英雄”?


以载漪为首的载字辈“四人帮”是鼠目寸光只知贪赃枉法荒淫无度的满族亲贵,全是“倾天下之财来满足一己之欲”的卑污政客,“宁予友邦、勿与家奴”的卖国思想根深蒂固,是死不改悔的“汉奸卖国贼”。


这四个“铁杆汉奸卖国贼”则被义和团“爱国阿
Q”们捧为“忠臣义士”和“国家栋梁”,是最最爱国的统帅和导师?义和团的司令部就设在载漪的府第上。


追随在慈禧太后和载字辈“四人帮”左右的则是一批只会贪污索贿的酒肉政客,以大学士徐桐、刚毅、山西巡抚毓贤和甘军司令官董福祥为代表。他们的最大“政绩”就是疯狂贪贿把国家墙基掏空;同时对任何有助于中国文明强大的思想言论和赤心为国的仁人志士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这批思想守旧灵魂卑污的贪官政客则被义和团“爱国阿
Q”们引为“同一条战壕的战友”和并肩作战的“阶级兄弟”。


…………


清末最大的爱国团体则是主张学习欧美仿效日本,推动中国实行明治维新式政治变革的维新党,宗旨是“文明开化、富国强兵、殖产兴业”,最大限度地释放中华民族的活力和主动性创造性,在二三十年时间内制日超美赶英,废除列强用武力强迫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收回租界、领事裁判权和海关主权;收复割让给日本的台湾岛和沙俄武力强占的
160多万平方公里的北方领土……

维新党领袖是光绪皇帝!他是中国历史上唯一愿意放弃个人特权谋求中国文明强大的良心英雄。


维新党骨干是康有为、梁启超和“戊戌六君子”。义和团乱华前两年,有望使中国在短期内超越日本的伟大戊戌变法被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汉奸集团”扼杀在血泊之中。康、梁亡命日本,“戊戌六君子”血沃中华,
英雄的鲜血则被首都大大小小的阿Q们醮了人血馒头。


维新党领袖虽逃亡身死,但以光绪皇帝为首的很多拥有维新思想和民族责任心的“爱国志士”则在中央和地方政府里幸存下来,他们是真正的爱国力量和中国的希望,也是以慈禧、四人帮为首的“汉奸集团”必欲去之而后快的肉中钉、眼中刺。

这批对中华民族拥有巨大责任心的“真爱国志士”,则被义和团的“爱国阿Q”们污为“汉奸卖国贼”,良心英雄光绪皇帝则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


下面我们回顾一下义和团的“爱国阿
Q”们是如何从事“爱国运动”的。

一、    

疯狂屠杀幸存的维新派爱国志士。


除了光绪皇帝因慈禧太后的干预幸免于难外,中央政府里拥有维新思想,和变法图强沾上边的政治家被屠杀一空。

二、    

把信奉基督教的中国教民污为“二毛子”格杀勿论,近五十万中国无辜教民倒在血泊之中。

三、    

把使用“洋伞、西洋镜……”等西方工业品的无辜中国平民污为“
N毛子”格杀勿论,冤死者数以万计。

四、    

把中国耗费巨资修建的铁路、通信线路和近代工厂全部拆毁破坏。

五、    

在首都大搞烧、杀、抢,繁华盖世的商业街被烧成一片废墟。

义和团的“爱国阿Q”们在“对内残杀”时如虎如狼所向披靡,其“英勇无畏”形象令手无寸铁的首都平民毛骨悚外小儿不敢夜啼。

在屠杀铲除内部的“真爱国志士”、摧毁中国的工商业基础,极大削弱中国的综合国力后,义和团的“爱国阿Q”们在以慈禧太后为首高呼爱国口号的“汉奸集团”的“英明领导”下,在一个晚上向世界上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宣战,出动十多万号称刀枪不入的“团勇”和配有克虏伯大炮的禁卫军团围攻西什库教堂和东交民巷使馆区。


这真是人类世界有史以来最为荒唐疯狂的政治闹剧?


我不否认义和团的多数成员是真心爱国的,但有爱国之心者不一定能行“爱国之实”。义和团“爱国阿
Q”们因为一无知识二无阅历,缺乏最基本的常识认知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很容易是非不分忠奸不辩黑白颠倒认贼作父为虎作伥,通常只会被灵魂卑污的野心家阴谋家利用,在“爱国名义”下“行害国之实”。


结果“爱国者”堕落成“害国贼”!

这就好比很多中国父母真心爱自己的儿女,但却用溺爱怂恿的方式来表达这种爱,结果不自觉成为儿女成长的“第一杀手”。

在一个晚上向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宣战,并出动军警团民围攻外国使馆?有点类似一个热爱儿子的父亲,因不满身体孱弱的儿子在班上被同学欺侮,就鼓动儿子同班上所有同学绝交,并手持凶器四面出击追杀同班同学……


这个孱弱儿子无疑会吃大亏上大当,就算不被同学打死也要落个终身残废。

残杀儿子的凶手是谁?无疑是那个溺爱儿子的父亲。


当时中国的邦交国有
11个,其中英、美、法、德、意、日、奥等主要邦交国每个都比中国力量强大,一对一都必败无疑,就更不用说四面出击111了?


义和团的“爱国阿
Q”们把他们的祖国推上了上述那个非死即残的“儿子绝境”。

因为“爱国”而把国家送上“绝路”,“爱国者”充当“害国”的凶手,是百年中国一直挥之不去的噬脐之痛。


百年后的今天,在全球共享科技文明的信息时代,我们的很多高呼爱国口号的“”们,不也经常在别有用心的幕后阴谋政客的煽动忽悠下一再扬言要向美国“开战”吗?


就算美国真个“亡我之心不死”,真个是中国最为穷凶极恶的敌人,此时若向美国宣战,结果和义和团当年向
11国宣战有什么区别?


我们一驾飞机也飞不到美国领空,一艘军舰也靠近不了美国领海;美国的航母战斗群和战略轰炸机则可在中国领海领空随意锁定军事打击目标?结果美国国土没有一声炮响中华大地却硝烟弥漫,就算最终不亡国也会遍体鳞伤……


中国又将再次坠入那个非死即残的“儿子绝境”?


那些高呼爱国口号的御用“左愤”们又将再次上演义和团“爱国阿
Q”们的悲剧,以“爱国之名”行“害国之实”,“爱国者”不自觉充当“害国”凶手!


“爱国者”将最终堕落为“害国贼”!


也许有些左愤会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豪言壮语来印证自己的“爱国豪情”?


我这里想问一个简单问题:中国慈父慈母们有几个会鼓动自己的爱子在尚有退路尚可和解或有更好办法的前提下去和力量比自己大出
N倍的对手玩命的?


好象没有这样的慈父慈母,因为他们对子女的爱是“真爱”。

“真爱”更多表现为“责任心”,而不是为逞一时之气拿爱的对象去豪赌?

所以那些动不动就拿祖国去“赌气”的“左愤”们并非真的“爱国”?要么与国家不“连心”感受不到国家的痛;要么以“国家”为赌注来实现个人的阴暗动机。

我们在自己的力量还只是“羔羊”的情势下,只因为老虎在远方偶尔流露出不友好的表情,就冲上去煽老虎一个耳光?这是“爱国”呢还是“不负责任”?


在科技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为何中国还有那么多的国民思维见识仍停留在百年前的黑暗岁月?在义和团“爱国阿
Q”的文明层面没有前进一步?


这真是人类世界最为匪夷所思的困扰?


看看我们的教科书就能找到答案!在世界经济一体化,信息成果共享的地球村,我们的教科书依旧把“义和团乱华事件”誉为“伟大的反帝爱国运动”?


这不是诱迫青少年喝“狼奶”,毒害青少年心智吗?

在“狼奶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代国民,价值品味思维情趣怎么可能与文明世界接轨呢?


结果是在精神领域,别人都乘上了宇宙飞船;我们依旧老牛拉破车。

停留在如此自残自虐精神层面的中华大国民,怎么可能实现振兴中华的历史使命呢?不大倒退不崩溃就是万千之幸了。


…………


与“对内象狼”不同,义和团式的“爱国阿
Q”们“对外象鼠”,在对外战争中丑态百出。当慈禧太后对外宣战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时,那里只有不到400名卫兵,既没重武器也无坚固的防卫工事,可用克虏伯重炮武装起来的十多万“团勇”和正规军用了五十多天的时间也无法攻破。西什库教堂则只有区区四十多杆步枪,在“清军围困万千重”的险境下一样坚守五十多天直到援军前来解围。


西方仓促组建起来的八国联军尽管是互相猜疑勾心斗角的乌合之众,战斗力相当有限,可义和团与之接仗却一触即溃,象山崩一样败下阵来,远没有当初屠杀自己人时的“英勇无畏”,临危之际没有几个人想到要“为国赴死”,而是从事逃跑比赛,边逃边对自家人实施烧杀抢奸。


…………


义和团式的“自残爱国”代价是高昂的:北中国成了尸山血海,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东北三省则落入了北极熊张开的血盆大口,从此直到新中国成立我们一直未能在那里恢复主权。


随后与列强签订的“庚子事变议定书”,中国赔款四亿五千万两,平均每个中国人摊上一两。
如果不是被义和团“爱国阿Q”们污为“大汉奸卖国贼”的两广总督李鸿章,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刘坤一和山东巡抚袁世凯事先“不从乱命”事后与列强曲意周旋,挑动列强内斗以夷制夷;不是美国适时提出门户开放政策,坚持中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中国将被列强瓜分从此亡国。


义和团“爱国阿
Q”们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差一点就把中国推下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


…………


义和团“爱国阿
Q”们在“反帝爱国运动”期间,实质性“爱国事业”一样也不提,既没从事收复失地的努力;也不关注废除列强武力胁迫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富国强兵扶植民族工商业则被污为“卖国行为”……

 


中国人什么都肯长就是不肯长记性,一转眼就忘记必须牢记以警将来的历史灾难,导致类似的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在中华大地重演。义和团悲剧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又在中华大地重演了一次,造成的破坏比庚子事变大出十倍,按叶剑英元帅的说法是“一共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浪费八千亿人民币”。国家主席被污为“叛徒、内奸、


工贼”被迫害至死。南沙群岛的绝大多数岛屿也是在文革时期沦陷的。

 

义和团式的“爱国阿Q”们根本不可能干出有利国家民族的事业,在多数情况下只能沦为阴谋家的“害国打手”,不自觉充当孔庆东式高呼爱国口号的阴谋家实现个人政治野心的冲锋队员,干尽害国害民之勾当还自以为很豪壮很“爱国”。等主子的政治目的达到后,就会象当年的义和团红卫兵一样被主子一锅烩,不是被屠杀罄尽就是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二0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