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名煤


 

 

    
编者按:在全国重点采煤县云南师宗,人们与煤矿生死勾连,在过去的
53年时间里,有至少146人死于矿难。

 

20111121日 经济

本报者   
欧阳

 

1110日早上6点半左右,云南省雄壁私庄村,私庄煤煤与瓦斯突出,截至18日,已确34人遇9人依然被埋井下。官方称,是云南省15年来最大安全事故。

在全国首批重点采煤之一的6.2亿吨煤就主要集中藏在雄壁。在里,人与煤生死勾,在去的53时间里,有至少146人死于矿难,一些人死而无碑,甚至未被记载、无人念。

子塘村的“敢死

私庄煤矿中遇难或目前下落不明的矿工中,12人来自私庄本村,7人来自下鸭子塘村,8人来自与雄壁镇相邻的竹基乡。

矿难发生时,殷爱平所带的班正在三四百米井下的第三平面“打掘进”——打钻、爆破最后的岩层,使第三煤层露出。

这是最接近煤和瓦斯的地方,“打掘进”是许多矿工不敢干的活。殷爱平承包了私庄煤矿的这一份工,工钱可能是普通采煤工的两倍。

殷爱平找过来的掘进工基本都是下鸭子塘村人,包括张洪林、殷万培、尹春红、王石良、殷存光、殷双全。另外一位——杨建良,则是殷爱平儿子的干爸,陆良县人。

118日,殷爱平最后一次回家,拿了20多斤洋芋(土豆)到矿上做主食,另外拿了三个碗。

“他说(班上)加了两三个人,要多拿三个碗。”俞谷花回忆。

作为班长,这一个班在矿上做饭吃的锅碗瓢盆都是殷爱平带的。如果不出意外,殷爱平带过去的洋芋可以够班上的人吃两三天。

私庄12名遇难者中有11人姓“尹”,年纪最大的尹老包近60岁,最小的是尹兆明,19岁,与亲叔叔尹红坤一同死于井下。尹老七的家就在私庄,离出事的私庄煤矿不到一里地,遇难时离井口只有30米。

在私庄,12名遇难矿工的丧事并没有哀乐和锣鼓声。当地人告诉记者,在当地,年纪尚轻、非正常死亡的人,一、不进家门,二、至少在出殡前不鸣乐或敲锣打鼓。

2/3的“临时工”

“如果我知道他是打掘进,肯定不会让他干。”殷爱平的弟弟殷光平说,“瓦鲁、大舍这些地方,都是高瓦斯煤矿。”

在云南省2009年瓦斯等级鉴定中,师宗县15个煤矿都是高瓦斯煤矿,包括全县最大的四矿——大舍、金山、瓦鲁、五一煤矿。这些矿井瓦斯涌出绝对量通常在低瓦斯煤矿的210倍以上,均有“煤尘爆炸性”。

而师宗县本地老板梁永辉在小阿舍办事处的两个煤矿——私庄和盛宏煤矿,连续两个年度都是煤与瓦斯双突

20111110日对云南全省瓦斯治理还有另外一个意义。

按照云南省工业信息厅2010年底出台的瓦斯治理专家会诊工作实施方案,在1110日这一天前,省工信委副主任牵头的专家会诊工作小组,应该完成前期的工作审查,并最终形成全省瓦斯治理会诊工作总结。师宗县以上17个高瓦斯矿井在治理和会诊范围内。

大舍办事处大普安村一位矿工在私庄煤矿工作了6年,但出事前还一直不知道私庄煤矿已被省市煤监局要求停产整顿。上面的人一来查,只要把煤运出私庄就行了,检查的人都不会下井。

矿工们还透露,煤矿的入职培训通常只是上一堂理论课,做一份试卷。而这份试卷的答案,甚至就写在黑板上供新员工抄写,不会写字的员工,就让其他人代写。培训结束,新员工就可以下井。

私庄煤矿可能有2/3的人都没有上岗证,都是黑人,亦即临时工

在师宗县雄壁镇这一条矿上,几乎所有的煤矿运出,都需经过师宗县煤炭局设在荫凉箐的检查站,查验、开票,以备日后征税。运煤司机说,任何煤矿企业是否在生产,甚至生产了多少煤,这一个检查站应该都有登记。

历史上的矿难死亡名单

二十二冢坟,这是下鸭子塘办事处下鸭子塘村一个独特的地名,这个村里大部分人都知道,1958年,村后的煤矿瓦斯爆炸,22人死于矿难,之后被排成一排,集体安葬在村子的后山上。

1115日,本报记者爬到了下鸭子塘村的后山上,找到了二十二冢坟

二十二冢坟,只有左开发和殷法明的子侄为他们在坟前立了一块墓碑还能被辨认出来,其他坟冢已经坍塌并连成一起,坟前坟后种着洋芋或玉米,除了有几十棵松树以外,与一般庄稼地无异。

在左开发的墓碑上,后人刻上了瓦斯爆炸而故六字。

当年遇难的22人中,不少人才十五六岁,无子嗣,且事故年代久远,因此很难查实他们的姓名。

1968年和1974年,小阿舍和下鸭子塘办事处又曾发生瓦斯爆炸,总共造成了29人遇难。

死得很惨。曾经帮助装尸体的这位殷姓矿工说。他记得很清楚,下鸭子塘大冲沟煤矿瓦斯爆炸发生的时间是19741271217分,只有殷明文背出了被烧伤的殷建德逃出了矿井,其余17人全部遇难。

2001年,大舍办事处大普安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官方的记载是7人死亡,8人下落不明。村民们说,3名矿工是被大水冲出了井外才得以幸存,当时的抢救进行了两三天,尸体打捞起来时都已经被水泡坏。

2006113日,小阿舍办事处白马田煤矿发生一起顶板事故,造成3人死亡。

2005年,小阿舍办事处私庄煤矿曾发生天然气自燃事故,导致4人死亡,据私庄人称,死者系云南昭通人,姓名无法考证。

就在5个月前,2011612日凌晨630分左右,白马田煤矿发生一起瓦斯窒息事故,造成煤矿安全员孙小红、毛建昌2人死亡。

“乌金之乡”的煤矿改制

师宗县被称为乌金之乡6.3亿吨煤主要集中储藏在雄壁镇境内,一条法荫公路从荫凉箐往东,经下鸭子塘、瓦鲁、大舍、小阿舍等办事处,30公里长的路边,所能目见的就有一二十个煤矿,一些农民的住房甚至就挨着矿井。

在这一条矿上,从18岁到八九十岁的男子,大部分人都挖过煤或运过煤,以煤为生。

201010月,44位大舍煤矿职工、50位金山煤矿职工,代表有近千名矿工的煤矿,分别签字同意了两大煤矿从集体所有改制为国有,转让给昆明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两矿19711988年间的400多名老矿工,以及所在地大舍、小阿舍办事处的村民,对这次改制表示了集体反对。

大舍煤矿与金山煤矿是大舍、大普安、硝硐、小阿舍、私庄、白马田、鹅鸭、小迫干村8个自然村的老矿工一手创建的。历任大舍煤矿(曾管辖大舍、金山两矿——记者注)副矿长和矿长的李小谷等人说。

他们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的大舍煤矿不过是两三个小平洞,没有机械设备,全靠肩挑手抬。

那时候连双靴子都买不起,光着脚去挑煤,一挑就是50公斤以上。煤矿招工就像抓壮丁

1982年和1986年,矿工们用原来三个小斜井和三个平洞煤矿的收入,购买了矿车、轨道及采煤设备等,分别在小阿舍和大舍办事处建两个大斜井,成为金山煤矿和大舍煤矿的前身。

两个斜井共计投资70万元左右,均是当时在矿上上班工人的未分配收入。李小谷等人说,两矿创建时期,政府除了在小阿舍顾家坟修建一座桥,投资了8万元,并没有给予财政支持。

村民们认为,改制违背了谁投资,谁拥有产权原则(据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2008年出台的《关于国有资产产权纠纷调处工作有关政策的通知》),侵害了老矿工们的权益。

师宗县发改局办公室主任朱某1115日对本报记者说,包括大舍、金山等四大煤矿在内的改制,早在2006年曲靖市政府与昆钢签订水泥项目合作协议时,就已经约定。

2006年,昆钢开始在师宗县投资水泥生产项目,后又投资焦化项目等,作为引进昆钢的条件,师宗县将大舍、金山等煤矿四大矿,大约作价二三亿元配置给昆钢。

今年5月,师宗县雄壁镇政府曾对村民承诺,煤矿占用土地遗留问题,依据方案直补到群众。但补偿尚未到位,关于老矿工的补偿问题,政府部门尚未做出回应。

 


本文已经发表在2011年11月21日《经济观察报》“社会”版


网络地址:http://www.eeo.com.cn/2011/1119/216108.s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