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国最有权势的宏观调控部门,发改委向来很给国资委面子,任由后者的亲儿子或干儿子们靠垄断挣大钱。怎么着都姓国,得给面子,结果老百姓流行了这样一个印象:发改委的主要职能有二:一是涨价,而是为涨价辩护。

反垄断法》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三年来由于发挥作用有限,几乎被人淡忘。:偌大的中国市场,竟找不出几个垄断的案例来。  究其原因,垄断行为通常分为市场垄断、自然垄断和行政垄断。《反垄断法》所能约束的,只是市场垄断部分。 众所周知,在中国如果不嫁接行政资源,能在市场上形成垄断门都没有。因此中国市场上的垄断巨人往往都有一个别名——既得利益集团,披着国字号外衣,备受政策护佑,占尽资金资源优势,破坏市场公平交易法则,不向国家足额上缴红利,却无人能制约,在这个背景下,《反垄断法》混成聋子的耳朵也属实至名归。 但毕竟权力护佑下的垄断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抑制了市场经济的发展,严重威胁到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大局。 发改委此举堪称顺应潮流和民心之举。积极的连锁反应已经呈现:一是为电信和联通辩护的专家看到长期护佑自己的行政力量变得不靠谱以后,纷纷变成了《反垄断法》得信徒,这无形中会推动中国依法反垄断的步伐;再结合《人民邮电报》驳斥央视报道文章的开头:“我好想哭啊,我只能装一家的有线电视、用一家的电、使一家的煤气、以别人商量好的价格加两家的油,价格一天天飞涨的时候,没有人说垄断;当有一种业务几家运营商比着提速、比着降价的时候,却有人说,你垄断了!”抛开情绪的因素,俺欣喜地发现:垄断利益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当自身利益受损以后,便开始扮演举报人的角色——透过这篇文章,《人民邮电报》至少举报了广电部门、国家电网、两桶油等垄断大户

     但发改委最近一反常态做了一件对广大公众相当有利的事。

     11月9日12时,央视《新闻30分》节目曝出国家发改委正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进行反垄断调查的报道,旋即引起广泛关注。

    报道称两家企业在互联网介入市场上占有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利用市场支配地位,给竞争对手开出高价,而没有竞争关系的企业,价格就要优惠一些。所以,两家公司违法了《反垄断法》。

    随后,工信部下属媒体《人民邮电报》在头版发表长文对央视予以驳斥,其措辞之恳切猛烈使人有些怀疑该报已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控股。随后,体制内多位电信专家也对发改委此举展开声讨。但随后CCTV携手发改委予以了有力回击。

     由于过去战斗均在消费者与强势企业之间展开,此番博弈显得异乎寻常。

      只要调查持续,消费者会成为最大收益者。据有关部门初步估算,如果市场上形成有效竞争,未来5年可以促使上网价格下降27%—38%,至少为消费者节约上网费用100亿至150亿元。

反垄断法》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三年来由于发挥作用有限,几乎被人淡忘。这是一个奇迹:偌大的中国市场,竟找不出几个垄断的案例来。  究其原因,垄断行为通常分为市场垄断、自然垄断和行政垄断。《反垄断法》所能约束的,只是市场垄断部分。 众所周知,在中国如果不嫁接行政资源,能在市场上形成垄断门都没有。因此中国市场上的垄断巨人往往都有一个别名——既得利益集团,披着国字号外衣,备受政策护佑,占尽资金资源优势,破坏市场公平交易法则,不向国家足额上缴红利,却无人能制约,在这个背景下,《反垄断法》混成聋子的耳朵也属实至名归。 但毕竟权力护佑下的垄断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抑制了市场经济的发展,严重威胁到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大局。 发改委此举堪称顺应潮流和民心之举。积极的连锁反应已经呈现:一是为电信和联通辩护的专家看到长期护佑自己的行政力量变得不靠谱以后,纷纷变成了《反垄断法》得信徒,这无形中会推动中国依法反垄断的步伐;再结合《人民邮电报》驳斥央视报道文章的开头:“我好想哭啊,我只能装一家的有线电视、用一家的电、使一家的煤气、以别人商量好的价格加两家的油,价格一天天飞涨的时候,没有人说垄断;当有一种业务几家运营商比着提速、比着降价的时候,却有人说,你垄断了!”抛开情绪的因素,俺欣喜地发现:垄断利益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当自身利益受损以后,便开始扮演举报人的角色——透过这篇文章,《人民邮电报》至少举报了广电部门、国家电网、两桶油等垄断大户

    悲催的现实是:据世界银行2007年发布的报告:目前发达国家互联网使用价格不到其收入水平的1%,而中国的比重超过10%。按月均每100Kb/s带宽的费用计算,中国的上网费居然是韩国的135倍。

    此次反垄断的阻力其实超乎想象。比如《反垄断法》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三年来由于发挥作用有限,几乎被人淡忘。这是一个奇迹:偌大的中国市场,竟找不出几个垄断的案例来。 

    究其原因,垄断行为通常分为市场垄断、自然垄断和行政垄断。《反垄断法》所能约束的,只是市场垄断部分。

    众所周知,在中国如果不嫁接行政资源,能在市场上形成垄断门都没有。因此中国市场上的垄断巨人往往都有一个别名——既得利益集团,披着国字号外衣,备受政策护佑,占尽资金资源优势,破坏市场公平交易法则,不向国家足额上缴红利,却无人能制约,在这个背景下,《反垄断法》混成聋子的耳朵也属实至名归。

    但毕竟权力护佑下的垄断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抑制了市场经济的发展,严重威胁到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大局。

    发改委此举堪称顺应潮流和民心之举。积极的连锁反应已经呈现:一是为电信和联通辩护的专家看到长期护佑自己的行政力量变得不靠谱以后,纷纷变成了《反垄断法》得信徒,这无形中会推动中国依法反垄断的步伐;再结合《人民邮电报》驳斥央视报道文章的开头:“我好想哭啊,我只能装一家的有线电视、用一家的电、使一家的煤气、以别人商量好的价格加两家的油,价格一天天飞涨的时候,没有人说垄断;当有一种业务几家运营商比着提速、比着降价的时候,却有人说,你垄断了!”抛开情绪的因素,俺欣喜地发现:垄断利益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当自身利益受损以后,便开始扮演举报人的角色——透过这篇文章,《人民邮电报》至少举报了广电部门、国家电网、两桶油等垄断大户。

作为中国最有权势的宏观调控部门,发改委向来很给国资委面子,任由后者的亲儿子或干儿子们靠垄断挣大钱。怎么着都姓国,得给面子,结果老百姓流行了这样一个印象:发改委的主要职能有二:一是涨价,而是为涨价辩护。 但发改委最近一反常态做了一件对广大公众相当有利的事。 11月9日12时,央视《新闻30分》节目曝出国家发改委正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进行反垄断调查的报道,旋即引起广泛关注。 报道称两家企业在互联网介入市场上占有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利用市场支配地位,给竞争对手开出高价,而没有竞争关系的企业,价格就要优惠一些。所以,两家公司违法了《反垄断法》。 随后,工信部下属媒体《人民邮电报》在头版发表长文对央视予以驳斥,其措辞之恳切猛烈使人有些怀疑该报已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控股。随后,体制内多位电信专家也对发改委此举展开声讨。但随后CCTV携手发改委予以了有力回击。 由于过去战斗均在消费者与强势企业之间展开,此番博弈显得异乎寻常。 只要调查持续,消费者会成为最大收益者。据有关部门初步估算,如果市场上形成有效竞争,未来5年可以促使上网价格下降27%—38%,至少为消费者节约上网费用100亿至150亿元。 悲催的现实是:据世界银行2007年发布的报告:目前发达国家互联网使用价格不到其收入水平的1%,而中国的比重超过10%。按月均每100Kbs带宽的费用计算,中国的上网费居然是韩国的135倍。 此次反垄断的阻力其实超乎想象。比如《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哀怨首先与是否垄断无关,而是提醒发改委:俺们还有铁通、广电的竞争,哪些独孤求败的更黑的公司咋不先调查?这意见有一定合理性,需引起发改委高度重视。

     尽管发改委得到了舆论肯定和公众期许,但要想将发垄断推行到底却不容乐观。除了哪些公司深不可测的背景,还有就是在整个管理体制包括反垄断体制都是行政化的背景下,发改委扛起的法治大旗会不会因为某个批示而中途夭折?

    最新的消息是:在电信发垄断受阻后,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开出巨额罚单,对山东两家控制复方利血平原料的小型药企砸下重拳,共开出700万罚单此案被媒体称为首起垄断重罚案。

。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哀怨首先与是否垄断无关,而是提醒发改委:俺们还有铁通、广电的竞争,哪些独孤求败的更黑的公司咋不先调查?这意见有一定合理性,需引起发改委高度重视。 尽管发改委得到了舆论肯定和公众期许,但要想将发垄断推行到底却不容乐观。除了哪些公司深不可测的背景,还有就是在整个管理体制包括反垄断体制都是行政化的背景下,发改委扛起的法治大旗会不会因为某个批示而中途夭折? 最新的消息是:在电信发垄断受阻后,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开出巨额罚单,对山东两家控制复方利血平原料的小型药企砸下重拳,共开出700万罚单此案被媒体称为首起垄断重罚案。 俺很担心:再办几个不痛不痒的非法企业,有关部门会不会据此宣布反垄断取得了显著成果,公平竞争的市场竞争格局已经形成? 类似的事多了,不免让人乱想。 ,挺住。

   俺很担心:再办几个不痛不痒的非法企业,有关部门会不会据此宣布反垄断取得了显著成果,公平竞争的市场竞争格局已经形成?

  类似的事多了,不免让人乱想。

   发改委,挺住。

作为中国最有权势的宏观调控部门,发改委向来很给国资委面子,任由后者的亲儿子或干儿子们靠垄断挣大钱。怎么着都姓国,得给面子,结果老百姓流行了这样一个印象:发改委的主要职能有二:一是涨价,而是为涨价辩护。 但发改委最近一反常态做了一件对广大公众相当有利的事。 11月9日12时,央视《新闻30分》节目曝出国家发改委正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进行反垄断调查的报道,旋即引起广泛关注。 报道称两家企业在互联网介入市场上占有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利用市场支配地位,给竞争对手开出高价,而没有竞争关系的企业,价格就要优惠一些。所以,两家公司违法了《反垄断法》。 随后,工信部下属媒体《人民邮电报》在头版发表长文对央视予以驳斥,其措辞之恳切猛烈使人有些怀疑该报已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控股。随后,体制内多位电信专家也对发改委此举展开声讨。但随后CCTV携手发改委予以了有力回击。 由于过去战斗均在消费者与强势企业之间展开,此番博弈显得异乎寻常。 只要调查持续,消费者会成为最大收益者。据有关部门初步估算,如果市场上形成有效竞争,未来5年可以促使上网价格下降27%—38%,至少为消费者节约上网费用100亿至150亿元。 悲催的现实是:据世界银行2007年发布的报告:目前发达国家互联网使用价格不到其收入水平的1%,而中国的比重超过10%。按月均每100Kbs带宽的费用计算,中国的上网费居然是韩国的135倍。 此次反垄断的阻力其实超乎想象。比如《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