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 | 校车惨剧缘于民主缺失!

2011年11月19日 09:22:00

  最近事情都凑到一块了,《民主不是说着玩的》正式出版上市,我却不在北京,先是去参加重庆市的“全国名博行”,今天又从重庆转赴云南参加“全国知名期刊昆明行”。
   如果再加上月初的广西南宁行、湖北武汉行,这个月有20天在外面了。自从离开采访一线后,如此密集、长时间的出差在外,多年未见了。
   出差很忙很累,随身带的《普罗旺斯的一年》除了在去重庆的飞机上“享受”了70页的阅读外,之后再无时间翻看了。但是那句古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实在讲得不错。今天从重庆飞昆明途中,我就有了一个大的收获。当飞机降落春城时,首先是大片大片的绿色让我疲惫的双眼获得营养,而后看到那如火柴盒般的楼房、汽车、以及像蚂蚁一样的行人,我突然想通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权力会傲慢?
   当你坐在飞机上,尤其是头等舱里,看着地面上那些渺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各种物件时,大概会产生天下不过尔尔的虚幻感。高高在上的权力,看待草芥般的如蚁民众,可不就会产生同样的虚幻,进而生成那种叫“傲慢”的感觉来么?
   权力本身,天生傲慢,正如人天生贪婪一样,古今中外,无论何种体制下,大体如此。区别只是在于在某些国家,发展出了有效束缚权力的制度,而在另外一些国家,则至今未能很好的约束权力。
   人类发展到今天,目前看来,民主制度是最能够约束权力的,使其不敢过分傲慢,否则就会付出失去权力的代价。
   对此,西方国家的民众基本达成共识。但在中国依然有异议,那些不愿手中权力受限制的官员不提也罢,不少老百姓对民主制也保持怀疑甚至反对,这就令人有些不可思议了。
   他们难道看不明白,自己父辈当年在反右、文革中遭受的打击迫害,自己正当上访却被关进看守所甚至送到精神病院,都是因为权力不受制约、肆意妄为的缘故么?
   这且不算,更要命的是他们的孩子也逃不脱傲慢权力的戕害。且不说以前那些因为政府职能部门监管不力导致的食品、奶品质量问题,近日发生在甘肃庆阳市正宁县榆子镇小博士幼儿园的校车交通事故,造成人员重大伤亡。
   据甘肃方面11月17日的通报称:因伤势严重救治无效死亡15人(幼儿教师1人、幼儿14人),死亡累计人数达到20人。44名受伤幼儿中,因伤势较重和家长要求,22名受伤幼儿由县上派遣医护人员和救护车辆护送转院治疗,其中17名转入庆阳市人民医院治疗,5人转入咸阳中铁27局医院治疗,其余22名幼儿在县医院和县中医院接受治疗(其中1名幼儿腹腔出血手术后伤势较重)。
   以上是多么令人震惊的数字,在这数字背后将有多少颗破碎的父母心,多少个从此失去欢笑的家庭?!
   而这一切的发生,即是源于权力的傲慢、随之的失控,包括不该作为时瞎作为,以及该作为时不作为。这个结论可能有些跳跃性,可能会让人看不太明白,且让我来慢慢讲清这其中的道理。
   该桩惨剧的发生,主要是因为校车超载,限定9人的车子装进去64人,简直不可想象的拥挤,也是完全可以想见的危险,迟早要翻车的!这个但凡正常人都能看出来的危险,却无人上前阻止!
   我们要问为什么?农民父母无力给孩子提供更便捷更安全的交通工具,民办幼儿园想赚钱压缩成本,这些都是现实,令人心酸、无奈和愤怒的现实,单靠个人力量改变不了的现实!
   可是,政府、也只有政府有能力有责任改变这个现实,然而政府选择了不作为!甘肃庆阳市教育局局长卢化栋的辩解是,此次校车事故前三天,庆阳市教育局、正宁县教育局在检查中发现,该幼儿园存在校车超载情况,曾勒令幼儿园进行整改。幼儿园却一意孤行,仍超载运送幼儿。
   幼儿园一意孤行,你教育部门就任之由之?!无论是该幼儿园背后有靠山,还是教育部门不作为,还是幼儿园和教育部门中的某些人有勾结。每一点,都指向权力,不受监督和制约的权力,要为那些死去的孩子们负全责!
   再往大处说,如果不那么紧缩教育经费,使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幼儿园,孩子们不必长途跋涉到镇上幼儿园就读,那这桩大悲剧庶几可以避免。
   是做不到这一点还是不愿意去做呢? 卢化栋接着辩解说,庆阳作为革命老区和贫困地区,财政有限,近年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大部分教育投入集中在义务教育阶段,今年以前,对学前教育和高中阶段投入仍不足。
   且慢,这套老话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卢局长,别再忽悠人了!革命老区,财力有限,估计的确是事实,但你这有限的财力又是如何分配的呢?这分配又经过了怎样的一个过程?你让老百姓参与进来了吗?你敢晒晒分配账单么?
   我知道,在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学校的设置绝对可以基本满足孩子们的求学需要,校车也绝对不允许超载且质量可靠。为什么如此?不就是因为在民主制下,权力必须低下头来倾听民意么?不就是因为在民主制下,人民最大么?
   我想,即便在中国最穷的农村地区,倘若老百姓能够决定财政收入的分配,那么满足孩子的上学需要一定会超过医疗、社保排在最前面。望子成龙是中国老百姓几千年来的传统观念啊!
   然而,在甘肃庆阳这样的地方,老百姓不但决定不了孩子的受教育地点,而且只能眼睁睁看着孩子挤进严重超载的车子,明知道危险极大却无力阻止。而另一方面,无论在财力雄厚或者有限的地方政府,每年都发生着数字惊人的“三公开支”!
   看到这里,还有人说民主与我无关,还反对民主么?一个不民主的社会里,不仅你的上一代,你自己这一代,而且你的后代,都将可能因为权力的傲慢,肆意妄为或不作为,而遭到伤害。
   ,真的一点都不高深,一点都不虚幻,它实实在在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它极普通,就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有了它,你的发言有人倾听,你的报怨有人在意,你也就有了最起码的被尊重;有了它,你的孩子不会遭受毒奶粉的侵害,不会去挤乘危险重重的校车,你的孩子最起码的生命权也就得到了保障!
   而且,往往是,有了民主,除了这些最起码的东西外,你还将获得更多!你还反对民主么?
   当然,如果你继续反对,那也是你的自由和权利,我除了摇头并为你的后代担忧外,没有办法阻止你的反对。
   
   
   
   
   
   
   
   
   
   
   
   
   
   
   
   
   
   
   
   
   
   
   
   
 
 
 
 
 

上一篇: 民主不是说着玩的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1)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18日, 8:3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