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 | 民主不是说着玩的

2011年11月16日 08:24:04

  本人新书《民主不是说着玩的》终于面世了,在当当网、卓越网以及新华书店均有上架,敬请大家批评指正。 
                  民主的勇气
   ——读章文先生新书《民主不是说着玩的》有感
   文/邓聿文
   章文先生的新书《民主不是说着玩的》终于面世了,这实在是一件不容易、因此也是特别值得祝贺的事情。他自己介绍说“这是中国过去6年的个人观察史。主题异常清晰:倡导民主和法治。并且是以一个‘坚定、理性和高效’的反对派(而非反动派)的身份,出于对这个国家、民族和人民的热爱,写下的赤诚建言。”——无须我再多饶舌,这已经道出了本书的价值和章文先生传教士般的个人形象。
   

章文先生的博客闻名国内外,国内粉丝无数,国际上像《经济学人》、《纽约客》、《卫报》等知名媒体或者采访过他或者引用过他的博客观点。2009年度,因为博客的巨大影响力和对中国民主事业的贡献,他被评为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与江平、、茅于轼等前辈并列一起。

在中国大陆,信奉民主的人士不在少数,鼓吹民主的人士也很多,但像章文先生这样数年持之以恒、一以贯之的鼓吹者,则不多见。若论言辞的大胆和“出格”——这个词只有在中国的语境下才能明白——则少之又少。我曾看过章文先生的一些民主博文,对于习惯自我审查的编辑甚至作者来说,不免会嘀咕:怎么这样的文字也出得来,当然可能会补上一句,幸好是博客。但现在,它们居然要结集出版了,这首先不能不让人感到惊讶,有时空错乱的感觉:这是在言论受到管制的中国吗?当然,或许这仅是一孤例,什么也说明不了,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此书能原汁原味的出版,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国的出版和言论自由,并非像多数人想像的那么绝望,这就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民主之于中国,用当下一个时髦的词来说,确实是一件相当“纠结”的事情。“纠结”既在于民主的观念,更在于建构或者实践民主的路径。至少从晚清新政算起,中国人为民主整整奋斗了一个世纪,时间不可谓不长,但至今取得的成效不大,社会还在为要不要民主,应该实行怎样的民主而争论,而纠缠:一方以中国独特论抵制民主,认为民主不适合中国;一方以民主普适论做盾牌,主张中国不能自外于世。章文先生当然属于后者,多年来,他就像个传教士般,不遗余力地用博客鼓吹民主,向大众普及和灌输关于民主的基本常识。

关于中国应否实行民主的问题,我认为可从马克思的教义、中国革命和共产党的历史以及现实中国需要解决的问题三个方面来回答。当今中国是由共产党主政,中共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所以要谈民主就不能回避这一点。人们印象中的马克思主义是信奉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反对中国民主者也多半在思想基础上以此为信条。但是,这其实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真正的本来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一点也不反对民主和自由,尽管它主张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但不过认为这是无产阶级在一定历史阶段建立和巩固政权之需,是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过渡的革命时期所需要的一种国家形式,这种过渡完成后,无产阶级就要有用新的民主形式来建设国家。而当今中国,就符合马克思所说的,当了该实行民主的社会阶段。

从中国革命和共产党的历史来看,更不应否认民主。中共刚纪念了辛亥革命百年,胡总在讲话中再次强调中共是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辛亥革命精神和历史遗产的继承者。孙中山和辛亥革命留给中国的历史遗产是什么?三民主义和宪政思想。中共既然是这份遗产的合法继承人,自然也不能回避、不可回避其中的民主、自由和宪政,否则,就无资格来承继这份遗产。事实上,中共革命的历史,也是以民主为旗号的,当年中共扛起民主大旗,吸引无数有为青年和知识分子奔赴解放区,并最终依靠他们将独裁的国民党赶出大陆。毛泽东在回答民主人士黄炎培如何避免历史兴衰律时明确而响亮地以“”二字作答之事,至今依然回响在历史的记忆里。因此,若仅把民主作为革命的手段,从“用”上来理解和使用,而不是作为革命的目的,不是作为“体”来追求,中国革命尤其是中共革命的历史合法性就会被颠覆。
   

  再从中国改革看,也是对民主与自由精神的践行,是一个民主和自由精神的逐步释放过程。改革开放主要是实行了包括思想解放、利益解放和权利解放三个层次在内的“人的解放”。这其实就是一个民主化过程,由此化解了改革初期的社会危机。而今天中国的许多问题,如无论是处理经济的再平衡,还是缩小收入和贫富差距;无论是与腐败做斗争,还是重建中国的价值体系等;离开民主,不尊重民众的基本权利和意愿,没有民众的积极参与和表达,以上的愿景均无法想象能够成功。因为只有民主,才能为容纳和协调各种社会差异以及以正义的方式调解价值冲突,提供制度基础和途径。
   以上简短分析表明,民主从来就是社会主义的应有之义,对此不应回避、忌讳。回避、忌讳就是中国对发展民主不自信,而一个不自信的社会是不会实现民主的。当然,基于中国自己的国情、历史和文化传统,我们也不能在发展民主上有冒进心态,不能将西式民主简单地移植到中国。对此,本书也有强调。
   中国需要稳定的民主,稳定的意思是中国在自己发展民主的基础上,吸取西方民主的经验与教训,稳妥推进民主和自由。但不管民主的具体路径和形式如何,社会上下都要有勇气面对中国的民主问题,特别是,在达成和实现民主的过程中,执政者要有容忍异见的勇气,要包容不同的声音和主张。和解共生,这也是章文先生著作中大力倡导的,于当下的中国有特别的意义。
   总之,如章文先生所言,民主不是说着玩的,不能光挂在嘴边而不付诸行动。民主在中国固然不能期望其速成,但也要一步一步去推进。革命与改良赛跑的教训,大陆当局仍需记取。

上一篇: 请放过卡扎菲的尸体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85)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15日, 8:3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