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世界经济还必须依靠美国

(2011-11-18)

早报导读

● 薛涌

  如今美国经济一蹶不振,欧洲更是危机重重。中国的房市摇摇欲坠,也许正酝酿着下一个梦魇。在这全球的困途中,唯有美国有能力拯救世界经济。问题是,恶性的党争,使美国丧失了使用这种能力的意愿。

  为什么说美国有这个能力?看看不久前意大利的国债危机就知道:意大利政府的借贷利率,突破了7.4%。相比之下,美国十年国债的利率在2%以下。换句话说,支付同样数额的利息,美国能拿到大约3.8倍多的贷款。美国借得起钱!那么,借来的钱怎样花才可能变成有效的投资呢?那就是基础设施建设。美国基础设施需求的投入,足以形成对经济足够的刺激,最终把世界拖出这一“大衰退”。

美国基础设施亟待更新

  美国上一次为基础设施而大兴土木,还是在五十年代在艾森豪威尔总统任内。当今高速公路体系,就是那个时代的遗产。1950年美国人口仅1.5亿多,到七十年代才达到两亿。但基础设施建设则在这最繁荣的半个世纪处于停工状态。早在1990年代,克林顿政府的第一任劳工部长里奇(Robert Reich)就指出,自七十年代以来,美国基本上没有修建过任何重要的基础设施。如今美国人口已经超过三亿,又是发达国家中人口增长最快的,预计在2030年代末将达到4亿人口。屈指算来还有不到30年的时间。难道4亿人仍然可以继续使用为不足2亿人所兴建的基础设施吗?

  这也难怪,美国的基础设施已经到了力不可支的地步。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占GDP的9%,美国则仅为3%。几十年来在基建更新及扩建方面的偷工减料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恶果。今年初夏美国都市土地协会(Urban Land Institute)与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提供的一项研究报告揭示,仅修复现有的基础设施,就需要2万亿美元。更不用说为了4亿人口规模而扩充基建。况且,把2亿多人的基础设施扩张到4亿人所需的规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现在不动手就会晚了。

  以交通而论,美国最具权威性的德州交通研究所(Texas Transportation Institute,简称TTI)对2000年美国75个大城市的研究表明,这些城市因为交通堵塞浪费的时间高达37亿个小时,浪费的汽油高达57亿加仑,所导致的生产力降低相当于GDP下降0.7%,约等于675亿美元。

  交通专家比萨尔斯基(Alan Pisarski)曾无可奈何地说:“美国的交通问题几乎无药可治。唯一的解决办法,大概就是让失业率达到10%”。可惜,到了2010年,当失业率超过9%时,交通拥堵反而比2000年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首都华盛顿是名副其实的“首堵”,2000年平均每位司机的拥堵时间是73小时,10年后升至74小时,芝加哥则从55小时上升到71小时,纽约从35小时上升到54小时…… TTI估计,2010年美国的拥堵,每年浪费1010亿美元,相当于每个通勤者713美元。若住在大城市,每个通勤者要浪费1000美元以上。还必须指出,这些数据比2005年经济高峰时已经低了不少。经济恢复后会强烈反弹。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夏季发表的报告则称,公路设施的破败,每年对美国汽车运行造成的额外损耗高达970亿美元,拥堵损耗320亿美元,合计1290亿美元。如果再没有行动,未来十年内美国企业的交通运输费用要再增加4300亿美元。

  交通仅是冰山的一角。以供水系统为例。美国供水系统管道破裂的大事故每天达到700起,漏掉的水每日达70亿加仑。乃至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给供水系统打了“D-”的低分。主要原因是目前的供水系统都是战后不久修建的。在为10万以上的人口规模供水的管道中,有30%的使用年龄到达40-80年。修复现有的供水系统,价格估计要在3350亿美元。如果着眼于四亿人口的规模扩张供水系统,费用就更要飞涨了。

此时搞基建最划算且能刺激经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