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行为失范源于扭曲的角色认知



继中国伦理学会慈孝委员会“百万小孝子工程”横空出世之后,国务院公务员局发布《公务员职业道德培训大纲》,宣布“十二五”期间,全体公务员将接受不少于
6学时的职业道德培训。这个《大纲》的出炉,透出对公务员行为失范的焦虑。但“培训”二字用在道德上——依据不同职业特性和要求形成的职业道德也不例外——,背后的思路是道德问题可以通过速成班来解决,这跟用搞工程、定指标的思路批量生产孝子一样令人啼笑皆非。


然而,人所诟病的公务员队伍中存在的行为失范,远非职业道德能涵盖。其中,暴露最频繁也最惹众怒的,是相当部分公务员对自我角色的扭曲认知——公务员中源源不断爆出睥睨大众、口吐牛言、飞扬跋扈,都是角色扭曲的显现。


图1:涪陵“秘书”违章停车拒不挪车口出狂言:“你还是没认到我是哪个!我是区政府秘书,曾经还是秘书长!”有网友11月2日发帖称,在涪陵遇到一个违章停车的牛人,该男子身上戴着党徽,更是不听交巡警劝告,拒不挪车,与现场群众对骂,声称自己曾是秘书长。与图中秘书类似的行径和狂言不胜枚举,这位不过冰山一角。

   

角色扭曲认知不过是权力在来源、运作、考核评判标准等一揽子问题上的折射。而公务员享有越来越多特权,则既是制约缺失情况下权力自肥表现,同时也加剧这个群体扭曲的角色认知。其中,一定级别官员和某些部门的特供,直接挑战社会公正的底线。这样性质的问题,根本不是职业道德范围内能解决的。


除角色认知问题,权钱、权色交易,买官卖官,公款嫖赌,包养情妇、面首,猥亵女下属、砸场撒野之类腐败、流氓行径,在公务员队伍中也并非个别。如果无德伪装有德,这是虚伪,却也可看成无德向有德致敬,至少表明还知道有善恶判断标准存在,还不敢公然蔑视道德。但如今频繁出现的上述现象,属于连装都懒得装、甚至根本不屑言及道德。这种无底线现状,职业道德根本无能为力。



    图2,今年五月的一次酒席上,江西省瑞金市旅游局主持工作的副局长钟胜桢口出狂言:瑞金市正科级以上的干部谁敢承认自己带伙计(当地土话,带伙计指包养情妇)?我就敢承认,你们敢吗?据调查,两年前钟胜桢因为虚开土地证明、接受金钱和性混乱被免职。——图文来源于微博


培训,承载不起解决公务员队伍失范的任务。技能可以通过培训获得,但道德不行,不论私德、公德还是职业道德,都不是培训出来的。更重要的是,如上所述,公务员队伍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端正角色认知,这需要在根本处着眼和下功夫。至于存在于这个队伍中部分人的无底线行径,跟社会上其他行业一样,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职业规范当然必不可少。事实上,人事部
2002年就颁布了《国家公务员行为规范》,虽说跟欧美日韩等国相比,务虚成分重,可操作的规范少,且有悖公务员规范应有的政治中立性,但其中一些内容还是很明确的,如:“忠于职守,爱岗敬业……做人民公仆”、“依法行政……按照规定的职责权限和工作程序履行职责、执行公务,依法办事,严格执法,公正执法,文明执法,不滥用权力,不以权代法”。这些都具有不容误读的确定性。既然已经颁布有国家公务员行为规范,不同部门便可根据不同的职能要求制定出更细化、更具操作性的规范,公务员入行就约法三章,以公务员普遍具有的学历,自行理解这个职业须遵守的规范,不该有障碍,无须再耗时耗财耗人力搞培训。说穿了,确立规范,严格监督考评机制,接受公众监督,建立公正透明、随时可以启动的问责程序,才是正途。违反公务员行为规范的,该行政处罚的作行政处罚,该开除的开除,触犯刑律的由司法处理。我国每年百万“考公”大军,有的是人才可供更新。该处理而不处理,别告诉人们因为“干部是国家宝贵财富”。一个国家,工人、农民、科学研究、技术工程人员、教师,各行各业,跟公务员一样,没有一行可以缺少。每个行业尽职尽责的人,都是国家宝贵财富!如果说公务员角色认知问题从根上着手尚有待时日,但去除这种暗含职业等级意味而视公务员为特殊阶层,将其与其他公民划分开而视其为内部人、助长其优越感的观念和做法,有利于端正公务员的角色认知。


《培训大纲》把“中国古代官德”列为培训内容之一,也值得注意。作为参考,并无不当,如果寄望于古代官德,将其当成解决公务员失范的灵丹妙药,未免荒唐,未免把古代吏治和官风浪漫化。既暴露出对专制皇权的吏治本质和那个时代官风中腐朽一面的无知,也回避了现今官德不张的根本原因。古代官员服务于皇权政治,领的皇家俸禄,现代的公务员无论角色身份还是由此引出的规范,都跟古代官员有根本区别,不可不察。

2011114日星期五

 载今日南方都市报,刊出时有删节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