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 祝华新:能否把网上力量移植、引导到现实社会制度化的有序参与

    http://game.people.com.cn/GB/48647/230733/230734/16064367.html

祝华新:能否把网上力量移植、引导到现实社会制度化的有序参与

2011102910:55    来源:人民网-游戏频道    

 

第九届中国国际网络文化博览会的重头戏——主论坛,于1029日在京举行,本次论坛由人民网游戏频道独家承办,主题聚焦“移动互联时代的网络文化发展”。论坛上文化部有关领导解读相关政策,业界知名学者高钢、陈洪以及中国电信、网易盛大网络、搜狐畅游、完美世界、蓝港在线、网龙、九合天下等企业代表也将齐聚高峰论坛,共同探讨移动互联网时代行业发展的新方向和文化传播的新趋势。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先生出席第九届中国国际网络文化博览会高峰论坛,并发表重要演讲。

  以下为全文实录:

  我是研究网络舆论的,我们注意到以无线移动终端为载体的网络舆论已经成为了网民发声的重要通道。借助无线终端我们的网民和手机用户已经进入到全民直播时代,我们的政府和社会各界要准备迎接相当一部分来自移动终端的网络舆论的挑战。

  一、我们看今年以来借助移动终端网上的舆情。首先是“随手拍”系列活动,这是今年春节期间在火车站广场乞讨的小孩,他妈妈认为是自己的孩子,姓杨,可惜稍纵即逝,至今这个小孩下落不明。但是触动了中国社科院于教授的人文关怀,他发起的“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活动,这个微博帐户已经有21万粉丝。今年的随手拍活动在政府和民间声气相求、密切呼应下帮助了很多被拐卖的儿童。网上的微博打拐,有官方公安部打拐办城市群,它的粉丝已经达到86万,和民间的一些微博,还有众多公安微博一起谱写了网上爱的传奇。随手拍活动很快向其他地方蔓延,随手拍解救大龄女青年和男青年,今天借助互联网,特别是移动通讯来帮助解决社会问题,促进社会联系一种新的推手,比如说随手拍解决大龄青年有七万粉丝,是欢迎美女控、时尚界、媒体关注、建议:可自拍、被别人随手拍、并登陆以下地址投稿求解救:http://www.TuiLove.com。当然这里带来了一些问题,这涉及到侵犯个人隐私的问题。随手拍也向政治领域蔓延,随手拍地方政府大楼,在今天GDP高速增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我们的人均GDP并不高,我们的社会不公非常严重,政府大楼的豪华、奢侈严重的刺伤了很多草根网友的眼球,这个活动很快中途夭折了。

  二、突发事件显著与移动终端现场直击,相当于央视的很多报告,在今年很多事件大显身手。上海地铁追尾,第一次有很多现场乘客在网上播报情况,上海官方微博的反应也非常敏锐,151分发生地铁追尾,214分上海地铁官方微博就已经通报发生了设备故障,现列车限速运行,217分、220分、240分都一再在微博上向公众通报事故情况,事故后217分,相隔了26分,上海官方微博立即向乘客公众通报了情况,公布了封站措施。温州动车也是这样的,我们观察借助手机微博直播往往比传统媒体提前一小时,武汉大学沈教授提出“微博一小时优势”,(图)这是撞车前几分钟,当地的网友说狂风暴雨后的动车这是怎么了?爬得比蜗牛还慢,可别出啥事儿啊。本来是默默无闻的草根网友,由于这条微博,这是动车事故的第一条微博,第二天早上他醒来发现自己的微博粉丝大涨。而在现场的乘客发出的第一条微博是837分发生撞车,901分发出第一条:童鞋们快快救我吧,我所乘坐的D315次动车出轨,被困在近温州南的半路上。夜里1122分他向网友报平安,我已经安全撤离事故地,到达安全地,谢谢大家的关心。一路上让我感动得是旅客自发组成的志愿者排长龙送我们下山,生气的是居然没有看到一个工作人员,但在镇上看到上百辆救护车我原谅了他们,我想这次可能真是出大事了。动车发生地浙江,除了积极组织救援,还在网上和网友进行了良性沟通,比如在撞车当前晚上最权威的信息来源于浙江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的微博,他连续36条微博,一直发到夜里两点,其他的浙江省副省长郑继伟、浙江省卫生厅、温州市公安局都在网上通报了大量的救援和伤病员情况。

  借助于移动终端,包括有限的电脑,互联网正在启动社会动员作用,有的社会学家甚至认为,依托于互联网,依托于互联终端正在产生虚拟社会的新公民运动。大连PX集体散步,在政府维稳体制高效运行的情况下,在政府眼皮之底下组织了几万人的游行。

  三、“新公民运动”政府高度紧张、高度戒备盯着微博,像人民网这样的SNS社交性网站的组织动员潜力可能都不在微博之下,借助于有线、无线的网络,互联网的舆论压力正在转化为现实的社会管理的压力。今年的淘宝新规,阿里巴巴引起了淘宝中小店主的抗议,大家借助于YY语音组织了几万人的网络骚动,或者是网络暴动。

  “占领华尔街”现在已经蔓延到资本主义其他国家,传播学者认为,FACEBOOKTWITTER这些行为在华尔街起到了全方位的传播和串联,一开始新闻媒体是缄默,更多是对依托于互联网的社会运动,传统媒体并不看重,现场的警察向游行者释放辣椒水,很快在帖子上传播看来,一些电影也很快在FACEBOOK上传播。北大的胡泳说新闻可以不借助传统媒体而闯入公众意识,而美国主流媒体表现得“后知后觉”。所以今天更多是借助于网络社区、借助于有线的和无线的通讯联络。

  四、改变中国的“微力量”。今年走上春晚舞台的《春天里》这个流行歌曲就是大学生和在北京过街地道里演唱的农民工唱的,他们在北京郊区录的视频,光着膀子唱歌的视频在网上被点击五千万次。今天借助于互联网的舆论力量更强,一年前女厕攻防战,微博转发八千条,半年前药家鑫杀人案,帮转发一次微博捐赠一元钱,七天时间微博转发37万,民众现在最大的不满意是官民之间,贫富之间的社会不公,草根民众向上流社会流动的空间渠道堵塞,今天我们理解网络舆论背后的某种集体焦虑。有人给我们戴上仇官仇富的帽子,说我们见不得人家有权有钱,羡慕又嫉妒人家,好在在今天借助互联网政府和民众正在进行良性的沟通。

  我们的公安系统借助互联网,把微博这种自媒体,本来是个人决定发布意见和内容表达的平台,变成了公安机关报,变成了大众媒介,各层级和各警种的公安借助微博和网友的密切互动,极大地改善关系。另一方面很多党政机构和领导干部借助微博,建立了自己的公信力和人气,像文化部市场司庹祖海司长也是这样做的。未来中国社会的稳定取决于官民贫富的良性沟通,寻找社会的最大因素。

  不要把互联网理解成互联网会撕裂社会、扩大社会分歧,互联网上有很多光明和美好的东西,特别是借助手机拍摄的东西让我们很感动。今年大雨期间北京也成了沿海城市,有一位编辑夜里1130分发了一个微博:“2001年北京那场雪,很晚了,我又冷又饿又不认识路,有点绝望无助的在积水潭桥头徘徊。一辆车在身边停下,招呼我上车送我到了家附近。”20116232333,北京的暴雨夜,《母子健康》杂志社主编李暮月在微博发布了自己十年前的经历,不想这条微博得到脖友的热情转发,仅仅3分钟,作词人崔恕就找到了李暮月的“恩人”——@程池music


  今天借助于互联网,借助于移动通讯,网上经常是人声鼎沸,甚至是怨声载道,我们能否把网上的力量移植、引导到现实社会制度化的有序参与。今年出了成都听证达人,胡丽天7年约参与了20场听证会,是因为我们听证会报名的太少了,大家经常在有些无限的互联网上批评政府和社会,为什么放着现成的制度,大家不重视,一方面听证会的设置需要改进,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把网上巨大的舆论能量变成社会的理性、平和的有序参与的能量来促进中国和平的转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10日, 2: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