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用一个全新的、极为开放的网络模型来重新思考、重新建立社会的许多行业和部门。这在人类历史上确实是第一次

http://www.ceocio.com.cn/12/93/648/670/60371.htm

Ushahidi的故事


 

奥瑞·奥科罗(Ory Okolloh)是肯尼亚一位非常著名的律师和博客作者。2007年肯尼亚争议性的选举之后爆发了严重的暴力事件,她不断地从不同的亲朋好友口中听到令人不安的强奸、抢劫和谋杀事件,开始怀疑政府和官方媒体对这些暴力事件的报告极不充分。她在自己的博客Kenyan Pundit上记录了一次由于肯尼亚政府禁止主流媒体报道而引发的暴力冲突后,引起了连锁反应,那些亲眼目睹或者亲身经历过暴力事件的人向她发送了大量的邮件和信息,就这样她开始收集证据。大量的报告很快超出了奥科罗用自己的博客来鉴定和记录它们的能力范围,所以她设想了一种服务平台,并把它命名为“Ushahidi(斯瓦西里语,意为“目击”或者“证明”),这个平台可以自动收集群众的报道(她曾经是手动收集的),并且能在地图上实时显示报道中冲突发生的地点。

在这个网站开始应用的最初的几个小时里,网站就开始收集用户的电话,并利用他们提供的信息把暴乱、处于困境的难民、强奸案和死亡信息绘制在地图上。有意者只消一眼就能看到这个国家的哪些地方正在经历困难,因此它可以用于帮助肯尼亚居民对种族暴力的发生进行预警。这个网站确实比媒体和当地政府用更快的速度和更广的触角收集了更多的证据,不过Ushahidi相比媒体和政府有着很大的不同:奥科罗没有政府津贴、没有官方授权、没有正式的指令机制甚至没有复杂的信息传送协议;Ushahidi仅仅是一个在高效的草根领导下,利用基本的开源技术来帮助有需要的人的松散组织。

肯尼亚选举后,人们通常只能发现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暴力冲突。因为没有社会资源,人们无法确认出事地点,无法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无法知道如何提供援助。人们通常依靠政府或者专业媒体来获得集体暴乱方面的信息,但在2008年初的肯尼亚,鉴于党派狂热和审查机制,专业媒体不会报道这些内容,而政府对此也不愿意报道任何消息。

Ushahidi的开发被用于收集这些可用但分散的信息,将所有个人观察所得的碎片编织成一副全国性的画面。即使公众想了解的信息存在于政府的某些机构,但由于Ushahidi的信息是由市民们提供的点点滴滴经过重现所绘制出来的,因此它们比权威部门的信息更容易获得。这个项目从网页开始起步,然而Ushahidi的开发人员很快便增加了可以用过手机短信来上传信息的功能,此时报道的信息流才真正开始不停地涌入。在Ushahidi启动了数月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做了一次分析。经过对比Ushahidi和主流媒体提供的数据,他们认为Ushahidi在报道暴力冲突的发生、冲突后的抗议以及非死亡暴力事件方面做得更好,并且报道范围也更大,它涵盖了广阔的地理区域,包括农村地区。

在意识到这个网站的潜力后,网站创立者们决定将Ushahidi变成一个平台,任何人都能设立自己的服务并通过短信来收集、定位信息。这个想法使充分利用大量集体信息变得容易,并且从最初的肯尼亚开始向别国传播开去。自从它在2008年首次亮相以来,Ushahidi已经被用于追踪刚果民主共和国内类似的暴力事件,用于监督印度和墨西哥的投票地点及预防投票者作弊,用于报道数个东非国家的重要药品供应量,还曾用于海地和智利地震后搜救伤员。

少数人使用廉价的工具,投入很少时间和金钱,就能在社会中开拓出足够多的集体善意,创造出五年前没人能够想象的资源。Ushahidi的故事教会了我们几个不同的道理:人们想做一些事情来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当他们受到邀请时愿意伸出援手;在尝试新事物时,使用简单灵活的工具可以排除很多困难。然而这个故事教给我们最重要的道理之一是:普通人也可以创造出显著的信息服务,这种服务比传统的官方渠道更为迅速也更具灵活性。

Ushahidi如何成立并发展的故事确实揭示了,一个强有力的新的经济和社会创新模式正在席卷一切:只要人们拥有动力、激情和专业知识,就可以利用新的网络工具更多地参与到使整个世界更繁荣、更公正和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来。奥科罗在危机中创造了Ushahidi,她从未想过要独享或者垄断它。奥科罗知道大多数的肯尼亚人无法接触电脑,她就确保Ushahidi能够通过手机来实现。奥科罗并没有风险投资的支持,她使用开源软件并允许其他人免费使用她的工具来开展新的项目。

对于每一个新的应用,Ushahidi正在不知不觉地授权成千上万的普通个体在各个方面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从民主政策的制定到危机管理再到维护公共卫生。通过这种方式,Ushahidi强调了两种机构的深刻不同:一种是围绕工业时代的思想和等级组织而设立的陷入重重困境并被搁置的机构;一种是在诸如开放、合作以及对于数据和知识产权共享等原则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个全新的完全不同的机构。这种新型的社会生产与合作方式影响了差不多社会上每一个单位——包括政府、教育、卫生保健、科技、金融和国际外交遍布各种部门和行业的革新者利用网络来创造更富有成效、更公正合理的服务,加强公众的信任度和合法性,并揭示新的、可能的应对本地、国家甚至全球的挑战的共同革新措施。

把它们集合在一起,图画就会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我们可以用一个全新的、极为开放的网络模型来重新思考、重新建立社会的许多行业和部门。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充分参与到创造这一崭新未来的过程中,这在人类历史上确实是第一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