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觉照 | 评价赤壁大战的二元化标准

                               评价赤壁大战的二元化标准

   
  习凿齿(?- 约公元383
),字彦威,襄阳(今湖北襄樊)人。东晋史学家、文学家。少年时发愤读书,博学多闻,以能文著称。他曾为东晋大将桓温幕僚,升别驾,后与桓温意见不合,出任荥阳太守,因脚疾,解职归襄阳。以后又曾回朝廷修辑国史,著有《汉晋春秋》。

   
大名鼎鼎的史学家,其只言片语都会成为后世谨遵顺教的经典。习凿齿有一篇歌颂诸葛亮功绩的散文,被收入《诸葛亮集·附录》,叫做《侧周鲁通诸葛论》,主题很明确,在对赤壁大战这一历史事件的分析中,在批判否定周瑜、鲁肃分裂国家的同时,却高度肯定诸葛亮的丰功伟绩。

   
为不至于曲解作者的本意,不妨将全文照录如下。

    
《侧周鲁通诸葛论》

   
客问曰:“周瑜、鲁肃,何人也?”

   
主人曰:“小人也。”

   
客问:“周瑜奇孙策于总角,定大计于一面,摧魏武百胜之锋,开孙氏偏王之业,威震天下,名驰四海;鲁肃一见孙权,建东帝之略。子谓之小人,何也?”

   
主人曰:“此乃真所以为小人也。复君子之道,故将竭其直忠,佐扶帝室,尊主宁时,远崇名教。若乃力不能合,事于志违,躬耕南亩,遁迹当年,何由尽臣礼于孙氏于汉室未亡之日耶?”

   
客曰:“诸葛武侯翼载玄德,与瑜、肃何异?而子重诸葛毁瑜、肃,何其偏也?”

   
主人曰:“夫论古今者,故宜先定其所为之本,迹其致用之源。诸葛武侯龙蟠江南,托好管乐有匡汉之望,是有宗本之心也。今玄德,汉高之正胄也,信义著于当年,将使汉室亡而更立,宗庙绝而复继,谁云不可哉?”

    
将这篇晦涩难懂的古文翻译成现代白话文则是:

   
《谴责周瑜鲁肃歌颂诸葛亮》

   
客人问:“周瑜、鲁肃是怎样的人物?”

   
习凿齿回答:“没有品德的小人。”

   
客人又问:“周瑜在孙策时候建立奇功,使孙氏屹立东南,雄踞一方。赤壁大战中,摧毁曹操百胜之师,奠定孙氏割据一方的根基。他雄震天下,威名远播。鲁肃第一次见到孙权,就呈上割据独立,雄踞一方的策略。您说他们是小人,这是什么道理呀?”

   
习凿齿回答:“这就是真小人的理由呀。君子应该信守的,是竭其忠诚,辅佐皇室,服从皇帝,稳定社会,信奉儒家的纲常名节。假若没有这种能力,面临着与志向违背的现实,那就以当年名士为榜样,退居山林,靠躬耕自食其力。哪能在汉室未曾灭亡时,将孙权当皇帝尊奉!”

   
客人又问:“诸葛亮协助、拥戴刘备,与周瑜、鲁肃有何不同?而您推崇诸葛亮而谴责周瑜、鲁肃,怎么这样偏颇哪!”

   
习凿齿说:“谈古论今时,应该先确定立足点,遵循基本原则学以致用。诸葛亮躬耕荆州隆中时,以管仲、乐毅自况,胸怀辅佐汉室的志向,这是他遵循基本原则的正确立场。刘备是汉高祖嫡系子孙,当年已信义远播,就是要使即将灭亡的刘姓天下重新兴旺。谁说不可以这样?”

   
这篇文章中,习凿齿以设问与回答方式,在赤壁之战的功过上,对周瑜、鲁肃、诸葛亮作出了完全相反的评价。贬斥周瑜、鲁肃是小人。理由是:君子应该尽忠皇室,维护皇帝的一尊地位,使社会得以安定,让孔子的纲常名教流布四方。如果做不到,也应该退求其次,隐迹山林,自食其力。周瑜、鲁肃却违背了这一宗旨,错将孙权当皇帝辅佐。而这时候,东汉王朝还存在呀!所以说他们是小人。

   
至于诸葛亮,他虽做着与周瑜、鲁肃一样的事情,但有本质的不同。因为诸葛亮以管仲、乐毅自诩,有匡扶汉室的志向,是不忘皇室这一根本的忠贞之心。刘备是汉高祖刘邦的后代,信义昭著;他的志向在于使即将灭亡的东汉王朝重新复兴,使即将绝祀的刘姓宗庙得以重新祭祀,这当然是应该的。

漏洞出来了。

   
其一,以习凿齿提出的道德标准,周瑜、鲁肃违背了“尊主宁时”,所以是小人。尊主宁时是两个概念,先说尊主。以专制社会的是非标准,汉献帝刘协是先皇嫡亲,理所当然应该尊奉,不尊奉就是逆臣。曹操扶持汉献帝都于许昌,已经统一了整个北方,荆州、益州陆续归顺,在“天无二日,民无二主”的专制社会,诸葛亮没有理由再辅佐刘备这一帝室之胄做皇帝。再扶佐刘备已不是“尊主”而是谋逆,应受到极为严厉的酷刑,并夷灭九族(我没有这样的歹毒,仅只是以理推论,以彰示其荒谬)。

   
其二,“宁时”即国泰民安,这是政治的最高境界,也是政治家的道德底线。诸葛亮、鲁肃、周瑜等共同酿成了赤壁大战的发生,造成了三国鼎立的分裂局面,导致了此后72年的军阀混战,致使全国人口由东汉末年的5856万,锐减到西晋初年的1616万,这是宁时吗?这当然不是“宁时”而是乱世。硬将共同罪恶责任承担者区分开来,将诸葛亮罪过说成功绩,唯一的理由是刘备姓刘,这实在是荒谬之极。

   
其三,周瑜、鲁肃促成了自己目的的达到,成为了不齿于人类的小人。如果周瑜、鲁肃能信守习凿齿“尊主宁时”的道德标准,促成孙权的归顺,就是对诸葛亮“尊主宁时”的破坏,诸葛亮不仅目的不可能达到,令名还会在史籍中淹没,何来的忠臣表率?诸葛亮东吴之行,就是要极力促成孙、刘联合。套一句现代词汇,分清敌、我、友;加强我方势力,孤立和打击敌对势力,团结中间力量即友方势力。孙权是友方力量,当然在团结之列。周瑜、鲁肃从促成诸葛亮目的的达到出发,应给予极力配合;如不配合,又成为遭受谴责的投降派,当然更成为小人。设身处地的替周瑜、鲁肃着想,把习凿齿放到他们的地位,又该如何?

   
在这里,习凿齿自以为巧舌如簧,能言善辩,殊不知在这里使用了二元化道德标准,也陷将自己于二律背反的泥坑,他无法自圆其说。一代大家,一代风流,一代主流文化人代表的习凿齿,之所以犯下如此低级、如此混乱的逻辑错误,根本原因就在于,他头脑中有一个冥顽不化的帝王标准,以帝王利益为圆心,以帝王是非为是非。明明知道诸葛亮、周瑜、鲁肃等人分裂国家,导致军阀混战,导致72年生灵涂炭的罪行应该谴责,但是,因为晋朝皇室需要“诸葛亮”这样的“忠臣”辅佐,所以挖空心思、强词夺理地为诸葛亮进行辩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2日, 3: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