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所圈之人为作者文中的首领)



我去山东寻找陈光诚的经过
张鹏飞
201110月上旬,我决定一个人去山东看陈光诚。 准备工作如下:看了珍珠、刘沙沙、高兴波、、 刘国慧等人的探险文章;加入一个双堠镇的群, 群里的朋友很热情的为我指出谷歌地图中东师古的位置; 确定了路线:坐火车到泰安市,换客车到蒙阴县、孟良崮, 步行到东师古;给泰安客运站打电话,询问到蒙阴的车次和票价。
我查到沂南县的县长姓王,一旦遭到殴打,我就可以高喊:“ 别打了,你们王县长是我外甥!”但是后来又觉此举不妥, 最终决定不用这招。
20111011,从东北出发。
12日,抵达泰安市。
13日,到孟良崮。泰安到蒙阴客车票价37元,车程90分钟。 蒙阴到孟良崮班车票价9元,车程一小时,20分钟一趟车。
先找了个旅店住下,这家是一楼饭店二楼旅馆,老板姓王。 后来得知,几天之前海涛就住在此处。晚上睡不着, 下楼点了炒三样和2瓶啤酒。当地只有一种叫做银麦的啤酒, 非常难喝。
我在吃喝,王老板不忙的时候就坐我对面和我聊一会。
王老板:“你哪里人?”
我:“哈尔滨的”
王:“来玩啊?”
我:“不是,我很不喜欢旅游,这次是来办事。”
我:“您是本地人?”
王:“对。”
我:“西师古,东师古,你熟吗?”
王老板笑问:“你想找谁?”
我:“呃。。。找陈光诚。”
王:“最近这半个月,你是第三个住在我这要去看瞎子的人。”
我:“之前那两人什么情况?”
王:“第一个是北京来的大学生,一开始他说来旅游的, 让我帮他弄个自行车,我就给他借了个车。他好像还不太会骑, 一早上歪歪斜斜就上路了,但是到晚上都没回来。 我想他是不是掉沟里了。第二天回来了,他说去看陈光诚, 结果被人家扣住了,说必须学校领导过来接人,否则不放。 学校领导开商务车从北京过来,这个大学生收拾好东西跟领导走了。 ”
王:“第二个也是北京人(就是海涛),那天我正在刷碗, 来了一台车,下来几个人,直接奔2楼(王老板没有看清, 海涛也在几个人当中,王老板以为海涛一直在2楼房间里)。 我问他们,来吃饭啊?他们也没说话。我奇怪了,来我店里, 还不搭理我。我走过去,一个人站在楼梯上说,你别上来。 过了一会,他们带着那个北京人上车走了。”
王老板人很好,他说:“你可不能去呀!”这句话他大概重复了10 遍。
喝完酒上楼,因为房间没有锁,我拿椅子顶在门上,又把2瓶矿泉水 放在椅子边缘,胡思乱想了一会,睡了。
14日,早晨和王老板道别,到孟良崮医院门前等车( 我打算先把财物存放在蒙阴县城)。一个老头也在等车, 我和他聊了几句。
我:“大爷我问一下,从咱这走到东师古需要多长时间?”
老头“20分钟吧,你走亲戚啊?”
我:“我去看陈光诚。”
老头:“这可不好办,你们好打抱不平啊,这可不好办。”
老头:“东师古那边有很多人守着,你要去得好好说, 你要是硬闯啊。。。他们就。。。”老头说着, 右手握拳做了个出击的动作。
我:“哈哈,我肯定是打不过他们。”
老头:“而且人家一听你口音,就知道你是外地人。”
我:“那我就装哑巴,我跟他比划。”
老头大笑。
坐车到蒙阴县找了个宾馆,将身份证、银行卡、房卡、手机、 现金寄存在前台(身上只带了几十块钱),再坐班车返回孟良崮, 下车后沿205国道徒步向东师古方向前进。
走到中途,看到一少妇领一小孩在玩,我上前打听东师古, 少妇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用手一指:“再往前走。”
我走到205国道与东师古小路的交叉口( 这个位置谷歌地图有显示)。距离交叉口不到100的地方,有7 个打手在吃午饭,每人拿一馒头,分坐两张小桌。
我站在路口看了看他们,喝了一口水,心道:“冷静”。 他们放下馒头向我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打手。 我笑问:“哥们,咱这附近有仓买超市啥的吗?”
打手:“什么?”
我:“我想卖点东西。”
打手:“你干什么的?”
我:“旅游的。”
打手拽住我的衣服,说:“你过来。” 把我拽到了小路右侧的小黑屋里,我做惊讶状,“这。。。 这是怎么地了?你们有事啊?”
小黑屋里有3个人在吃饭,其中一个是首领,此人年龄不大,身高约 185,有点胖,腰挎对讲机。 我认为这个首领应该是便衣或其他部门公务员。
首领站起身来,开始问话。(对话过程中,我一直满面笑容)
首领:“你干什么的?”
我:“旅游的。”
首领:“你身份证拿出来。”
我:“没带,放宾馆了。”
首领:“你哪的人?”
我:“哈尔滨人,其实我也是山东人(套近乎),我祖籍山东平度。 ”
首领:“你平度的,上这来干什么?”
我:“这不是第一次回关里家嘛,就到处走走,玩一玩。”
首领:“我看你是来找事的。”
我:“找事?跟谁找事呀?”
首领:“你走吧,这不欢迎你。”
说完,首领走出小黑屋,我也跟了出去。
我:“大哥,我听说咱们这有个瞎子算命特别准,是不是?”
首领:“没有,没有算命的。”
我:“肯定有,网上都传开了,这瞎子就住在西师古, 要么就是东师古,我记不清了。”
首领:“我们这的人都好好的,根本没有瞎子,你总提瞎子, 你什么意思?”
我:“呵呵,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那个人叫什么光,呃。。。 我想想。。。。。。对了,叫陈光诚,就是这个名,你认识他吗?”
首领:“我们这没有陈光诚这个人,你走吧。”
我:“东师古村委会是在里面吧?我去问问村长,估计他能知道。”
说着,我就往里走。一个打手拉住我,说:“不能往那边去。”
我:“咋啦?这条道不让走啊?“
打手:“不让走,不让走。”
另两个打手走过来,三个人连推带拽把我带到路边,还陪我等车。 几分钟之后班车路过,我坐车返回孟良崮。
又进了王老板的饭店,貌似只有老板娘在。我点了菜,坐下喝水。 大概过了3分钟,一辆面包车停在饭店门口,首领带着2个打手进来 对我说:“别吃了,走。”
我赶紧告诉老板娘别做菜了,跟他们上了车。
在车上,首领一直笑嘻嘻的跟我唠嗑。
首领:“你叫什么?”
我:“我叫***
首领:“贵庚?”
我:“30
首领:“干什么工作?”
我:“家具设计师。”
首领:“在什么单位?”
我:“****公司,就是蒋雯丽做广告的那个。”
首领:“收入很高吧?”
我:“一般吧,旺季的时候****元。”
首领:“那不错呀,工作你得好好干。”
我:“是啊,多赚点钱,才能来山东旅游。”
首领:“你以后别来了。”
我:“你是说东师古村我不能来,还是205国道我不能来?”
首领:“你要是来开展你们的业务,可以。”
首领:“你不要再来了,你再来,偷东西,村民会打死你。”
我:“说我偷东西,这得有证据吧。”
首领:“小偷脸上也没写字,我看你像小偷。”
我:“呵呵,就算是小偷,也应该扭送公安机关,也不能打死呀。”
首领:“农村人都是法盲,你要偷东西,他们就非常恨你, 会打死你。偷东西最可恨。”
我:“抢东西哪?”
首领:“抢东西更可恨。”
首领:“你手机带了吧?”
我:“没带,放宾馆了,怕被抢。”
我:“你们属于联防队?”
首领:“不是,我们都是自愿的,村长让我们看着,防小偷。”
我:“你几点下班?”
首领:“没点,24小时的。”
我:“我寻思等你下班,请你喝酒,咱们交个朋友。”
首领:“我不会喝酒。”
我:“山东人不喝酒,你开玩笑了。”
我:“您贵姓?”
首领:“不贵。”
我:“。。。。。。”
车开到垛庄镇,三人把我送上去蒙阴县城的班车,我越想越生气, 难道就这样走了?也太窝囊了吧!
我在界牌镇下了车,返回垛庄,找个饭店点了尖椒干豆腐和馒头, 先吃饭。
饭后,打车再访东师古。下车,我冲打手们点了点头, 用手指了指小黑屋,径直走了进去,首领不在!
打手:“你什么事?”
我:“我找你们领导。”
打手:“找他干什么?”
我:“我直接跟他说。”
我走出小黑屋,首领从小路左侧的房子里出来,我走过去严肃的说: “政府给你们开1600的工资,那是因为我们这些人来看陈光诚, 如果我们都不来了,政府就不会再用你们,你们的工作就没了, 所以,实际上是我们在给你钱,再有别人来,你们应该友好点。”
首领不答话,冲打手们使了个眼色。打手们一拥而上, 把我推拽到车前,我身后的一个打手突然猛力一推, 我的额头撞在门框上。
我被塞进车里,打手关上车门。
我:“还有你们那个姓张的副镇长,他打过陈光诚好几次, 他不会有好下场。”
2个打手一边踹车,一边说:“快走,快走。”
司机嘟囔着:“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开车带我离开了东师古。
20111015,我启程回家。

                         2011.10.25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