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当代艺术独立策展人:荣伟

一、 艾未未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家喻户晓的人物

我在这里可以举一个小例子,今年六月五日我和纽约艺术家安东.康定斯基扛着安东创作的艾未未油画肖像参加犹太人举行的“以色列日”游行,参加游行者几乎全是犹太人。而我们参加这个游行的目的是想召唤世界上有权力和实力的人来帮助要求中国当局释放艾未未,因为当时全世界的媒体和艺术家的抗议持续近两个月,中国政府无动于衷。我们按照普通人的想法,犹太人是这个世界中应当比较有权力和实力的。当我们进入游行队伍时,警察纷纷拦住我们,因为我是中国人,加上艾未未肖像好像与犹太人的游行也无关,我就询问:你们知道艾未未吗?所有拦住过我们的警察都说:当然知道。然后我就说:我们来参加游行是要呼吁世界上有权力的人们帮助我们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艾未未,最后所有阻拦过我们的警察都纷纷给我们放行。艾未未的知名度深入到西方文明社会的普通民众中,这是任何一个至今仍然活着的艺术家所未曾有过的。由于中国政府的无理打压一个艺术家最基本的权利:言论自由、艺术创作自由,这在全世界文明社会中引起了公愤!纽约最著名的古根汉姆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领头倡议全世界的有良知的百万人签名向中国政府的抗议信,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重要博物馆包括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芝加哥艺术学院、洛杉矶现代美术馆、伦敦泰特博物馆等等都纷纷响应,这在当代艺术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古根汉姆博物馆当代亚洲艺术资深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在纽约艾未未“十二生肖雕塑展”开幕式上针对艾未未的被拘表示:“没有言论自由,哪有当代艺术!”。艾未未的被打压,不仅显示了他作为一个普通艺术家为捍卫自己的基本权利对庞大的国家机器的挑战的勇气,他更由于自己的被打压给了全世界的民众一次当代文明的洗礼:言论自由、创作自由是艺术家的生命,他自然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英雄。这也充分显示了中国政府对当代世界文明底线的挑战,充分暴露了中国政府的专制粗暴并将近年来精心打造的所谓“”一夜之间化作灰烬。

二、 艾未未的“行为艺术”政治化和“政治行为”行为艺术化

行为艺术从上一个世纪六十年代诞生以来,由于行为艺术表演的直接性、当下性和注重过程性,它对社会现实政治与历史传统更具备颠覆性和批判性,可以说行为艺术脱离了一定的政治理念的指向性,必然就会堕落至身体的、感官的无聊游戏,当下中国许多行为艺术即如此。也正是当下中国许多低俗行为艺术泛滥,以至中国当局也经常将民众的一些维权行动,包括早期的一些“”行动一概称之为“行为艺术”而将其“贬低”和“丑化”。

艾未未行为艺术创作可以说是他所有艺术作品最杰出的,最精彩的。他早年的“中指”系列,后来“草泥马”系列,“一虎八奶”等等,无一不表达了他鲜明的政治批判倾向。艾未未在[我将是你的镜子–安迪.沃荷访谈精选] 的序中说:“安迪??沃霍尔的最大的价值是他用一生的实践完成了对传统的艺术价值和社会秩序的反讽和不屑,用虚幻的表象战胜他不情愿的、残酷无情的、没有人性的真实世界”。如果说安迪.沃荷的“可乐罐头”、“25个有色的玛丽莲.梦露像”代表了如当代著名思想家让.鲍德里亚所揭示的资本主义后工业消费社会的典型特征:Hyperreality “超真实” 和Simulation“仿象”, 更见证了瓦尔特.本雅明的“机械时代的艺术复制品”对艺术的“唯一性”的颠覆。1972年安迪.沃荷对毛泽东勾勒图像时,他对当代政治的波普图解,对当代中国的艺术阐释,更是艺术对政治的超越,也正如是,安迪.沃荷超越了鲍德里亚的“超真实”和“仿象”社会,更是对本雅明的“艺术复制品”对艺术“唯一性”颠覆的颠覆。这就是安迪.沃荷的表达的意义所在:任何脱离了当代社会政治现实的当代艺术,都将是无聊的、空洞无意义的。

艾未未的行为艺术最突出的特点也是对当代行为艺术的独特贡献就是:“政治行为”行为艺术化。如果说中国当局某些官僚似懂非懂故作“风雅”将民众的政治行动“行为艺术化”,而艾未未则是巧妙地,也是因为中国当下政治生活的无奈下,因为中国的民众根本没有直接的维权、申诉渠道,将中国普通民众的政治诉求用行为艺术的方式充分地表达出来,更具有对中国现状的反讽性和黑色幽默性,并能在尤其起是年轻人中间产生广泛的影响。纪录片[老妈蹄花] 是这一最突出的代表作。[老妈蹄花] 的反讽、荒诞、可笑、无奈是当代中国现状的极大缩影,这是一部当代世界最具后现代主义的杰作,此外他的许多在网上张贴的为维权、申诉与警察周旋的影像作品,无不体现了这一典型的艾未未风格。

“行为艺术”政治化和“政治行为”行为艺术化,看似相似,但却有着根本的不同,艺术可以包括政治,但艺术最终是超越政治的,并且如同马尔库塞所说的:一个颠覆性的力量就是艺术的本源。艾未未将“政治行为”艺术化是他对当代艺术世界的最前卫实践。

三、 艾未未是当代艺术新媒介的先行者

如果说鸟巢设计的核心作用,奠定了艾未未作为一个世界级艺术家的地位,那么当他充分运用网际网络尤其是微博的作用,充分发挥他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创造性、反叛性和影响力,他是当今世界艺术家最早运用这些新媒介的最前卫艺术家,也是最成功的实践者。艾未未并不是简单使用这些新媒介如同常人那样只是作为“言为心声”的一个渠道,他不但仍然在这里实践他的“政治行为”行为艺术化,比如在四川地震后,他一次一次地给四川各级政府发信,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宪法,要求公开地震死亡人数信息,当然被一次一次的拒绝,这看似荒诞、可笑的行为却包含着巨大的批判力量,这怎不能让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感到可悲吗?并且他更将“日常行为”行为艺术化,比如他随时将他手机拍摄的照片上传:     

谁能说这些照片是“日常生活”而不是“艺术作品”? 此外他在网上号召[举办十.一中指影像作品竞赛],以及在网上号召[七一罢网]、[河蟹宴]等等,这些都是将“日常生活”行为艺术化。去年我在北京他的工作室拜会艾未未时,他特别提到有意着重实践他“生活行为”艺术行为化的理念。按照西方后现代美学理论,将“生活行为”艺术化或审美化,本身包含着对日常生活的批判性,是对一种现实的疏离,批判,更是超越。

艾未未可能源于他父亲艾青先天的文学基因,他在微博中精炼文字是我迄今为止看到的汉语文字中最精彩的,让我们的许多文学家汗颜:

“公众伦理判断前提是人们有获取真相的可能,有表达、参与的可能,这叫民主。没有这种保证的执政方式是暴力的方式,政治暴力是其它社会暴力的源头。

当天下所有的真相都只是对你有利的真相时,你就成为了假象,你只是你的存在的一个借口。因为世界不一定是你认为的那样,世界在每一个人的眼中有着它自己的样子。

自由从来是你所囚禁者的自由,没有他人的自由,你将永无宁日。

极权之下的无力感是对人类道德的绑架,恐怖不是来自野蛮和残暴,恐怖来自对于残暴的默许。“(摘自艾未未牛博)

艾未未充分掌握了网际网络无远弗届功能,也让他的艺术作品远播扬名,也造就了无数的网络粉丝,他真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当代英雄”。

相关阅读

本文网址:http://aiwwstudy.appspot.com/188001.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