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权滥思淫欲”与“领导幸福感最强”

作者: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将最近发生的三则新闻放在一起观察,颇为耐人寻味:一则是,日前发布的“2011中国人幸福感大调查”结果显示,有六成的被调查者在2011年认为自己感觉到了幸福。其中,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幸福感最强。另外两则是:四川蓬安县一女公务员被该县残联理事长“醉奸”,而广东鹤山镇委副书记为满足一己淫欲,竟在办公楼会客厅将一女下属强暴!

在这个“被时代”,人们是很容易“被幸福”的。所谓“六成被调查者”,显然不能等同于“2011年中国人”。尽管,本次调查所涉及的包括农民、公司职员等十余种职业的参访者中,我们无法知晓哪些人感受到了“幸福”。但若按经验认知,“六成人”中感受到幸福的,恐怕更多是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员工和领导罢!

不过,对于机关、企事业单位领导干部最幸福的说法,大致是确切无疑的。至于原因,调查虽语焉不详,但答案并不难找。用台面话说,领导干部的幸福感大致体现在:权大责少,被服务多而服务他人少,具有优越感,活得有尊严,心理上和物质上能得到双重满足。

但不可忽视的是,在领导干部的幸福感中,“性福”恐怕也是不可或缺的构成要素。官员尤其是领导干部的“性福指数”知多少?目前虽无数据可查,但可别忘了,“95%的腐败官员都有情妇”,而且从频频曝光的官场性丑闻中,也不难感受到权力性欲的疯狂:“五毒书记”张二江在丹江口和天门任职期间,玩女人高达100多人;安庆小官员王成制定宏大的“性福计划”:“2003年至少要搞定56个女人,确保有2名为良家妇女。总的目标是600个至800个”;前江苏赣榆县委书记孙荣章曾自豪地对他身边的人说,他要是叫他的某个情人现在到,她就得马上从床上爬起来,不敢等到明天到……

从不堪入目的官场“性福”图景中,不难看出,上至省部级高官,下至基层小吏,他们的“性福”创造力水平,并无高下之分,只有玩女人的数量多寡、形式多样之别。而且,在权力催情下,官员“性福过剩”是不会有的,相反长期处于高强度、高广度,高数量的“三高”状态。

调查还说,普通公务员的职业幸福感的排名并不高,甚至不及个体劳动者。个中原因不难理解。在领导面前,普通公务员往往处于权利弱势地位,而其中女性公务员尤为凸显,她们往往被领导上下其手,成为领导的下酒好菜。案例不胜枚举,除了本文开头的两例外,另外两个典型是:与张二江、“中国第一贪”许迈永有染的女下属,均达两位数,以致案发后,一时引得女下属人人自危。可见,下属尤其是女下属的这种权利弱势,从一个侧面反证了领导干部的“性福”生活真滋润。这说明服了权力春药的官员,发起作来极易随权所欲,就地享受“性福”,而根本不必在意场合,也不管“萝卜青菜”,还是“家花野花”,一应俱吃。

领导干部如此“性福”,何况还有其他诸多“好处”,这一群体的幸福焉能不“像花儿般绽放”!正因为此,也就不难理解,有调查显示高达九成的年轻人热衷于当领导!显然,这种情形下的“领导干部幸福感最强”,并非国家和百姓之福,而是一种政治灾害。一叶可知秋,观“性”而知“权”。官员太“幸福”,源于民主和法治缺位所导致的权力泛滥。在一定程度上,公共权力已沦为一些官员随意挥洒性欲的工具。

显然,对于官员糜烂的“性福”生活,不能简单的道德谴责了事,而至少应端掉这些人的“官饭”,进而按罪论处。然而尴尬的是,在我们这里,官员再怎么糜烂不堪,不能算罪,只是个纪律问题,美其名曰“生活作风问题”。其所受到的惩处,往往流于不痛不痒的党纪政纪处分。追逐“性福”的风险成本如此之低,或许也算是领导干部“幸福感”的来源之一吧。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官德源于权力制衡而非道德说教 / 2011-11-05 11:56 / 评论数(0)有病的教育才会给“差生”测智商 / 2011-10-31 23:00 / 评论数(1)“三代无大学生”是另类“底层互害” / 2011-10-31 23:00 / 评论数(0)副局长辞职是官场逆淘汰的样本 / 2011-10-28 13:11 / 评论数(2)“深圳无农民”是一种权力幻觉 / 2011-10-27 12:52 / 评论数(0)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8日, 12: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