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飞 | A tale of two factories —— 双厂记

@被打飞 

注:写了篇讲洪博培“搞垮中国”事件来龙去脉的,有网友反映太长了,不容易读。这里给个通俗版。前文在这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88131f0100wncb.html

有俩工厂,叫米厂和毛厂。米厂里人比较守规矩,人和人的关系也平等点。毛厂则不讲规矩,把工人当奴隶使。经理大哥们为所欲为,工人拼死拼活干还不准对工厂的事情乱说乱动,谁不老实了,就得失踪,跨分厂等等。

米厂的人对于毛厂这种奇怪的特点,看法不一。有人同情毛厂的工人,有人不关心,有人觉得这是“文化特色”。还有不少人发现这是个赚钱的机会。因为毛厂工人地位低,拿的工资少,受欺负不吱声,去开个分厂花钱又少又省心。

可是渐渐的米厂的人发现事情不对了。毛厂(的经理大哥们)对自己人没什么规矩随便欺负,和别的厂打交道时照样不讲规矩。比如,米厂辛辛苦苦花大力气研究出来的不少好配方被毛厂偷走了,生产出来满世界卖,因为不用自己花力气琢磨怎么配,卖的比米厂还便宜。再比如,米厂的白条“米币”可以随便换,结果毛厂的大哥们就搞了大把米币屯起来。但大哥们又不许随便把毛厂的白条“毛币”换成米币。搞来搞去,毛厂的东西就更比米厂的便宜更多了。渐渐的米厂的东西开始卖不动了。

与此同时,毛厂的工人也开始不和谐了。大家发现,虽然“毛厂福音”节目里总说“咱们”厂已经多牛多牛了,但为什么穷的富的差那么多。是不是好处被经理大哥们A了,我们拼死拼活干成了傻冒学雷锋呢?据说米厂的“讲规矩”不符合毛厂企业精神和企业传统,但不讲规矩,爽的是大哥,却苦了干活的。

比如,毛厂偷了米厂配方似乎牛逼,但毛厂也有聪明人,辛苦搞出的好配方也被随便拿走,费了半天脑筋自己没剩下啥,成了做思维体操,这对吗?另外毛币不能随便换米币,毛厂里的毛币越来越多,东西比米厂都贵了。尤其是工人新村里的宿舍,买一间还半辈子债。再说大哥们屯米币(其实是工人挣来的),说是能挤垮米厂,但真挤垮了之后米币也就不值钱了,这是不是损人不利己?

因为没规矩出的破事还真远不止这么点。小孩的奶粉里有石头,炒菜的油是下水道里掏的,工人宿舍楼塌了砸死好多小孩,等等等等。大哥们开车撞死的却说只开了70码,谁回嘴谁就是精神病。啥事大哥们一辟谣反而更可能是真的。。这都是神马情况?为整清这些情况,毛厂的工人全都成了化学家,建筑学家,力学专家以及心理学家。

工人们的议论越来越多,经理大哥们紧张了,搞个工宣队专做思想工作,又称五毛队(计件工资)。方法简单,告诉工人,别总想你自己,要看看“我们”这个厂“总体”有多好,“人均”有多好。例如您虽然连老婆都没有,而经理大哥有三个老婆,但你们俩“人均”不就有1.5个老婆,超过了米厂的水平了吗?再比如,您看着大哥好像拿走了你们挣的几万米币,但人家二奶去米厂买了个大房子,把那里的人吓的一愣一愣,咱毛厂多有面子啊!您有点个人情绪就想乱说乱动,那是不顾大局,是中了米厂的计!

这些办法开始有效,但听多了,大家就烦了。常对着五毛队的人冷嘲热讽,弄得他们灰头土脸,很没有面子。而且所谓米厂阴谋,不少人一琢磨,反而发现,米厂的办法其实不坏。人人平等,规矩都得遵守。聪明人发明了新配方自己发财,不用给大哥们的关系户当垫脚石。最重要的,厂里的事工人随便插嘴,好事坏事都传开,没法藏着掖着。时间长了,敢干坏事的也就少了。

这样逐渐的,喜欢米厂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哥们和他们的五毛队开始hold不住了。

再回头说米厂。这天几个经理开他们那片分厂的电话会,有老卡头,老佩头,老罗头,老洪头等主持。几位聊起最近毛厂又偷了配方,还黑了米厂经理办公室的电脑。另外毛厂大哥们仍然卡着毛币。这些事情,正是他们这分厂吃亏最大。

老佩头是个粗人,直接开骂了:毛厂管事儿的这帮孙子不得好死!

老罗头说话最有分量,想表现下自己又爱厂又有办法,也发话了:毛厂这些经理大哥各种胡来,咱坐着等死不行,和他们干架!想办法告他们去。另外谁再去买毛厂的东西咱罚他钱。看看他们还敢不敢来偷配方了。

老洪头资历比另外几个浅,但脑子聪明,他知道如果真像老罗头说的那样去和毛厂掐架,就算把毛厂整难受了,米厂的人大概也得鼻青脸肿。不合算。

但是老洪头以前去毛厂出差待过不少日子,自己的亲戚还在那边开了个分厂。如果只是反对老罗头,别人肯定觉得他有猫腻,咋这么向着毛厂呢,不会是毛线吧?

好在老洪头了解毛厂的事情。他知道毛厂大哥们不讲规矩,厂里人真没少受罪。他也听说,现在那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议论,希望能像米厂这样讲规矩,讲道理,可说话,挺起腰杆做人。很可能过一阵子,那些大哥们就不能为所欲为了。要真能那样,毛厂的工人能比现在过得爽,而米厂的压力也就减轻了。

这时旁边的人来招呼他了。“老洪头,毛厂你去过,得说两句吧?”。

老洪头回过神儿,开讲了:老罗头要去打架,我看不成。那咱自己不也挨拳头吗?现在毛厂的工人也开始议论了,他们内心是喜欢我们这种管理办法,他们和我们是一边的。这样以后自然take
Mao Factory down,我们米厂也就能恢复元气了。

开会的各位听了觉得老洪头说的挺没意思。你这不就是在说咱啥也不用做吗?这不是搪塞我们吗?没劲没劲。

不过这话被毛厂的几个五毛队的听到了。他们乐疯了:阴mao,阴mao啊。现在老洪头都说了,要是谁整天议论,乱说乱动,就有把整个工厂搞垮,大家就全玩儿完之严重后果!

不少工人以前骂老大哥的,一听也糊涂了。

米厂那边正好有个叫“老被”的,是以前在毛厂受不了了换工作过去的。老被心想这帮五毛胡扯啥呢?于是想说说情况。

“看看上下文行不?老洪头他们正谈的都是毛厂大哥们做的坏事儿,说是take down毛厂,但那指take
down不讲规矩的经理大哥们。米厂人讲话本来就经常这么用词。”

五毛党急了,还敢给米厂洗地?

“你这个毛奸!后面那句‘米厂能恢复元气’啥意思?就算前面指的是咱们大哥,但这不是说大哥带领下我们毛厂更有竞争力吗?”

“按规矩来才叫竞争力,小偷会偷东西能叫‘竞争力’吗?毛厂大哥们这么不按规矩乱搞,米厂倒霉毛厂工人自己也受罪不是吗?你自己儿子不还长了肾结石没治好吗?要是都按规矩来,大家能双赢,这世界不是零和博弈,但你要讲规矩。。。”

“打倒毛奸!打倒米线!打倒洗地党!老大哥万岁!!。。。”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2日, 1: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