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中共的强硬政策在继续,自焚也在继续。

原文:China’s restive Tibetan regions No mercy
来源:经济学人
发表:2011年11月12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Ellen”翻译

20111112_ASP001_0.jpg
【原文配图】
“他们正在受难,他们没有人权。”一位穿红袍的僧人说。在中国西南部四川省内一座雪山的另一边,生活着他的藏人同胞们。他的小寺庙位于四川松潘县内,在发生一系列僧人尼姑自焚事件后,目前为止他的寺庙还未被在四川其他藏区实施的严密镇压殃及。中国把这些自焚者称为恐怖分子,并十分担忧这些自焚事件会成为再次燎原的星星之火。

三年前,西藏和藏民聚居的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等地都被卷入了几十年来最大的那场反华浪潮中。如今,四川的高原地区成为了当局最头疼的地区,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试图控制藏人不满情绪的滋生。四川的阿坝(藏语读作Ngawa)和甘孜(Kardze)两个”自治州”是藏民最集中的地区,它们合起来面积几乎相当于一个英国。甘孜和阿坝大部分区域在传统上是康巴藏区的一部分,该地区因好战而闻名。1991年,当时的中共领导人江泽民说:”治藏必先安康。”这条训诫一直沿袭至今,是中国统治者们的治藏守则。

20111112_ASM973.gif【原文配图:阿坝、甘孜的地理位置】
松潘县处于阿坝的东北部边缘,一直以来都是全国汉族游客心中的宝地。但游客们不宜再往阿坝地区深处去,因为大量警察驻扎在那些遥远的城镇,为的是防卫和监守那些不安定的寺庙。在距离阿坝州150公里(95英里)处,在街道各处都部署着武装人员。

当局试图阻止外国记者进入甘孜和阿坝那些最不安定的地区。他们担心自焚的消息和可能导致不满情绪在两个自治区点燃紧张局势,这可是有着一百多万藏人的地方。(在西藏,藏人的数量是这里的三倍。)今年,少数几个越出了松潘范围的外国记者被迅速抓住并遣返。最近,从松潘到阿坝必经山路上的降雪帮了这些警察的大忙,那里的海拔大约是3200米(10500英尺)。

当局当然有理由害怕。对于藏人而言,自焚无疑是一种新的反抗形式。这是当局防不胜防的事,而这些自焚事件会给同情者很大的心理震撼。自3月以来,已有11名藏人试图自焚。其中6人成功, 最近发生的一起是11月3日一名35岁的甘孜尼姑的自焚。

10月19日,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在印度的达兰萨拉,也是他目前的居住地为逝者们举行了祈祷仪式。中国外交部长谴责达赖喇嘛,称他此举只是个幌子,意在煽动”恐怖主义”。灭火器成为了巡逻队的必需品之一(见上图),甚至遥远的拉萨――西藏自治区的首府也不例外,它在松潘县西南方约1200公里处。

愤怒和绝望情绪在高原上很常见,这也是导致藏人自焚的因素之一。当局把中国藏族聚居地区不计其数的僧侣、尼姑和民众圈起来,禁止他们出入该地区,他们在2008年曾参与过暴动。刑囚受折磨的报道司空见惯。许多僧人被迫站出来谴责达赖喇嘛,甚至连相对平静的松潘也在劫难逃,而达赖喇嘛在藏民们心中一直是神圣而崇高的。这位记者常常被人问到达赖喇嘛的近况。一位松潘的当地人说:”如果你不信仰达赖喇嘛,不没有资格自称为一名僧人。”

而在阿坝和甘孜地区,愤恨不满情绪只会更深一层。两个州的人民都曾在2008年眼目睹了警察是如何对付抗议者的(在阿坝州,可能有20-30人被击毙。)和松潘县那些零零散散的小寺庙不同,阿坝的格尔登寺规模宏大并位于中心地区。格尔登寺的僧众在阿坝暴动中尤其占了主导,所以格尔登寺现在被重兵严密监守着。

沃依瑟尔是一位住在北京的藏民,他的博客密切关注着该地区的动向。他说,在2008年的暴动之后,当局从拉萨周边寺庙驱逐了成百上千僧侣,这一行为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使得四川地区的局势更糟。许多僧人都是从四川远道而来,他们将带着拉萨剧变的消息回去,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对当局行为的谴责。其他那些被禁止踏入原来寺庙的僧侣则变成了到处游荡的不满分子。沃依瑟尔说,在甘孜州,州委书记的强烈谴责激起了民众的怒火,这位甘孜州委书记刘道平是汉族人。(阿坝同样也有一位汉族州委书记,当然,西藏也有这么一位。)

当局试图使用强硬手段恐吓四川的藏民以防止他们走上抗议的道路,凡被控参与自焚的僧人都将被判重刑。总部位于伦敦的非政府组织”自由西藏”表示,目前为止已有6人被关了进去。法官的立场显而易见,松潘县法院高挂着”团结一致,防止祖国分裂,维护社会稳定。”这话并不难懂。四川那些不安的僧侣们别想吃到什么好果子。

相关阅读:

“译者”博客上关于西藏话题的博文集锦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这里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