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06

本周希腊债务危机局势数变,令全球资本市场对未来的预期相当纠结。而国内A股市场也因为管理层经济政策“微调”的言论,在惴惴不安中继续反弹。在一片混乱中,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对于欧债危机和国内政策进行深入解读,他认为国内的货币政策还难言放松。 

《红周刊》:面对希腊债务局势一周数变这种混乱局面,德国和法国会不会率先采取行动,例如增加本国银行的资本储备?

这是肯定要做的。因为法国和德国政府以前就是在做一个会计游戏,市场上希腊债务的价值已经很低了,现在问题是会不会在法律上宣布银行所持有债务将进行贬值,如果贬值的话,就会导致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不足。一旦希腊真的宣布破产的话,那么会一定引起银行注资的,届时德法两国政府都一定要出面对本国银行进行注资的。

《红周刊》:现在大家都在担心,一旦希腊再出现其他突发性事件,危机会不会蔓延到其他国家,比如说意大利?

谢国忠:希腊问题对于欧元区来讲影响并不是那么大。从希腊所占欧元区的经济规模比例来说,希腊之于欧元区就相当于通用汽车对美国。反倒是意大利的债务危机大家要更加小心,因为意大利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占欧元区经济规模的17%。现在意大利债务占本国GDP120%,在没有支出利息之前还存在顺差,但是考虑到利息支出比较高就变成逆差了,其风险在于未来的利息负担。不过,意大利即使出现问题也不会像希腊那样难以解决,因为意大利经济体中有很多工业和国际品牌,实体经济还有所发展的,一旦爆发债务危机,可以通过缩减财政支出来改善资产负债表。比如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来降低养老金的支出,削减这部分的财政支出用来弥补支付利息缺口。

《红周刊》:国际形势很不确定,会不会改变中国的紧缩决心,放松国内的货币政策,以促进经济增长?

谢国忠:现在若放松经济政策对于中国实体经济起不到多大作用,现在大家谈论货币政策的放松,是想通过放松货币政策把股市、楼市价格吹起来。其出发点并不是想让实体经济有什么增长,所以政府现在强调楼市政策不会改变。放松银根,把钱给谁呢?我之前提过,中国现在的通胀是解决不了的。因为货币供应量与GDP增长的比值仍然过高(M2/GDP)。经济放慢对中国来讲没有什么不利,这是一种主动的调整。

这两个月CPI下降了,还有人预测10月份会下降到5%以下,这个数字本来就是假的嘛!你到街上问老百姓有几个相信这个数字?政府真的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很小,很多人现在玩数字游戏也好,玩希腊债务违约带来的恐惧感也好,可以讲出很多故事。他们就是想让政府放弃,把资产价格给吹起来,是吧?像20082009年这样把楼市股市吹起来这是不可能的。如果要吹起来楼市的话,需要5万亿元才行,放一点点钱进去是不管用的。而且股市、楼市的上升需要的货币量非常大,所以说什么“微调”“放信号”是不可能的。还是想骗股民嘛。

《红周刊》:近几年中国出口每况愈下,欧盟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对于中国外贸影响如何评价?

谢国忠:欧元区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所以欧债危机一直未能解决对中国出口是有负面影响的,这点从各月的进出口数据上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了。中国经济分成五块来看,包括汽车、房地产、出口、消费和基础设施建设。现在出口和房地产都呈现出负增长的,汽车放缓很多,有可能保持10%的增长率。消费名义上说是有10%以上的增长,政府基础设施建设也是有10%以上的增长,可是相比以前经济会放缓许多,主要是出口和房地产下滑引起的。

《红周刊》:您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中国经济的放缓吗?

谢国忠:现在中国缺乏劳动力,而且这种现象在三、四年之前就有的。在劳动力市场上缺乏蓝领工人的现象相当严重,刚毕业的大学生也由于结构性问题找工作会比较难。所以中国以后的GDP增长率是7%~8%。中国经济放缓是没有什么坏处的,中国经济前30年的增长是量的增长,是靠扩大就业来实现低成本的劳动力优势,但是现在劳动力缺乏,这条路也走不通了。所以现在中国并不是简单地追求经济增长的速度,而是要改变现有的经济增长模式。(证券市场红周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