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03日 11:12:01

  

曾国藩的“无慢”与洪秀全的骄奢
 
曾国藩的“无慢”与洪秀全的骄奢
 
曾国藩的“无慢”与洪秀全的骄奢
 
曾国藩的“无慢”与洪秀全的骄奢
 

“无慢室”赞
 
   
   

   2011年9月2日—4日,海峡两岸首届曾国藩学术研讨会暨中国第三届曾国藩文化旅游节,在曾国藩故里湖南省双峰县举行。5日,我同参加“十大网媒娄底行”的一众网友,从长沙市赴新化县,特意取道双峰县荷叶镇,去参观了曾国藩的故居、2006年列名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单位的乡间侯府“富厚堂”。
 
   行色匆匆,国藩故里虽说已获国家4A级景区、被评为新潇湘八景之一,可游览的不少,我们也就转了“富厚堂”一处,看了一个多小时。这个“富厚堂”甚至不可以叫曾国藩故居,而只是他老婆孩子的故居;同治五年(1866)侯府落成之后,他的七十七箱藏书倒是由欧阳夫人与子纪泽从金陵运来“住”过此地。到同治十一年(1872)病逝于衙署,曾国藩继剿灭太平天国之后,忙于剿捻、处理天津教案等公务,并未回乡享一日清福。他真正的故居,比如已修复的出生地“白玉堂”、他启蒙的私塾“利见斋”,因为还相隔数里,我们没有时间造访。曾氏家族的宅院原有十处之多,除了两处用于管理,一处是家庙(宗祠),有七处是庄园,已修复的除了富厚堂、白玉堂,还有曾国潢的“万宜堂”;而豪华赛皇家宫苑的曾国荃曾老九的“大夫第”,据说解放后已毁坏如圆明园遗址,“修复”与否颇费踌躇。
 
   来荷叶乡的路上,我就想起了今年6月中旬在南京总统府内的“两江总督署”原址展馆看到的曾国藩的一首诗:“左列鐘鸣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这首七绝原是曾国藩为九弟国荃“四十初度”贺寿而作,时值1864年曾老九攻破金陵城前后,却有告诫意味:好一个“人间随处有乘除”、“万事浮云过太虚”,分明有教导乃弟莫得意于功名富贵而逞骄横!说开一点,这曾国藩作为“同治中兴”的重臣,被同治皇帝誉为“勋高柱石”(其御书之匾在今之“富厚堂”有仿制,所刻碑石仍竖在南京总统府内),官居一品,位极人臣,当是时也,人们以“郡望”雅称其为“曾湘乡”;孰料身后不到百年,其出生地荷叶乡已从湘乡县析出,于1951年划归双峰县,至于州府则所属由长沙府而湘潭而今归娄底市所辖,所谓“曾湘乡”则成了一个误导旅游者的旧称。而当年赫赫奕奕一门二侯爷十庄园明珠般闪耀于乡里的曾氏家族府第,躲过了日本鬼子的焚毁,却没有逃过被翻身农民清算的劫运。这幸存的“富厚堂”之于鼎盛时期的曾氏庄园群,在我看来,恰似它门前的半月塘严冬来时的情景——“留得残荷听雨声”。
 
   “富厚堂”的风景或者说风水,无疑是上佳的。荷叶乡本因群山环抱、其平地田园如荷叶状而得名,而今为观光计将堂前池塘扩展成湖,稻田都种藕植荷。初秋时节,蓝天碧云下,四望山色里,大片大片的绿荷擎红莲,煞是美艳壮观。富厚堂总占地面积4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万多平方米,正宅“八本堂”有房48间,规模不可谓不大;这座沿中轴线对称的明清回廊式建筑群,高墙之外,池边护栏之上,大清的龙凤旗飘飘,不可谓不好看;湘军的帅旗迎风招展,不可谓不威武。但富厚堂里,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两样:一是文革时代的毛主席语录,二是曾国藩的客厅“无慢室”。
 
   当地政府修复“富厚堂”时,有意保留了墙壁上的“毛主席语录”,计“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三项伟大革命运动”、“人民解放军是一所大学校”等四则。这也是历史呀,是累加在文物上的当代史,就像古名帖的历代收藏家题款,它们成了文物的有机组织部分。这些语录的存在也可以告诉我们,富厚堂何以能历经政治风雨而保全其轮廓。这里曾是人民公社的办公机关和乡政府,到2002年7月,县有关领导小组才组织搬完乡镇里的粮站、医院、供销社等8家单位,拆除了解放后所建的4000余平方米建筑,为恢复原貌做好基础工作。宅南曾纪鸿的藏书楼就曾拆建为平房以利他用。
 
   富厚堂宅北是曾国藩藏书楼,由曾纪泽主持,于同治八年(1869)建成,名为“公记”书楼,又名“求阙斋”,藏书10余万卷,以经史子集为主,以曾国藩在任职过的府县收集的地方志为特色。楼分三层,一楼易潮主要做会客厅;二楼采光不良主要用于藏书;三楼多窗,通风,光线好,可阅读,可在走廊晒书。一楼的会客厅,原名“八方门”;曾国藩辞世后,纪泽为纪念父亲,将此处改名为“无慢室”,并赋七律一首抒怀,颔联云“世泽流遗书万卷,危楼坐落竹千丛”。
 
   “无慢室”原是曾国藩做京官时的书斋名。“无慢”一词,典自《论语·尧曰》“君子无众寡,无大小,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一语。子张问孔子怎么做才适合从政,孔子说要“尊五美,屏四恶”,而“泰而不骄”就是“五美”之一。何谓“泰而不骄”呢?君子待人,无论对方人数多寡、势力大小,都恭恭敬敬不敢怠慢,这样便是。居官交接上下左右的人如此,居乡对亲戚邻里也得如此。所以,“无慢室”门联有曾国藩手书的对句,“万卷藏书宜子弟,一尊满意说桑麻”。下联化用唐人孟浩然诗句“把酒话桑麻”,表达的就是要与田家父老亲朋融洽无间,不在他们面前摆架子的“无慢”之意。纪泽以“无慢”命名此室,不仅是寄托怀念之情,也是深得乃父之心,谨铭乃父之教。
 
   依旧说,曾国藩实现了“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从新说,曾国藩是中国古代最后的一个士大夫、近代第一个睁眼看世界的人。他一生的成就修齐治平,根基在修身;而修身最重要的一条经验是“无慢”。他并非生来就是一个谦谦君子,早年性格有诸多缺点,爱出风头,脾气暴躁,自以为是,尖酸刻薄。他曾多次下决心痛改前非,求学时就改名“涤生”,发誓要洗心革面做新人。但翰林院散馆除官之后,他仍恶习难改。同年好友陈岱云的母亲寿诞,曾国藩在席间出言不逊,搞得众宾客十分尴尬。两位同年来曾家看望时,曾国藩对下人不满意而肆意谩骂。既是同年好友又是儿女亲家的陈岱云写信直言相劝。曾氏在道光二十三年七月初三的日记中写道:“岱云言余第一要戒慢字,谓我无处不著怠慢之气,真切中膏肓也。又言余于朋友,每相恃过深,不知量而后人,随处不留分寸,卒至小者龃龉,大者凶隙,不可不慎。又言我处事不患不精明,患太刻薄,须步步留心。此三言皆药石也。”从此,曾国藩力戒骄横傲慢,将书斋命名为“无慢室”以每日警醒自己——富厚堂内有一牌铭叫“无慢室命名由来”,就是专门介绍这个出处的。
 
   曾国藩的修身处世以“无慢”着手,看似极简极易,而实为提纲挈领,做到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十分艰难。你看,这“富厚堂”建筑群的主体叫“八本堂”,取自曾氏家训:“读古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身以少恼怒为本,立身以不妄语为本,居家以不晏(晚)起为本,居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这八条,哪条说起来不是最初级的?读书在搞懂字词句上下功夫,比起讲载道讲意境要低阶;做官不贪财不索贿,比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低调太多!可是,迄今有多少人做得到、做得好?
 
   曾国藩家书里,诸如:“讨人嫌离不得个骄字”;“故吾人用功,力除傲气,力戒自满,毋为人所冷笑,乃有进步也”;“大约军事之败,非傲即惰,二者必居其一;巨室之败,非傲即惰,二者必居其一”;“戒惰莫如早起,戒傲莫如多走路,少坐轿”,比比皆是讲戒骄戒惰讲“无慢”的。他在日记中自省自警道:“盖达官之子弟,听惯高议论,见惯大排场,往往轻慢师长,讥谈人短,所谓骄也。由骄字而奢、而淫、而佚,以至于无恶不作,皆从骄字生出之弊……欲禁子侄之骄,先戒吾心之自骄自满,愿终身自勉之。”他的子侄后辈出了那么多杰出的人材,外交家、科学家、教育家等等,不仅自食其力,而且在各自领域出类拔萃,君子之泽五世而不绝,与他提倡的“无慢”家风应该说有莫大的关系。
 
   教育弟妹子侄后辈,不仅要说的得要领,还要自己带头践行,以身作则。他在做京官期间,历职五大部堂,十年七迁,可谓顺风顺水,除了时运,与他“无慢”待人不树敌而得赏识,应该有很大关系。后来身为方伯连帅,大权在握,依然能以“无慢”待人,这也是他能笼络人材共襄大计建功立业的重要原因。
 
   南京总统府在原清代两江总督署所在地模拟复制了总督办公的“大堂”。大堂的门联就是曾国藩所作:“虽贤哲难免过差 愿诸君谠论忠言 常攻吾阙;凡堂属略同师弟 使僚友行修名立 方尽我心”。这副对联充分体现了“无慢”的精神,既是对下属的表白与宣示,也是请僚友对照这个标准监督自己,以期言行一致。对于大多数官员来说,这是场面上的话;但是对于曾国藩来说却是真诚的修身立德。他也确实让追随他的一大批僚属,做到了“行修名立”。
 
   与曾国藩的“无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对手天王洪秀全的“骄奢淫逸”。南京总统府内,与“两江总督署”展馆紧邻,就是“洪秀全与天朝宫殿历史陈列”。洪秀全攻下金陵就开始大兴土木,至覆亡十年余尚未完工,强拆民房、商铺上万家营建,宫墙周围长达十余里的天朝宫殿(外城名“太阳城”,内宫曰“金龙城”),当然早已化为灰烬,所剩仅有西花园(今名煦园)及石舫一只,展出的是天王宫殿的模型,另有模拟的金碧辉煌的天王殿及金龙宝座、书房、后宫、机密房等景观,其骄狂腐朽之远迈历代昏君,已足骇人眼目;如果你再想像当年满目泥金龙凤,四时红黄绸缎彩棚,日日鸣钟伐鼓放礼炮的架式,就绝不会为太平天国的灭亡惋惜。这里尤其应该提到的是,其中有一间殿堂的门联大书:“众诸侯自西自东自南自北,予一人乃圣乃神乃文乃武”。不要骂这洪秀全是自大狂是疯子,他真是这么认为的;自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毕竟他赤手搏天下,一时间席卷了半个中国呀。可是,就凭他的这种骄狂,就注定了要败在躬行“不慢”而整合各种势力为我所用的曾国藩手下。
 
   细忖曾国藩拈出“无慢”一语做修身之要,我以为不但是儒家思想。“无慢”之语虽典出《论语》,但儒家重纲常名分,礼制所强化的人伦是讲严格等级的,而曾国藩的思想显然也有释家与道家的影响:释家不仅讲众生平等,也视现世的功名权势如芥如尘;而老子的道德经更是参透了强弱大小刚柔有无之间的流转变化。以今观之,“无慢”之可贵,从哲学上讲是明晓事物的对立转化之理;从伦理价值角度讲,就是有平等的精神——“平等”,是人类作为个体尊严之所系本能的追求,而作为社会组织恒久追求而远未达成的目标。
 
   由参观“富厚堂”而作“无慢”赞,当然不等于作曾国藩赞。曾国藩只是作为修身纲要在向“无慢”努力,并不表示他完全做到了。他的平等待人,可以说基本上还是为人处世之“术”,而非发自本心的“道”。写到这里,我要提到9月30日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参观《精彩一百,国宝总动员》文物大展,看到的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被俘后的亲笔供词手稿。
 
   曾国藩将李秀成处死,而亲自用朱笔将供词予以断句、删改,再誊抄上报朝廷。最重要的篡改有两处,一是将洪秀全病死,改为官军猛攻时“服毒而亡”;二是将李秀成“被两个奸民拿获,解送前来”改为“被曾帅(国荃)官兵拿获”,都是为其弟冒功邀赏。他将李秀成原稿收藏富厚堂,训示子孙永远不得公开。今天台北展示的原稿,是曾国藩的曾孙曾约农先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初赴台后献出来的。曾国藩的“欺君之罪”自然没谁追究了,其“慎独则心安”云云的道学家形象总要打些折扣吧?
 
   2011/10/28
 
 

上一篇: ZT 冯巩的55句经典语,幽默! 下一篇: 绝妙好文 李承鹏 一只叫萨克斯风…

阅读数(6)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