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 | 2011.11.19

《阳光时务》大陆遭封杀 主创微博被关

 

香港阳光卫视旗下《阳光时务》电子杂志继十月初在大陆遭强迫下架后,昨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通知传至网络,禁止网民下载,该杂志的出版人陈平、主编长平、总监温云超等人不允许在境内开微博。

 

11月18日,网络上传出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通知内容,针对香港阳光卫视旗下《阳光时务》电子杂志,禁止网民下载,另外该杂志的出版人、香港阳光卫视总裁陈平、《阳光时务》主编长平、阳光卫视新媒体总监北风(原名温云超)在内地的微博全面被禁。

这是继10月初中国当局封杀该杂志提供应用系统平台的内容后,对其打压再升级。禁令一出,网民以戏谑方式表达抗议:”热烈祝贺优秀电子刊物《阳光时务》通过真理部权威鉴定。”。德国之声尝试在新浪、腾讯、网易等门户网站的微搜索《阳光时务》,均被屏蔽。Der gefesselte Journalist Chang Ping, gezeichnet von Kuang Biao, 23. August 2010. Der Künstler Kuang Biao hat der DW gegenüber erklärt, das Verwendungsrecht dieser Karikatur auf die DW zu übertragen. 漫画家邝飚为长平所作的漫画

有传媒人士分析,此次对《阳光时务》的封杀,除其内容”敏感”外,疑与该杂志主编长平有关。2008年就职南方报系的长平曾在西藏3.14事件后发表评论文章”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此后一直被当局打压及至从南方报业离职。

香港阳光卫视于8月25日正式推出《阳光时务》(英文名为:isunaffair)电子杂志,已经出版的七期内容涉及中国社会多起公共事件,如”六四”、、艾未未被秘密关押和天价税案、《零八宪章》、独立参选、新闻管制等。《阳光时务》同时使新的媒体传播形态,通过苹果ipad平台和安卓(Android)和Zinio等下载。

“仅仅是因为我们多说了一点”

长平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阳光时务》并未定位为反对力量而是致力于去掉自我审查的正常媒体表达,去报道去评论社会焦点事件,因此他对中国当局的封杀表示不解:”我们并未刻意表现得很激烈,我们也未刻意自我审查,我们有个口号叫'多说一点',我们就是稍微多说了一点,然后就让内地当局觉得无法容忍,这也反衬了中国内地媒体的管制状态。我们曾以为我们的理性态度会在一定程度内得到容忍,内容会得到传播,没有想到从第一期开始就被严厉的封杀。这有点超出我们的意料,但是以我在内地二十多年的媒体经验,这确实在当局的逻辑之内。”

长平也认为中国目前社会问题很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媒体被严厉控制、公众没有言论自由、信息阻塞、官员的权力没有得到监督,很多问题越积累越多造成的:”中国所有的媒体或所有的人如果能够多说一点,情况就会有很大的改变,现在有很多公民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很多人上微博或Twitter表达观点,当局已经意识到多说一点的意义,所以对微博是严厉管控。”

“你一定能读到”

长平也介绍被封杀的事实造成了一些《阳光时务》读者的流失,也增加了读者下载或获得电子杂志的困难,但在中国当局禁令颁布后,阳光卫视在网上推出技术突破的方法,中国大陆苹果用户通过转换区域方式即可自由下载,另外该杂志也通过PDF文件形式通过邮件等发送给固定人群。

“我们把发行口号定为'你一定能读到',在我的观念中我会把反封杀本身当作内容之一,也是新媒体的内容之一,我们会通过各种办法让读者看到。我们的内容一定不会在中国内地的读者那里消失。我希望我们能够为新媒体试验出更多的路径。”

长平也认为新媒体时代,在被封杀环境中努力获取《阳光时务》电子杂志的读者,其实也和杂志的编辑人员一起,共同穿越一道”高墙”,一起在制作内容,一起在成长。

“限制舆论自由对当局和百姓都不利”

德国之声就此也采访了阳光卫视总裁陈平, 他认为虽然阳光卫视早在2009年就被禁止在中国大陆落地播出,但这次国新办的通知,目标是针对《阳光时务》这本电子杂志。他作为出版人对这个禁令难以理解:”我一再主张、包括长平及整个编辑团队,都是从理性和建设性的角度,来把存在的问题说出来,就是我主张的说真话、说真相,这样的媒体不管对什么样的社会,都应该是一件好事,一个社会没人敢说真话,不管墙内墙外如果一片叫好声,这叫捧杀, 如果没有批评的声音,就象一个人不做体检一样。让公民不能发声,让世界都说好听的话,骗谁啊?这是骗自己,墙里墙外都不说话的时候才是可怕,那是绝望。所以借助你们的平台,我想表达,放开舆论吧,为了自己。限制舆论自由、尤其限制理性建设性的传播的自由,对于执政当局是不利的,对老百姓也不利。”

对于此次被封杀疑和主编长平有关,陈平表示也确实听到这种传言,传言也包括有长平和达赖喇嘛会面等内容,对此陈平作出解释,一年前经由体制内的多名有影响力的人士向其推荐,阳光卫视邀请长平担任《阳光时务》的主编,但直至今天长平赴港的手续都没有获批,长平也向他证实过没有和达赖喇嘛见过面,”我也听到有关长平的耸人听闻的说法,说他和达赖喇嘛见过面,我向他证实没有见过,即使见过面又怎么样。中共领袖们不是也见过战场上的对手吗?见了就是叛徒了吗?长平是一个思想温和的人,对温和的人作主编的《阳光时务》置死地而后快,何必呢。”

作者:吴雨

责编:严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