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專題:自由密令

【自由密令:解禁指南,文/長平】無論是台灣、前蘇聯和東歐的言論解禁,還是最近的緬甸變局,都是要么簽署了法令,撤銷了新聞審查部門,要么放開了對外國媒體和網站的屏蔽,釋放所有因言獲罪的人。廣東或者中國至少要能做到其中一點,才可以稱得上真正的進步。

【自由密令:解禁令還是禁令】南方編輯部的人談起汪洋解禁的指令,齊齊浮現諷刺的笑。解禁令還是禁令。作者在文章中多次混用。這是活生生的現實,活生生的荒誕感,即使兩者互換,意思仍是一致。作者交稿附言:將刪除底稿,請不要寄稿費,以免留下蛛絲馬跡。

【自由密令:媒體自由,社會才有自律——從新聞局看台灣媒體解禁】台灣在1970年代所創造出的經濟奇蹟,成就了一批中產階級,他們對社會的開放是比較接受的。這批年輕勢力有些人投入了當時的黨外活動,造就了當時社會的一股要求開放解嚴的力量,而在蔣經國不打壓的默許下,政府也就被逼著一步步的往前走。

【自由密令:自由之都不自由:香港傳媒鐐銬愈重】在兩岸三地中,香港的民主程度雖然遠遜於台灣,卻擁有內地所欠缺的自由。新聞、言論與出版自由,長久以來被視為香港的核心價值。不過,它們近年卻不斷地被迅速侵蝕,一連串事件已為香港新聞自由敲起沉重的警鐘。一旦失去新聞自由,經濟自由、政治自由也會緊跟著一併消失。

【自由密令:緬甸的解禁之路】雖然審查部門至今仍未取締,但在新政府上台後,緬甸的新聞管制已寬鬆許多。私營報刊雜誌在近幾年突增,不過只允許每周出版,官方報刊才能辦日報。最近,報章雜誌基本上已可以無限制地報道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的消息,而體育及娛樂雜誌等自今年6月起,不再經過政府許可便可自由出版。

【多畫一點,誰是下一個?】卡扎菲死後,誰將是下一個被民眾唾棄的獨裁者?他們將會如何死去?

【多問一點,港媽為何如此憤怒?】抱著孩子,推著嬰兒車,甚至挺著大肚子遊行一路高喊「反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討回本地媽媽權益」。到底港媽為何如此憤怒?香港政府長期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問題採取自由放任政策,導致公私營醫院人手不堪負荷,不少本地孕婦因此受苦,也加深港人對內地新移民的歧視。憤怒的港媽控訴失職的港府,欠缺人口政策規劃。

【愛上新青年,當獨立進入主流,音樂變得年輕】三地獨立青年樂手網絡沙龍,網絡時代,人們不必通過傳統行銷渠道,更多在網店、獨立音樂個人網站就能買到唱片,自由、多元、無邊的獨立音樂會有更廣闊的空間。

【愛上深度2,佔領式生活:香港青年「快樂抗爭」社區實驗】「佔領中環」行動已持續了接近三個星期,在中環滙豐銀行總行樓底扎營露宿的一群社運青年,依然沒有撤退迹象。沒被警察清場、也未被主流媒體關注,但參加的年輕人熱情不減,「快樂抗爭」,繼續他們的「直接民主」和「公社」實驗,尋找在「中環價值」以外的更多生活方式。

【愛上深度2,流動的論壇:我在佔領現場】《陽光時務》在中環匯豐大廈佔領現場,舉辦「流動的論壇:我在佔領現場」分享交流會,香港獨立記者張翠容、台灣政治與文化評論家張鐵志,及在古巴居住四年的香港NGO工作者陳美玲,與「佔領中環」的年輕人面對面,探討這次席捲全球的佔領浪潮背後的根源,分析從「阿拉伯之春」到「地中海之春」,反專制、反壟斷、爭平等、要民主的革命主題,也分享了拉丁美洲社會革命、兩岸三地社會運動的經驗。

【愛上深度3:松下日本:日本政界「松下派」的崛起與夢想】他們血氣方剛且自視甚高,身上「脫亞入歐」的遺傳因子和「抗亞入美」的衝動感情隨處可見,他們反對自民黨的世襲惡習,將實現「普通國家」作為畢生理想,他們篤信「政治=國家經營」。畢業於松下政經塾、屬於日本民主黨內偏右勢力的「松下派」政治家,越來越深入影響日本的政局,進而影響日本未來的方向。

【愛上禁區:夜游只有两分钟:憑感覺認識朝鮮】踏上平壤的土地,彷彿重回六、七十年代的中國。五日四夜的旅程,我們獲得「高規格」的接待,也須服從嚴格的「指示」。這是一趟不能離開酒店接近人民,不能收看當地媒體的旅程,只能依眼前所見去領略和感受。

【多拍一點:尋找毛像:時代的標點】當有人還在毛像之「魅」裏沉淪時,攝影師成文軍悉心鋪敘了這一場宏大又細小的現實,在120多個城鎮縣市拍攝了近180尊戶外毛像。有什麼樣的歷史記憶和利益訴求,就有什麼樣的毛澤東,對原有價值觀的重估,散佈在形形色色毛澤東塑像的前面或者背後,恍若冥冥中給這個信仰缺失的年代打上的一個個標點,延續多種變異,彰顯後毛時代中國的多義語境現實及人心向度。

【愛上噪音:我的兒子叫錢雲會】村長離奇死亡,而81歲的老人錢順南,面對他完全陌生的「公民調查」攝像機,哭訴著兒子錢雲會的死亡。他在鏡頭前說話,有隱隱約約的旋律在裏邊,有點像哭喪。靜下來,聽得到一位憂傷的老人的心事。渾濁的眼裏已經流不出淚水,從喉嚨深處迸發聲音,似乎成了排解的本能。老人閉一閉眼睛,揮手送走攝像機,一個人頹坐在屋裏,兀自嗚咽了很長時間。這是人們第一次清晰聽見了老人的嗚咽。左小祖咒狠下工夫將這首「噪音」做得好聽好懂,很素又很清澈。所謂盛世悲歌。

【左小祖咒專訪:盛世悲歌——我的兒子叫敏感詞】左小祖咒重新編曲,給錢順南的哭訴配上了最簡單的木吉他和口琴,在自己的最新獨立專輯裏低調推出。他說,這是給錢案一個交代——只能是一個交代,甚至傳播時,這個交代連完整的名字都不被允許。

【樂評:去閻王殿遞京狀,文/張曉舟】我們看到了一個八十一歲老翁彷彿也被碾過的帶血的聲帶,錢順南那一句「我死了去閻王殿呀遞京狀吶」令人毛骨悚然,因為那是幾千年來中國音樂、戲曲、文學的永恆主題,那是這片土地的秘密,也正是那一句,超越了所謂時事歌曲,那才是中國永恆的「地下」搖滾和民謠。

【愛上指南:為什麼官員愛數字】從中央到地方,官員們對數字的熱愛由來已久。民諺云:官出數字,數字出官。這僅僅說的是統計數字,還有另一種口號數字,也能出官。在形形色色的政府會議裏、紅頭文件中,大到戰略性總結「三個代表」、「四項基本原則」,小到戰術性歸納「三年大變樣」,已然成為各級官員層層貫徹的口號。

【愛上指南:「抓手」與「不折騰」的距離】今天党和國家領導人不像第一代那樣「接地氣」,說不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和「崽賣爺田心不痛」這樣地道的民間俗語,「鋼鐵元帥升帳」這種混帳話又不能亂說,所以,「不折騰」這樣的詞,看上去又一錘定音、又個性,簡直是妙不可言。

【多說一點:誰的尊嚴,何種革命?文/吳強】從班加西人民街頭起義的那一刻起,卡扎菲就已經被宣判了死刑,在越來越多加入街頭抗議者、反對派、起義者陣營的利比亞人民心中,對卡扎菲的審判早已經結束,卡扎菲的命運也早已經確定。

【多說一點:地中海之春,文/張翠容】人民的痛苦是在統治者還未預見時已經開始凝固,而革命的情感也隨之慢慢形成,想要革命的人只會愈來愈多。

【多說一點:被妖魔化的謠言,文/胡泳】政府既難以推行一個為廣大民眾所接受的國家賴以建立其合法性的價值觀,又由於現存國家權力的合法性基礎仍然是績效型的而非法律-選舉型的,難以確立國家鎮壓的合法性,只有使用一套「冷戰」的話語策略才能勉強維繫自身統治的合法性。

【多說一點:何為核心價值觀,文/楊恆均】中國模式是過去20年「摸著石頭過河」走出來的,因此迄今為止沒有任何理論可以解釋這個模式,這就自然而然地產生了一個天大的問題:這個模式沒有一種文化支撐,也沒有一種核心價值觀。

【多說一點+之後續報道:他們這樣走來——跟張鐵志走「台灣民主路」】我的朋友中,有人因行使自己的權力被監視或威脅,有人因救助民主人士被毆打……政治迫害,對於台灣的大學生,是上個時代的事,而我,正活在那個時代。

【多說一點+之讀者來信:假如我是中國總理】我若是中國總理,我一定會走進社區,走進菜市,走進報社,走訪記者,為王克勤、為海萊提們加油打氣,我會提取維穩費金額的百分之一,用來獎勵進步記者和公民。我決不允許海萊提這樣的悲劇發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