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苏共中央通报》1991年第1期刊载,19901024-115日,苏共中央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中心就党员眼中的党、对联盟条约的评价与期望、俄罗斯的一些问题、国内政治形势四个问题进行了问卷调查。问卷结果综述如下:

1.对社会主义的信仰问题。55%被调查的共产党员(其中工人党员占40%)表示信仰社会主义选择的思想;37%(其中29%为工人)的共产党员仍保持着对共产主义理想实现可能性的信仰;而30%的被调查者直接宣布,对共产主义思想失望;相当一部分苏共党员(约每5人中就有1名)对党的纲领目标持否定态度。

2.关于党的威信和作用问题。21%的被调查者认为,党组织已经不具有任何政治威信;67%的人认为它残存的一点威信也正在丧失;只有13%的共产党员指出党的工作的政治积极性在提高。每5人中就有1人指出自己已经脱离了政治生活。有许多共产党员不再相信党能发挥建设性作用。其中61%的人认为,在现有的条件下,没有能够缓和形势、保证各政治流派和居民团结一致的政治力量;只有12%的被调查者认为党组织还有一定的社会威信。

3.关于党的财产问题。71%的党员不支持官方的关于党的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观点。其中32%的人认为应当交出没有充分法律依据的那部分财产;39%的人坚信,应当保留必要的最低限度的财产,其余的部分交给人民。

4.共产党员对自己党员身份的态度。许多共产党员都因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而承受巨大的社会心理压力。几乎每3名被调查者中就有1人指出,一想到苏共党员要为党过去所犯的错误负责就感到心里紧张。23%的党员把共产党员在面临可能出现的政治冲突时受不到保护看成是不安的重要原因。每3个被调查者中就有1人指出,在集体中人们以怀疑的眼光审视或是欺压共产党员。20%的共产党员对自己的党员资格持动摇、中立、漠不关心的态度,他们虽然表面上没有退出苏共,但实际上不参加党的政治生活,不参加会议,不缴党费。有13%的苏共党员打算交出党证(在19907月有10%),20%的人还没有决定应如何对待自己的党员身份。36%的被调查者认为他们交出党证是因为不再相信共产党是一股政治力量;24%的人认为交出党证的理由是党员不同意党的路线;17%的被调查者指出,退党是出于一个最实用的考虑:因为赋予给入党者的特权被取消了。

5.关于党的社会基础问题。工人党员宣布要退党者比知识分子多一倍,比退休的共产党员多2.5倍。

6.关于非党化问题。在党员中主张非党化者很多。如果说19906月有43%的被调查的苏共党员表决拥护党组织从企业中撤出的话,那么到11月支持者增至了53%6月有69%的人拥护取消军队、法院、检察院、内务机关和克格勃中的党组织,11月持这种主张者为62%

7.关于苏共二十八大对党的劳动集体的影响问题。大约46%的被调查者认为,在他们的党组织中对代表大会的材料作了阐释;只有18%的被调查者认为,代表大会对党的总体情况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还有更少的一部分人(每10名被调查者中有1人)认为,党对劳动集体的影响加强了,加强了党内健康力量的联合;有一半以上的党员认为,苏共二十八大并没有使党的状况有什么好转;有1/3的党员认为,二十八大进一步削弱了党组织的影响。

此次调查不到1年后,拥有1900万党员、执政74年之久的苏联共产党在没有任何痛苦和抗争的情况下自行消亡和解散。

戈尔巴乔夫是苏共解体的关键人物。他是1990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在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时,还是苏联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和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虽然他所代表的是一个不尊重人权的共产主义体制,但戈尔巴乔夫有勇气面对现实,认识到改革开放和民主自由的必要性和不可避免性,勇敢地向苏联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开刀,带来了人类进步的巨大希望。

当时,美苏对抗热火朝天、互不相让,军备竞赛迅速赤热化。但是戈尔巴乔夫逐步发现,在和美国这个民主自由的国家的竞争中,苏联的致命弱点是其人民缺乏主动、乐观的创造性精神和蓬勃向上的社会活力。他认为这是因为苏联社会政治结构的僵化和社会文化封闭两个因素造成的。于是,为了挽救共产主义这个僵化和封闭的制度,戈尔巴乔夫于1985年上任之后不久,就实行了两项重大的措施。一是政治体制改革,二是开放言论出版自由。

政治一民主化、社会上一有选举,共产主义就马上寿终正寝。苏共内部一大批基层选举上来的人民代表纷纷脱党、,最后连莫斯科市长和市委书记叶利钦也脱党。戈尔巴乔夫一下子给死气沉沉的苏联带来了巨大的活力和希望。

他改革现实的勇气始于19895月份访问中国的时候,但戈尔巴乔夫企图挽救共产主义制度的希望却被1991819号的绑架政变事件彻底打破。1991819日,原苏联党、政、军中一部份强硬派共产党领导人秘谋发动一场政变,以阻止联盟国家的解体趋势,恢复中央集权体制。苏联人民响应当时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号召奋起反击,军队反戈,致政变三日即流产。事变平息后,苏联人民唾弃共产党,自1991829日,苏共在苏联全境的活动被停止;19911221日苏联解体,俄罗斯等11个独立国家正式宣告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

叶利钦在2006年表示,苏联的解体是必须要发生的历史安排已经被天定了。从道德审视开始,一直到政治合法性遭到诘问,全民认知的剧烈转折,最终促成了前苏联的崩溃,其中道德的复活是精髓。

20世纪80年代后期,东欧各国民主浪潮风起云涌,1989年,共产党国家纷纷瓦解:119日柏林墙倒塌;1117日捷克天鹅绒革命,以和平方式推翻捷克共产政权;1225日,罗马尼亚共产独裁者齐奥塞思库被人民赶下台并判死刑。此时,共产帝国苏联危机四伏,政局动荡,经济濒临崩溃,民族矛盾激化。

言论操控和打遏批评者一直是苏联政体的核心部份,开放政策中的放宽新闻检制使苏联共产党逐渐失去对新闻媒体的控制,不久,媒体开始揭露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长期被隐瞒的问题如恶劣居住环境、粮食短缺、酗酒、污染等问题浮上水面,并广泛讨论。随着开放政策的推行,人民开始对斯大林的恶行有更深的瞭解。实况与政府宣传的美好生活大相迳庭,人民对苏联体制的信心开始动摇。在1980年代末,针对苏联共产党政府的抨击与日供增,人民变得勇于表达对苏共政府不满,甚至反对苏共政府。

19903,立陶宛共和国宣布独立,此后一些加盟共和国也相继发表主权宣言。为缓和民族矛盾,防止联盟解体,1991年,戈尔巴乔夫和9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发表声明,主张签署新的主权国家联盟条约,放弃社会主义,扩大了各加盟共和国的权力。这在苏联引起极大震动,成为苏联“8.19事件的导火线。

819日凌晨,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宣布戈尔巴乔夫因健康原因不能履行总统职务,由他代行总统职务,并由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行使国家的全部权力;宣布对苏联部份地区实施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由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苏联总理帕夫洛夫、苏联国防会议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诺夫、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苏联内务部长普戈、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等8人组成。紧急状态委员会在《告苏联人民书》中说:戈尔巴乔夫倡导的改革政策已经走入死胡同苏联国家和人民的命运处在极其危险的严重时刻。亚纳耶夫称:将采取最果断的措施使国家和社会尽快摆脱危机,并于当天命令在莫斯科市实施紧急状态,部份军队开进莫斯科,坦克包围了俄联邦最高苏维埃所在地。

当时正在黑海海滨克里米亚半岛休养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被政变者软禁在别墅里,他同莫斯科的联系完全中断。这些做法遭到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等人的坚决反对。819日中午,叶利钦在俄罗斯政府和议会大厦举行记者招待会,宣读了《告俄罗斯公民书》,宣布紧急状态委员会是违反宪法的组织,要对执行这个委员会指示的人追究刑事责任,呼吁俄罗斯公民对叛乱分子给予应有的回击,并组织群众举行总罢工。19日下午,大批群众响应叶利钦的号召聚集在俄罗斯议会大厦前进行抗议示威,军队的坦克在人群中无法行动。各共和国的领导人也纷纷发表声明,谴责政变行为,支持叶利钦。

这一事件在国际上也引起强烈反响。美国总统布什声明不承认苏联新的领导人。法国总统密特朗提出要召开欧洲共同体首脑会议,共同采取措施,对苏联施加压力。德国总理科尔表示十分不安

8.19政变后,820日,克格勃试图部署由其特种部队、专门负责反恐怖活动的阿尔法小组强行攻占议会大厦并将叶利钦等11名主要人物逮捕或就地处决。但尽管面临送军事法庭审判处决等威胁,整个阿尔法小组拒绝执行这个命令。”“阿尔法小组的指挥官在谈到促使他们作出抗命决定的原因时说:6年的政治改革已经使我们敢于独立思考,我们安全部门的大多数都不赞成用军事手段解决政治问题,我们断定,只要我们不执行违反宪法、进攻白宫的命令,政变就会失败。

820日,苏联空军、空降兵、海军和战略火箭军司令都公开表示不支持紧急状态委员会,已被调入莫斯科的部份军队也发生倒戈。821日下午,事态出现重大变化。国防部宣布撤回奉令实施紧急状态的部队,莫斯科卫戍司令宣布首都的宵禁将解除。821日晚,被软禁在休假地克里米亚的戈尔巴乔夫恢复了与外界的联系,并发表声明,称自己已控制了局势,将立即返回莫斯科履行总统职务。22日凌晨,戈尔巴乔夫返回莫斯科。当天他下令撤销由紧急状态委员会或其个别成员颁布的各项决定,解除该委员会所有成员的现任职务。同一天,叶利钦宣布亚纳耶夫等人已被拘留。

822日,宣布退出苏共中央的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发表声明指出,819日至20日,哈萨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收到来自苏共中央的一系列文件,文件确凿地证明苏共中央书记处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行动和决定。其中一份文件是秘密通告内容显示:鉴于实行紧急状态,请采取措施,使共产党员参与协助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纳扎尔巴耶夫说:正是这些行为使苏共中央书记处威信扫地。它与普通党员相对抗,违背了人民的真正需要和利益。

822日继续举行的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以及随后在议会大厦门口广场上举行的胜利者群众大会,笼罩着强烈的反苏共气氛。各国记者听得最多的口号便是打倒苏共审判苏共。讲台上发言者只要一说到取缔苏共,广场上便一呼百应,掌声雷动。一位人民代表、著名眼科专家费奥多罗夫总结“819”政变教训时对记者说戈尔巴乔夫拆掉了苏联专制政权的牢笼,但并没有捣毁苏联共产党这个产生专制政权的动物园。应当禁止苏共参政,不把共产主义改成人道主义就不允许苏共活动。有些人民代表(包括莫斯科市市长波波夫)则要求戈尔巴乔夫退出苏共。

——曾经召开莫斯科市各级党组织负责人会议、动员党员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苏共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普罗科菲耶夫被捕了。据《国际文传电讯》报道,这位市委第一书记是在市委全会结束之后,在老广场溜躂被群众认出来,押进出租车,扭送俄罗斯检察院的。

——屹立在克格勃门前几十年的肃反委员会创始人捷尔任斯基雕像被15,000人围住,最后被推倒。尔后许多天,有很多人用斧头和各种工具在那里敲纪念碑的底座,以便取一块石头回去作纪念。据目击者说,其情况几乎是头一年德国拆柏林墙情形的翻版。

——摩尔多瓦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叶列梅宣布退出苏共中央政治局。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市当局决定拆除座落在爱沙尼亚共产党中央大楼前的列宁塑像。

——吉尔吉斯共产党中央大楼被没收并移交给国家

——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代主席哈斯布拉托夫宣布脱离苏共。

——雅库特共和国议会决定把苏共的建筑转给地方苏维埃,该共和国的苏共报纸转为人民报纸。在101日前将共和国的国家管理机构和护法机关非党化。

——823日这一天,苏联有哈萨克、吉尔吉斯、摩尔多瓦、立陶宛、拉脱维亚五个加盟共和国宣布共产党为非法或实行非党化。各地不断出现要求解散共产党的示威游行,并掀起推倒马克思、列宁塑像和革命纪念碑的高潮。823日,叶利钦命令停止俄罗斯共产党活动并限制苏联共产党活动。

824日,戈尔巴乔夫声明说,苏共中央书记处、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在事件中未能站在谴责和抵制的坚定立场上,应自动解散”,并宣布他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职务。

829日,共产党员占绝大多数的苏联最高苏维埃紧急会议于829日以283票赞成、29票反对和52票弃权通过决定:停止苏联共产党在苏联全境的活动,责成内务部各机构保证苏共物资财产和档案的完好无损,责成各银行停止苏共的所有货币基金业务。根据这一决议,苏共在苏联全境的机构均被关闭,所属建筑物全部被查封,银行账户全部被冻结。

苏共自1898年开始的93年历史到1991829日划上了一个句号。

819事件平息后,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纷纷宣布独立。继立陶宛和格鲁吉亚在“8.19”前宣告独立后,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在821日和22日也宣告独立。尤其是824日第二大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宣告独立引起了其他共和国的连锁反应,短短一个月内,又有7个共和国相继宣告独立,土库曼和哈萨克分别于10月和12月宣告独立。1991128日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宣布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同时宣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已不存在”。19911221日,俄罗斯等11个独立国家领导人在哈萨克首都阿拉木图举行独立国家首脑会议,会议通过了《阿拉木图宣言》和《关于武装力量的议定书》等文件,正式宣告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19221230日成立的苏联不复存在。

1225日圣诞节夜,戈尔巴乔夫在电视讲话中宣布辞职。克里姆林宫屋顶旗杆上,那面为几代苏联人熟睹的镰刀锤子旗被一面3色的俄罗斯联邦国旗取而代之,克里姆林宫已成为俄罗斯的总统府,苏联从地图上消失了,永远地消失了。

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2006年在接受俄罗斯报专访时,对于前苏联的解体,叶利钦表示原因很简单:那是必须要发生的历史安排这是一个已经被确定了的历史过程,一个无法逃脱的过程我们都知道,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这些历史上的强大帝国,都无法逃脱自己的历史命运,苏联也是一样,它的解体已经被天定了。叶利钦说,我们不应该忘记,前苏联发展到最后,民众的生活已经非常困难,不仅是物质上的,而且是精神上的。现在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商店里空空的货架的样子,忘记了自己害怕表达那些无法同中央保持一致的真实想法的那种感觉。而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忘记的。

英国《卫报》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独家专访了推动1991年苏联解体的前总统戈尔巴乔夫。当记者问他最遗憾的事情时,戈尔巴乔夫毫不犹豫地说:应该早点离开共产党。《卫报》报道,1个小时的访谈中,戈尔巴乔夫至少说了5件担任共党总书记时觉得遗憾的事。头一件戈尔巴乔夫说到:事实上,在尝试改革共产党的路上,我走过头了。他表示应该早几个月,在19914月辞去总书记职务时成立民主政党,因为共产党对所有必要的改变都踩刹车

8.19事件和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是苏联人民开始觉醒了,抛弃了共产主义独裁专制政体;次要原因是苏共政府内部一些开明人士在关键时候能站到正义的一边,不像过去那样为了维护专制独裁采取暴力镇压。苏联解体,为从专制社会顺利过渡到民主法制社会起来一个表率作用,也是全人类走向民主化的一部份。

苏联解体后戈尔巴乔夫虽然失去了他的总统地位,但俄罗斯的民主化离不开他的贡献。尽管戈尔巴乔夫在苏共晚期所推出的公开化开放政策,实际上是想挽救苏共避免崩溃,在国家彻底走向民主化方面他还有一些优柔寡断,最终完成对苏共政权最后一击的是叶利钦以及他身边的团体。叶利钦能与民众站在一起,通过自己勇敢行为引导民众奋不顾身的保卫苏联当时民主化进程的成果,为摧毁苏共政权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他的勇气在苏联近代史上是无可比拟的。

苏共解体前夕,有400万苏共党员退出苏共,表明当时苏联人民对国际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信仰在那个时代已经崩溃。历史也证明,苏共退党潮是苏联人民走向民主、保障人权的进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当时苏联政权不断制造冤案大量的屠杀人民,是不可能持续的,终将是要解体。整个苏共政权已经陷入其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腐败,剥夺漠视民众赖以生存的生产和生活资源,在苏共和民众之间撕开了一道不可弥补的裂痕;对维权和异义人士的打压,也加剧了官民关系走向敌对;民众的恐惧慢慢的消失,基层党员没有了党员的特权,基层组织也丧失了基本的权威,大批党员要求退党,是苏共解体的内在原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