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谁来做中国经济的“维持会长”?

又到大陆每年的财政年底,各级政府突击花钱闹剧重演,1123日,媒体透露“各级政府年底将突击花钱3.5万亿”。大陆普通百姓伤心、愤怒,直呼“肉痛、肝痛”,有民众通过微博呼吁:纳税人的钱被乱花,联合起来不要纳税了!

湖南的一位乐器老板踢爆了政府年底突击花钱的内幕。为了完成“预算”任务,各级政府年底忙于“虚张采购”,花双倍的钱采购——本该花1500万买的东西偏要花3000万买下,其中的猫腻令人惊讶。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微博表示,“突击花预算”是各个部门、各个单位都存在的普遍现象。“我们不允许上一年没用完的预算留到下一年,因此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全部花完。”深圳花160万元翻修尚未验收的天桥,长春警方采购单价近3万元的笔记本电脑。一名税务局的公务员抱怨年底买发票的人太多,因为“太多工作项目集中在年底开展”。有专家评论说,这些荒诞故事的背后,都隐藏着“花光预算”的逻辑。

大陆政府一直实行传统的“基数预算”。在这种模式下,每一年的预算决策都是在上一年拨款的基础上增加一定的数额,并且结余全部上缴。叶青举例称,一个单位去年预算是100万元,但是只花了80万元,节约下来的20万元不仅全部上缴,而且第二年的预算会因此被削减为80万元。“节约不仅没好处,而且还吃亏”,“这是最大的问题。”广州海珠区区委书记邓伟强说,这就意味着很多财政拨款既用不完,又花不到需要的地方去。在政府每年“突击花钱”的众多“败家”行为中,荒诞的故事不计其数。……

在投资带动经济增长的思路下,政府大多宁可花钱也不愿意省钱——花掉的钱可以转化为光鲜的GDP和显赫的政绩,而省下来的钱,除了上缴没有别的用处。统计数据显示,大陆财政部门不得不在余下的近两个月中确定超过3.5万亿元财政资金的去向——这相当于瑞士201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显示,2010年的政府收入超10万亿,踞全球第二。据预测,今年的财政超收收入将创新高,预计将达到1.4万亿元。这些钱主要来自百姓的税收。福布斯发布的榜单称,中国大陆内地税负痛苦指数全球第二,尽管大陆官媒竭力否认,但民众的感受却大相迳庭。最近颇受关注的千万富豪移民潮,一大理由也是税负过重。

民众在网络上愤怒表示:“花不完也舍不得退纳税人!全世界都在减赤、压缩政府财政开支,唯中国政府‘一枝独秀’相互攀比花钱!”;“超过所需的财政收入意味着对国民无情掠夺和残酷剥削!一方面是预算虚高导致年底突击花钱,另一方面则是科、教、文、卫、社保的巨大资金缺口……”;“疯狂的腐败,大如天的漏洞。”;“老百姓还在为生计奔波劳碌,政府宁可乱花也不给老百姓看病花钱!肝痛肉痛啊”;“这边钱花不完,那边地方融资平台债台高筑”。……

与政府年底突击消费财政预算相对应,甘肃“校车门”揭开了全国校车新闻的序幕。校车破烂不堪,各地政府却纷纷说没钱采购校车。“再穷不能穷教育”的教育部门没钱买校车!大陆还有2千万学童营养不良。网络民意表示,各地政府突击消费预算不如采购校车。

中国大陆贫困地区学童免费午餐发起人、媒体人士邓飞在微博中表示:能不能动员哪个地方政府把钱突击花在校车、教育、贫困人口上?现在这种宁愿年底糟践了,也绝对不给老百姓办事的“大好”局面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媒体《新周刊》通过官方微博表示,你听到政府年底突击花掉血汗钱的哗哗声了吗?每年最后一个月,中国大陆各级政府在2007年花掉1.2万亿元,2008年花掉1.5万亿元,2009年花掉2万亿元。日前,财政部负责人出面讲话,称对于媒体报导的年底乱花钱乱象要“坚决制止”,但民众表示,“严禁”年终突击花钱多少年,还是照旧!如此这般,反正就是那么应景的几句套话,财政部大可不必劳神费事。不如在电脑里存个拷贝,每年到这个时候,自动改个日期复制一份发下去完事。有评论指,政府部门花钱失控,原因之一是由于根本没有对于政府开支的严格监控制度和程序;尽管,每年都召开“两会”,但各级政府预算不透明,开支的随意性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突击花预算”是个老问题,媒体每年讨论,政府官员每年表态,可这么长时间,不但问题没有解决,而且“花钱”的金额和规模已经变得越来越让人瞠目结舌

有人问,这样下去将来会怎么样?官方这几年来一直是这么安慰人们:没事的,没事的。2010年,没事;2011年,还是没事。很多人在论坛上说,中国大陆要崩溃了,人民币要变成冥币,一文不值。对这些话,官员们都当作笑话,笑笑而过:中国没事儿!

有人更说,中国大陆这个社会,现在很浮躁,不但希望发财的人很浮躁,希望崩溃的人也很浮躁。希望崩溃的那些人现在就希望中国大陆一下子完蛋了,然后房价一下子掉下来了,他们可以结婚了。他们想得实在是太美了!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发展,出现了美国1929年那样的大萧条的话,那就不叫崩溃了。1929年底美国股市崩盘,1945年美国打败法西斯联盟,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这当中只有16年的时间。16年就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强权,如果这样的“崩溃“落到中国大陆的头上,那大概人们晚上做梦都要笑醒了。所以,大陆官方绝对不可能出现苏联式的崩溃,也绝对不可能出现美国式的崩溃。

中国大陆的崩溃,也将是有中国特色的真正的崩溃。

首先,中国大陆不可能出现苏联式的崩溃。人们知道,苏联崩溃源于轻工业的产能不足,物资紧张,人民生活极其困顿。还记得苏联崩溃的时候去莫斯科,中国倒爷带去的牛仔裤子,小电池什么的都成为当地人抢购的紧俏物资。马路上老太太摆个小摊卖东西,卖四根胡萝卜。各处的商店空空如也,除了一些刚刚从中国大陆倒卖来的日用品,其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当时苏联就是这么一副惨象。而今天中国大陆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要牛仔裤?好,十万条还是二十万条?随便。中国大陆现在是严重的产能过剩。根本不是没有东西,而是东西生产出来卖不出去。所以苏联式的崩溃,也就是人民币变冥币,不可能在中国大陆出现。

美国1929年大萧条,源于贫富差距过大和产能过剩,这和今天中国大陆的情况极其相似,那为什么中国大陆不会出现美国式的崩溃?人们要知道,不管是1929年的崩溃,1980年代的崩盘,还是最近的次贷,都伴随着一个现象出现,那就是大量银行的破产。银行的破产阻碍了金融系统的运作,让整个社会陷入突然性的失血,大量企业纷纷破产。然后人们才看到大崩溃。那么,现在人们看看,这在中国大陆可能吗?中国大陆的大银行都是国有的,是国家信用支持的产物。中国大陆的银行破产,几乎等同于国家信用的破产,而国家信用的破产,直接威胁到执政党的地位,这在大陆官方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因此,中国大陆也不可能出现美国式的大崩溃。

最近香港中文大学的郎咸平教授在沈阳做了一个据说是“秘密”演讲,虽然他不是什么“末日博士”,但是对中国大陆经济看法实在悲观,因为他认为中国大陆政府实际上已经破产。郎咸平常有惊人之语,这次也不例外,但以中国大陆目前所出现的经济表象来看,的确是危机四伏。近来人们议论最多的是温州民办企业的破产,但是如果眼界只是“民企”,或只是高利贷的猖獗,那就太狭隘了,因为背景是官方的贪污腐败与金融危机。

温州的高利贷主有报道说八成是公仆,可以理解,因为公仆已经靠权力暴富,又不敢把钱存在银行里,拿来放高利贷就不会放在家里霉烂;而且也只有公仆,可以利用权力挪用公款来为自己赚取高息。问题是一旦债务链断裂,前者可以自叹倒霉自认损失,后者就东窗事发要被惩处。因此温家宝赶赴温州,表面要救民企,但也被嘲讽为实际上是拿纳税人的钱去救他的那些公仆。然而问题还在于,高利贷的横行、民企的破产,不止是温州,媒体的报道还有郑州、大连等地,可谓“地无分南北”了。而救命的唯一办法,还是为了压制房价而收紧的银根再次被迫放宽,避免债务链断裂。而直接可以看到的恶果,就是贪官再添油水,通胀再次加剧。

2008年秋天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官方豪气冲天拿出4万亿救市,造成高铁大跃进、房价大跃进,接着就是通货膨胀,引发民怨。显见在官方目前体制下,民脂民膏救不了市,只是肥了贪官而已。但是此举也的确让老外刮目相看,在有意的吹捧之下,让大陆官员处于亢奋状态,自以为真是全世界的大救星,官方更是口若悬河,欧洲什么地方出现债务问题,例如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等,官方就拍胸口做出暗示。中国大陆的愤青还一度要筹款买下冰岛。这暴发户嘴脸,让没有见过世面的老外们为中国大陆疯狂。但是最近欧债问题的恶化,大陆官方已经非常收敛,原因就是中国大陆自己面临的问题都难以解决,不要说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就是资产阶级利己主义精神也都无解。

只要看看最近中国大陆官方的基础建设频频烂尾就可以知道当局的窘境,情况就如1950年代末期大跃进以后的“下马”风潮,当时把一切责任推给“苏修”如何向中国大陆逼债;这次就要推给西方国家的金融风暴了。可是以浙江湖州的抗暴为例,则与西方无关。这个童装之都固然因为西方经济的放缓会影响出口,但是导致暴动的却是地方政府因为缺钱而加税;问题却又是不向企业主加税,而是向缝纫机加税,也就是向具体的生产工人加税,这样的劫贫济富,自然引发抗暴。而问题还在于地方政府怎么会没有钱?如果不是被贪官污掉,就是税制的不合理,中央剥削地方。而这种情况很普遍,为此北京破例允许四个地方政府发债,表面上纾困,实际上是加大地方本已债台高筑的困境。

那么,在这种境况中,中国大陆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崩溃?大概就是小规模危机持续不断,整个社会不断失血,以相当慢的速度,逐渐进入僵尸社会,最后进入真正的崩溃。

以温州为例,温州都知道,最近很多老板跳楼跑路。这是美国式的崩溃,地下银行崩盘,流动性消失,企业倒闭,老板跳楼,这是经典的1929式的崩溃。但这个时候,人们忽然发现,有中国特色的救星到了。跑路的老板,被请回来处理问题。跑路的老板是因为做不下去没有办法了才跑路了,到国外呆了一周就能脱胎换骨解决问题?不可能。无非就是国家支持,给一笔钱,让他把问题解决掉,把厂子维持下去。这些企业是因为经营不下去了倒闭的,给了他们钱,维持自然可以了,可是利润呢?没有利润,或者利润不足以支付正常的利息的话,那么这些企业就开始变成吸血的僵尸。它们需要源源不断,小规模地给于支持,同时却不能提供任何值得一提的回报。而更可怕的是,随着国际和国内环境的变化,这些企业只能越来越糟糕。民营企业变成僵尸,那么国企呢?最近的报道说,铁道部获得了2000亿。铁道部自从上次出轨事件后,所有的工程陷入停顿。欠了据说有两万亿之多。利润只有1-2亿。人们可以想像,1-2亿的利润如何去支撑2万亿的利息?给它2000亿能不能解决其债务问题?显然杯水车薪,根本不可能起作用。那这2000亿是干啥的呢?维持。还是维持

这家给2亿,那家给2000亿,这七七八八的维持金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很显然,要么从税收来,要么印钞票。现在税收的情况是,从4月份开始,中国大陆各地方政府的城投债,纷纷违约,地方债务的二级市场,几乎死掉。地方政府根本拿不出钱来支付其债务的利息。更不要说,拿出钱来支持那些僵尸企业了。上海等地,已经开始借新债,还旧债。中央政府还算好点,但是要救助这些僵尸企业,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接下来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印钞票。印钞票的结果人们都知道,就是通胀。中国大陆的通胀高,每一个人都感同身受之。所以说了半天,都是“维持”两个字。因为当局也知道,不能多印钞票,多印了物价涨起来要死人的。所以今天印一个亿,明天再印一个亿,就只能这么慢慢熬。

中国大陆经济,就陷入了一放松就通胀,一收缩就破产的死循环。这就是滞胀。

最后会出现一个现象,加税。经济学者谢国忠分析问题经常非常切中要点,但是这老弟大概是因为美国绿卡还没拿到,对大陆官方总是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他最近居然说,大陆官方要减税。这话一说出来,礼堂里哄堂大笑了。地方政府已经穷到连利息都支付不了了,还会要减税?!减税的基础何在?减税了军队还要不要养?稳定还要不要维持?公务员还要不要加薪?地方公债还要不要还?大陆官方绝对不可能减税!即便有,也是名义上的,这里刚减了营业税,那里马上房产税又搞起来了。不管是什么税种,其意义只有一个,那就是从家庭消费部门和企业生产部门抽钱。但加税,钱都叫官方抽去了,消费还能起来么?内需还能发展么?!不过,大陆官员都很能干,可以拆东墙补西墙,寅吃卯粮。因为从维稳国策中他们学会了一招,就是维持,不断地维持。

所以,中国大陆不会立马崩溃,但是会溃败。

平心而论,中国大陆的确有经济发展的黄金30年。但那是由于经济开放引入外资、外管、外技导致,而非党官们有发展经济的天才与能力;他们的本事是掠夺,革命时期靠掠夺起家,即使如今经济建设,也是从经济发展中掠夺民脂民膏放在自己兜里,才形成目前贫富悬殊、烽火连天的社会景象。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能否维持下去,中外经济学家看法极端差异。谁对谁错,最后只能由时间来检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5日, 2: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