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马英九:民主台湾,正引领大陆

2011年11月10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就美国的亚太政策发表演讲时,将台湾形容为“一个重要的安全与经济伙伴”,这是美国高层官员首次如此公开明确的将台湾定位为安全伙伴,特别是在“放弃台湾”的呼声不断出现的情况下,此举再度表明美国的官方立场。这是奥巴马政府宣示重返亚洲以来,首次公开提到台湾在安全问题上的定位。希拉里的用词与过去的讲话相比也有所不同。她在10月份外交政策期刊上发表美国的亚洲政策这篇重要专文时强调,未来10年美国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将外交、经济、战略等实质性的投资锁定在亚太地区”,但对台湾只字未提,这次不仅增加台湾,还提升至“安全伙伴”的角色。希拉里表示,美中关系是最复杂和后果深远的,美国无意围堵中国(大陆),美国希望与中国大陆加强对话,包括在美中战略暨安全对话中,就网络安全议题进行坦诚且公开的讨论。美国将积极发展和中国大陆的正面及合作关系,但也鼓励中国大陆进行政治改革,希望中国大陆尊重国际法并创造一个更开放的政治制度,终止对外国公司的不公平歧视。

奥巴马的亚洲之行让人们看到,20世纪美国与欧洲盟友成功建立跨大西洋体系,现在需要建立一个跨太平洋体系,美国主倡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正是这一努力的结果。APEC会后,奥巴马出访了澳洲,希拉里则前往菲律宾和泰国访问,两人在印度尼西亚的东亚峰会上会合,这显示美国重视亚太地区。TPP目前有包括美国、新加坡、澳洲、新西兰等9个经济体,日本亦将加入TPP谈判。日本加入后,TPP成员的GDP将占APEC成员的62%,占全球的35.5%。目前中国大陆官方对TPP的态度甚为低调。

尽管多年来美国一直坚持“台湾关系法”及“美对台六项保证”,但近年来随着美国经济的衰退和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美国学术界出现了不少“抛弃台湾”的呼声,尤其是2011年美宣布对台军售前后,各种“弃台保台”的激辩就不绝于耳。过去这种争论大多围绕地区及国家安全,而最近转向经济角度,向奥巴马建言要抛弃台湾保美国经济。《纽约时报》11月10日发表《拯救我们的经济,抛弃台湾》的文章建议奥巴马同中共领导人展开协商,以美国停止对台军售与援助、提前终止“协防台湾”至2015年的公报,换取“一笔勾销”目前所持美国公债,如此才能挽救美国经济,甚至确保奥巴马的连任之路。文章引用美国前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2010年话说:“对国家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是国债。”认为奥巴马应该弄清楚“今天美国的就业及财富远比军事能力更为重要。”文章称,目前两岸现状也很危险:如果台湾民族主义者政客决定宣布独立,或如果北京鹰派人物对等待同台湾整合兴趣不大,开始采取武力收复台湾,美国将很快被拉入数百万亿美元的战争。作者坎恩猜想,如果中美就台湾问题达成协议,北京会顺势被迫结束对伊朗、朝鲜和叙利亚等国的政治和经济支持,这种协议无异于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但作者也认识到:“对这种协议,美国国会肯定不同意,批评人士也会认为很不实际或很荒谬。”

不过,有很多学者却坚持认为美国应该加强与台湾的联盟。如乔治敦大学教授唐耐心和国际暨战略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莱仪认为,“对台军售反而促进了两岸互动和问题的解决。”过去两年美对台军售价值已达180亿美元,两岸关系明显正处于最佳状态。他们认为,美国绝对不能姑息中共,不能以牺牲台湾提升同大陆的关系。抛弃台湾,反而会伤及美国在台商业机遇,不利于台湾在亚洲担当民主模式这一重大角色。11月12日,美国众议员罗艾斯在一场演讲中也表示,“弃台论”太天真,误解了美台关系在亚太区域所扮演的角色,也忽视美国在亚太区域促进台湾民主所做的示范性角色。

对于几乎平常化的对台军售及北京威胁的循环不断,目前各方都认识到,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中的美国元素已经进入了“变动期”,未来如何发展,是人们关注的热点。11月14日,美国防务新闻周刊报道说,如果台湾的民进党参选人蔡英文在明年1月的选举中击败国民党现任总统马英九,台湾的国防政策可能重新调整,两岸交流速度也可能随之减缓。防务新闻周刊援引前民进党政府国家安全官员的话说,如果蔡英文当选,她可能会考虑在国防政策上作出一些调整,包括同意台湾自行生产射程超过1000公里的雄风3型(Hsiung Feng 2E Block 3)地对地导弹。报道说,台湾自2010年开始生产射程600公里的雄风2E Block 2导弹,但是雄3导弹的生产计划,在2008年时即在美国的压力下而推迟。关键在于蔡英文是否会下令雄3导弹进入量产,因为这个决定极为重要,不能不考量美国的看法。

华盛顿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萧良其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国基于台海情势的考量对雄风导弹的研制作出限制,这是无论国民党或民进党都无法改变的现实。他说,“这型导弹在马英九政府刚上任时有过审议,由于它的发展已进入一个更先进的阶段必须被舍弃。美国的顾虑还包括国民党的台海政策,如果台湾发展射程更远的导弹会被视为具有挑衅的性质。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两党的政策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因为它们都受到这些同样的限制。”萧良其说,台湾的国防工业其实有不错的发展,现在也有能力制造300吨以下的小型潜舰。他认为,如果民进党执政,比较有可能的作法是以这种能力为基础,加速台湾自主性国防工业的发展。至于在政治上,蔡英文上台对两岸关系有何影响,萧良其认为这仍然有待观察,因为涉及2012年中国大陆的领导人接班,在对台政策上不能只单纯看台湾的政治环境的改变;“从政治方面来看,这影响到中国对台湾的军事策略,这就要看中国大陆内部的反应。2012年中国有很大的人事改变,习近平会当主席,他的对台政策不是太明确,所以我们要观察这一点。有很多的因素,很难把它放在对台的环境里面。”

防务新闻的报道还援引民进党消息人士的话说,马政府现在推动的全募兵制,无法运用于实际作战情况,因为不断有新兵加入将影响军事单位的战备水准,民进党政府上台,将会修改募兵制的内容,把军官排除在募兵范围以外。民进党在10年政纲中对其国防军事政策只作了大略描述,在“国家安全战略”篇提到要“展现自卫决心、强军保台”,台湾必须持续整备能够因应中国大陆敌意威胁的安全防卫机制,持续进行国防转型。

台湾执政党和反对党之间就台湾和大陆和平协议与全民公投问题继续唇枪舌战期间,台联党主席黄昆辉还声称要起诉马英九涉嫌叛国。在马英九提出与大陆的和平协议与公投议题之后,民进党对马英九发动猛攻。立法委员蔡煌榔说,“我们强烈质疑,马英九的公投说只是一个选举需要,他又在耍两手策略。”民进党立法委员陈亭妃说,“民国)98年5月20号,马英九怎么说?马英九说中国要先撤飞弹,再来谈和平协议。请问中国大陆撤飞弹了吗?!”

马英九在解释和平协议的时候说:“是要为我们两岸之间打造一堵防火墙。我们要求我们的反对党民进党不要把这种为台湾人民未来谋求和平的努力把它抹红,把它说成卖台统一,或者说成投降。他自己做就不是,我做就是,这是不公平、不合理的。”而蔡英文表示,她过去谈和平协议,和马英九前提不同,马英九的前提是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大陆,让民众忧虑不安。对此,马英九竞选团队发言人马玮国说:“马总统的两岸政策架构是这样的:在92共识之下,中华民国宪法之下,对人民有利这样一个情况。蔡英文主席在两岸政策上一向都是非常反复的。”民进党立委陈亭妃等人质疑说,马英九为和平协议设定的三个条件是在骗人、马英九重申这三个条件时说:“未来的10年,如果国家没有需要,或者民意不支持,或者国会没有办法有效监督,我们都不会推动。把这种让台湾2300万人民决定台湾未来的作法说成是投降协议,我觉得这对人民是种侮辱。”

马英九提出和平协议要先经过公投后,民进党立委推动公投法修正草案,被国民党立委封杀。蔡英文说,这显示国民党与马英九立场不一致。 她还说,“马总统对公投的态度其实不是真心诚意地要去推动”。

绿营台联党的主席黄昆辉批评马英九与中国大陆“眉来眼去”,声称要告他触犯刑法的外患罪,涉嫌叛国。对此,为马英九助选的团队“台湾加油赞”的发言人马玮国告诉美国之音:“我们建议台联党主席黄昆辉先生,如果你要告马英九叛国的话,也请你把蔡英文主席也一并告下去,因为毕竟她也曾经提过和平稳定的互动架构,她也曾经说要延续前朝的政策。如果要告马总统,请台联不要大小眼,不要有双重标准,就两个人一起告。”

对于和平协议与公投问题,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杨毅表示,结束两岸敌对状态,达成和平协定,符合中华民族整体利益;政治协商是个不断创造条件,将来水到渠成的事,不应允许任何政治势力借机炒作。杨毅还表示,大陆推动两岸协商的思路仍然是“先经后政、先易后难、把握节奏、循序渐进”。

在马英九提出与大陆的和平协议与公投议题之后,他在民调中对蔡英文的领先幅度明显缩小。台湾在野的民进党指称,大陆试图影响台湾总统大选,让马英九连任成功。民进党日前发布新闻稿指出,中国大陆介入台湾总统大选,并且暗中或摆明的帮助执政的国民党,希望让马英九连任成功,中国大陆采取的手段包括了,假采购,真辅选,命令各省市大型采购团赴台进行统战采购,第二是中国国台办借由和台商互动的关系,动员台商干部参与造势大会。第三,协助台商回台投票,第四,斩断马英九对手的捐款来源,第五,直接或间接支援特定的立法委员等五套剧本。民进党发言人梁文杰更进一步指出,一些在大陆支持蔡英文的台商,已经接到了中国大陆地方官员的关切电话:“不管是在税务上,或是土地租约上,对方都暗示,可能会因为支持蔡英文而有所变化,我们目前还在搜集资料,我和大家报告,这些事情确实发生,而且是最近我们陆续收到回报。”

蔡英文面对媒体询问时表示,中国大陆介入台湾选举不是今天才发生,从1996年台海导弹危机到2000年朱熔基的对台讲话,大家都应该还记得。蔡英文说,任何了解台湾政局和情势的人,都清楚中国大陆试图在台湾很多不同的地方发挥影响力。

国民党发言人赖素如表示,民进党指责别人之前,请先拿出证据,否则就是栽赃抹黑、负面选举。熟悉台湾政治发展的淡江大学美国研究所教授陈一新表示,民进党的指控,都不太能成立,例如中国大陆来台采购,事实上,蓝绿执政的县市都获得好处,至于台商心中倒底支持谁,也不是他人可以左右的。陈一新教授还指出,就算中共政府支持马英九,也是中共政府自己的决定,民进党不能因此怪罪国民党。他说:“共产党的事情能怪到国民党头上吗?共产党当然有自主权,他想支持谁就支持谁,他当然反对台独,这是毫无疑问的,难道他还支持台独不成?哪天他支持台独,那就奇怪了。”陈一新教授认为,中共政府的立场很简单,就是支持赞成九二共识的人,不支持反对九二共识的人。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回应国民党马英就提出愿意和中国大陆签署和平协议时称,和平是基于坚持主权完整、尊重民主机制与中国大陆不能用武。这3个原则是民进党在这个议题上永远的坚持。马英九提出,时机成熟时两岸可以签署和平协议。蔡英文回应说,和平是基于坚持主权完整、尊重民主机制与中国大陆不能用武。

民进党发言人陈其迈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重申民进党和蔡英文的立场:“民主进步党和蔡英文主席都认为,应该在民主、主权、和平的3大原则下,和中国进行谈判。假如中国大陆不承认台湾,不承认台湾在国际的政治地位,未来要进行政治协商将会相当困难。”

至于民进党如果执政,会不会也提出签订和平协议的要求,陈其迈回应,民进党长期以来认为台湾和中国大陆应该建立起“和平稳定架构”,来避免两岸发生军事冲突,双方对维护台湾海峡以及区域安全都负有重大责任。陈其迈强调,维持两岸的和平稳定不只对”两国”有利,对亚太安全也是非常重要的。陈其迈重申:”对民主进步党而言,我们不会贸然去挑衅,或者做一些引起双方或区域紧张的举动。当然中国也必须在区域安全和区域问题上采取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否则单方面要求台湾放弃自我防卫,而中国却不必负起任何责任,这样对台湾非常不公平。”

陈其迈称,民进党以前提过“和平稳定架构”,主要是避免双方军事冲突。双方在相互理解的前提下,透过稳定、和平对话的架构进行对话,并不等同于国民党的“和平协议”。“国民党的和平协议是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签订所谓的政治性协商,或者是对台湾的相关的交流往来,它涉及到政治框架和政治前提的部分。这对于台湾未来的选择做了某种程度的限缩。国内的和平协定牵涉到双方的签订的立场是什么。到底是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还是政府军对叛军?所以马总统操纵和平协议一体,提出所谓的几个原则、几大保证,都没有办法解决台湾人民的疑虑,所以他的和平协议和我们的和平稳定架构有很大的差距,民进党很清楚地认为,应该是在互相不否认,相互承认对方主权的前提下来进行,而且必须有某种程度的国际监督。”
马英九自从提出两岸和平协议之后,遭到各方围剿。亲民党发言人吴昆玉认为,大家都期望两岸间有个长期的和平架构,但是这个议题不应该如此草率提出,更不应该成为选举的工具;“马英九提出两岸和平协议真正让人诟病的,不是协议的本身,而是他提出来的方式,不但太过草率,而且前后不一,一个礼拜之间翻来覆去,一下要公投,一下不要公投。两岸之间这么重要的问题,怎么可以用这么草率的方式去做决定,或是以这种方式提出来,我们对这点非常不满意。”政治大学政治系俞振华博士认为,马英九提两岸和平协议原本无可厚非,因为这本来就是重要议题,但他也认为这是短暂的选战策略,同时指出民进党巧妙的化解了这个议题;“国民党另一方面也想要以此来巩固他们在这个议题上的主导权,以此去掌握这场选战最主要的议题,国民党的做法无可厚非,只不过民进党很巧妙的运用公投的议题把两岸协议的议题转换为公投的议题。”公投的议题显然是民进党的强项,而非国民党的。国民党在此显得进退失据。

马英九日前曾说,可能是因为他出生在香港而不是台湾,使得社会上对他的信任度不够,这是他的原罪,当他提出两岸和平协议时,才会遭到如此多的质疑。马英九和他的副总统参选人吴敦义更进一步的在平面媒体上刊登广告,质疑“原来,只要不是由民进党提出的和平协议,就不是和平协议。”东吴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徐永明认为,台湾人民其实不介意马英久的出生地,“我觉得台湾民众并不是很在乎马总统生在那里,否则2008年他就不会大胜民进党200多万票,我觉得台湾民众比较在意的是,马总统在决定和平协议的时候,他是不是讲清楚为什么要做这个,是不是有急迫性,内容是什么,马总统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使这些因素引起社会反弹,他和蔡英文的民调才会拉近,马总统将它解读成他是外省人的原罪,这样的解读在台湾是不被接受的。”

马英九还与文化评论家杨照对谈,分享对两岸社会的观察与比较。对于大陆的发展,马英九说,他总觉得大陆在跟台湾、香港与其它华人社会有更多接触后,会朝向更自由、民主的方向;台湾如能扮演引领大陆的角色,将不负“自由民主灯塔”之名。杨照说,台湾社会的多元性,让不同的人拥有不同的自主与自由,是两岸最大的差距,也对中国大陆产生吸引力;未来只要两岸愈自然地接触,愈能发挥台湾推动自由、民主及公平的影响力。马英九对此表示认同,并说他常强调台湾的文化是“具有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核心价值是开放、进取、善良、勤奋及包容,外在是“海洋文化、多元文化、志工文化及爱心文化”。 马英九表示,“民主是种制度,自由是种状态”,希望不受干预的状态就是自由,他常把自由放在民主的前面就是这个道理;大陆在政治上相对而言不是那么民主,但在台湾是百无禁忌,这是他们感受台湾最大不同。马英九认为,台湾与大陆往来,应可展现更大自信,不必担心会吃什么亏,因为自由、“已变成我们活生生、每天都存在的生活方式”,这种方式不但影响台湾,也一定会影响大陆。

不过,台湾2012年大选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到美国造势和筹款,尾追而来的是以马英九总统竞选连任办公室总裁金溥聪、国民党副主席黄慧敏率领的一个团队。到达旧金山后,泛蓝泛绿在相距仅十分钟车程的两间宾馆、同一时间举行造势大会。国民党的造势大会以餐会形式进行,席开一百多桌,参与者们一边大嚼牛扒一边高喊“马英九再干四年”。而民进党的造势大会,不但没有牛扒可吃,参加者还都饿着肚子带着支票捐款给蔡英文,助她“冻蒜(当选)”。哪一个更符合人民心目中的自由民主,人们也自有评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4日, 9: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