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大陆贪官刷新12项世界吉尼斯

日前网上热传一则微博,对上海官场投下一颗震撼弹。这则微博题为“上海最富拆迁经理项伟国因家人受害,爆拆迁内幕”,指称涉及上海数百官员。一位自称上海浦东新区的网民“最富拆迁经理项伟国”119日发表微博爆上海拆迁黑幕:本人是上海最富拆迁经理项伟国,因女儿项朝静遭遇到土地储备中心太子爷等数10人的轮奸,虽自己搞动拆迁赚到6千多万,仍上告无门,不能为女儿讨回公道。以前在浦东新区做了很多缺德事,赚了很多亏心钱,现在终于良心发现,惊爆浦东土地储备中心及其拆迁内幕,涉及上海数百官员。

该则微博立即被网民转载,不过,截至1125日,已经看不到这则微博的内容。此外,据新华社消息,微博当事人项伟国今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所谓“内幕”系有人故意诽谤诬陷,自己有怀疑对象,已经向上海浦东新区孙桥派出所报警。上海浦东警方表示,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事件详情及原因。事件发展,令民众摸不着头绪。尽管新华社报道项伟国澄清该事,但民众质疑官方刻意隐瞒实情。一名网民评论,无风不起浪,事隔十多天的180度变化,背后有多少悬疑?有多少幕后交易?“一个靠拆迁都要赚6000万的小人物,不是很清楚的显示了其背后的黑幕吗?为什么一有黑幕待揭,就总有人跑出来搽屁股,涉及面过大就马上掩饰掉?!”亦有网帖评论表示怀疑:“不像是真的,像是恶搞,谁会把自己的微博定义为最富拆迁经理项伟国呢?!”但有别于官方的冷处理,民众反应相当火热;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观察表示,这一“最富拆迁经理项伟国”的微博是闹剧还是悲剧?我们拭目以待。不争的事实是,社会对于拆迁公司这一个介于黑、白两道的行业是十分不好的印象;大多半人对于强拆是表示反对甚至愤恨,可见拆迁公司的声誉早已被中国人民所唾弃。

该则微博掀起官场波澜,也挑动民众的敏感神经。虽然可能存在网民“恶搞“的可能,然则“因女儿项朝静遭遇到土地储备中心太子爷等数10人的轮奸,虽自己搞动拆迁赚到6千多万,仍上告无门,不能为女儿讨回公道”的“恶搞”中,却有着严峻的现实基础。现在的贪官包养情妇、玩弄女性导致的后果实际上要比酒驾更为严重;贪官包养情妇、玩弄女性必然要加大贪腐资金的力度,必然要加大腐败的程度。

目前贪官们贪腐的数目常常达到上千万,甚至上亿,被“轮奸”的贪官情妇们可谓功不可没。贪官们包养情妇、玩弄女性还造成了官场的潜规则,让官场中的女性人人自危,随时面临着好色上司的可能的性侵犯,而这些女性的家庭也必然会遭到程度不同的破坏。更有甚者,贪官们的情妇居然还窃据高位,将讲品行有才能的干部排挤出局,严重败坏了官场的“组织纪律”。正因为如此,很有必要象推动酒驾入刑一样也推动贪官包养情妇、玩弄女性入刑。

以下是广大网民概括的贪官在包养情妇、玩弄女性上所创造的世界吉尼斯纪录:

“数量”吉尼斯。南京市车管所长查金贵虽已年近花甲,居然包养了13个情妇,以此来显示他的宝刀未老,权倾一方的不凡气魄!有如此光耀的情场资本,便使得查所长自豪不已,也使得他经常在熟人面前情不自禁地自我炫耀:“《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我呢,有金陵十三钗……”。所长的包养纪录还未来得及申报,同在南京为官的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就已将其纪录刷新。徐某人以包养140多个情妇的叫人业绩,完全有资格对查某人嗤之以鼻。

“品质”吉尼斯。厦门远华案中的贪官包养起情妇来,引领了由“多数量”向“高品质”的时尚。他们一改查金贵、徐其耀那种“捡到篮里的都是菜”的粗放式经营作风,在情妇的个体含金量上下功夫,硬是把诸多名流揽入怀中。重庆市委宣传部原部长张宗海虽然在重庆有家,但他在重庆的五星级饭店希尔顿饭店长期包房。张宗海选女人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本科毕业生,二要漂亮,三要没结婚。

“收藏”吉尼斯。贪官身上的兽欲,还容易使其对情妇产生诸多变态的行为和嗜好。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原副局长李庆普以“另类收藏”著称,在其储藏室里4个带有密码锁的铁皮柜中,有着李庆普记录其本人每次跟女人发生两性关系全过程的日记本95册,日记本里每隔几页用纸包卷的则是与李庆普发生性关系的女人的毛发。办案人员统计,李庆普收集的女性毛发多达236份。

“年轻”吉尼斯。乐山副市长李玉书包养情妇的业绩就令所有涉足此领域者汗颜!因为他包养的情妇才仅仅16岁!为了把娇艳动人、且属处女的16岁花季少女搞到手,他竟谎称自己是新加坡商人,为博得丽人一笑,他在成都丽都花园花61万余元购买了一套豪宅。

“管理”吉尼斯。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副书记杨枫,不仅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索取巨额贿赂,而且同时包养了7个情妇。为了防止情妇们争风吃醋,这个以“学者型官员”自 诩的贪官,运用进修时学来的MBA管理知识,让“首席情妇”邹某用分类法统领其他6个情妇。在邹某的“科学”调度下,杨枫和情妇们很长一段时间相安无事。

“逻辑”吉尼斯。南京奶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号称金陵“奶王”的副厅级贪官金维芝创立的金式“情妇逻辑”谬种流传:“像我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湖北原副省长孟庆平在接受审判时,双目深情地看着远处说:“我是爱江山也爱美人。在我有生之年能遇上几个有情有义的女人,是我的福分。”

“供养”吉尼斯。深圳市沙井信用社原主任邓宝驹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挪用、侵吞公款23亿元,他不仅包养“二奶”,还有“三奶”、“四奶”和“五奶”。前后花在“二奶”身上约300万元;广州的“三奶”和北京的“四奶”也不是省油的灯,绝没少花从邓宝驹那里得来的钱。邓宝驹从认识“五奶”小青至亡命外逃近800天,总共花在小青身上的钱多达1840万元,平均每天23万元!

“创意”吉尼斯。福建周甯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先后和22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为此,他专门做了一个红皮通讯录,上面记录着这些女性的通讯方式,并得意地为其取名为“群芳谱”。并于2002522日在福州一家酒店举办“群芳宴”,让22位身着华服、美丽妖娆的女人在包房里彼此见面。席间林龙飞还宣布,今后每隔一年就举行一次群芳宴,还要设置“年度佳丽奖”。

“滥交”吉尼斯。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不但长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从1989年至20017月的12年中,张二江竟与除老婆之外的107个女人有染。而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玩起女人来不管老小,不分美丑。

“周旋”吉尼斯。海南临高县城监大队原大队长邓善红曾包养过6个情妇,而且6个情妇都为他生了小孩。其中4个情妇各住的两层两间楼房,是由邓出资建造。让人难以置信的倒是,当邓已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收受贿赂批捕、其丑闻几近家喻户晓后,他的妻子还“根本不相信他在外面有女人”,其已成年的女儿更是信誓旦旦,“相信父亲在这方面是清白的。”

“承诺”吉尼斯。曾先后担任湖南省邮电学校校长、湖南省专用通信管理局局长的副厅级干部曾国华,有钱包情妇,却无力玩情妇,被欲火烧得猴急的情妇贺某想了一个绝招,要他写“承诺书”,既有“以后再也不让贺某生气”、“60岁时一定和贺某结婚”的,也有“每周必须和贺某发生三次性关系”的,否则,她就要到纪检检举和告发。因不堪情妇的严格管束,曾国华在朋友的怂恿之下雇人将情妇砍伤,也把自己送上了审判台。

“双雕”吉尼斯。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胸口不太舒服到医院“高干病房”后,40多岁的女护士王秀丽为其打点滴,徐其耀的左手上还输着液,竟三下两下就解开了王秀丽白大褂的纽扣……成了徐其耀的情人后,王秀丽求徐为其毕业后在家待业的女儿安排工作,也把女儿刘澜送入了“虎口”。这个可怜的姑娘,一年之中两次为徐其耀堕胎。令人发指的是,荒淫无度的徐其耀不仅不隐瞒自己的无耻行径,有时反而故意标榜自己的“能耐”。一次酒后,他不仅当着众人的面炫耀自己的“一箭双雕”,居然还将这母女俩的“床上功夫”进行了一番比较!

除了上述贪官的12大色字吉尼斯纪录,还有一个吉尼斯纪录是所有贪官共同创下的:在所有贪官忏悔表白中,都不约而同地感谢党和组织,说辜负了党和组织的培养,声称自己从骨子里是热爱党的。这一吉尼斯纪录,是从古至今所有的党和组织,都没法享受到的荣耀。

此前的就不赘述,说说近日的一个例子。据媒体报道,广东中山市原市长李启红,以内幕交易、受贿等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宣判后李启红在法庭上声称:“我是从骨子里热爱党的,我身上还有好多好的品质。”对此,网上有篇署名徐有模的文章评论说:李启红从骨子里爱共产党,不是无缘无故的。她在高调当选2009中国“十大品牌市长”时,党给她获奖时的颁奖词是:“前瞻木兰,情系中山”。可以说,没有党的干部任命制,她的升迁之路,不会一路顺风。如果干部的升迁,是靠群众的选票,没准现在的她,还在为养家餬口、社保医保而发愁,甚至还会为房屋被强拆,土地被强征,而担惊受怕,也许在饥寒交迫的上访之路上,苦苦挣扎;如果没有党,她怎么可能不受监督的长期贪腐,还能得到大量肉麻的溢美之辞。是党让她贪腐得如鱼得水,怎能叫她不对党感激涕零?!文章说,贪官哪个国家都有,但在民主国家的贪官,往往只是个案,像中国,这种让贪官成建制、连锁案、无官不贪的国家,肯定已为数不多了。可以说,如果中国实行官员民选而非委任制度,非空投制,中国现在的官,绝大部分可能当不了官,自然也无法当上贪官。是党腐败的用人制度,使它们顺利地当上了官,最终当上贪官。所以,谁说中国的贪官没有道德?贪官的道德就体现在“饮水思源、知恩图报”上,中国的贪官没有一个在骨子里不爱党的。然而,相对于贪官爱党爱在骨子里,深受贪官欺压盘剥之苦的广大屁民,对党的爱会爱在哪儿,答案也不言自明。

这答案,和广大的五毛们的答案,也不会有太大差异。最近,“中国选举与治理网”有篇文章,题目叫“中国最大的危险是什么?”;文章说:为什么中国多奴才? 原因有:第一,专制统治时期太长,凡有骨气之人,被消灭得差不多了,剩下来的人里边儿,奴才坯子的比例,就相应提升;第二,中国文化里奴性的因子太多,长期耳濡目染,奴才意识成了人们的习惯思维;第三,在中国当奴才,比不当奴才的人风险小,容易生存;因此当奴才,也就成了多数人的首选。对皇帝来说,奴才的好处很多:比如,只要皇帝一拍脑袋,无论对错,什么样的想法,都可以一杆子插到底,因为奴才不会也不敢唱反调。奴才多,社会就稳定,处处都是莺歌燕舞,符合维稳的需要;奴才没有三心二意,容易集中力量办大事,那怕错到底的混账事,也照样顺利进行。

不过,话又得说回来,没有天灾人祸的时候,奴才可以说是多多益善。反之,如果碰上有天灾人祸之时,奴才就不顶用了,还会坏了皇上的大事儿。卡扎菲,就是让奴才们搅的局,去年这回儿,谁能看得出来卡扎菲要倒台? 3个月前,还有人在挺他。结果,奴才们挺死了卡扎菲。就算谁有先见之明,也无渠道上达朝廷,即便卡扎菲听着了,只能是一个“杀进谏者”的回答。因为大家都在欢庆盛世,你来个危机论,不是阴谋又能是什么?

所以,以卡扎菲为例:对皇帝而言,奴才是有利有弊的。当事变之初,奴才们说“这是社会闲杂份子闹事”;当事件进一步发酵蔓延时,奴才们说“这是西方敌对势力捣乱”;当局势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奴才们流泪表示效忠,准备打巷战。然而,最后当卡扎菲被人捕获时,他的奴才们早已溜得一干二净。

因此,若有人问什么是中国专制统治最大的危险? 用不着思考就可以回答:奴才多是最大的危险。因为他们都是牛梁鸟,以牛身上的寄生虫为生。当牛真的遇到存亡之险时,鸟儿们早就飞得了无踪影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8日, 5: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