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缅甸总统吴登盛在东亚峰会会见记者时说,缅甸进行民主改革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民主,引起外界猜测。有专家认为,缅甸变化还未到临界点,并受中国大陆官方暗中影响,可能还有变数,缅甸民众应持续抗争和外界保持关注形成足够压力,让缅甸变革进入拐点。然而,缅甸变革也会使中国大陆官方感到威胁,因为支持自己的国家越来越少。

缅甸近期反对派重入政坛,其领袖昂山素姬将要参选。对于缅甸的政治改革,国际社会表示支持。缅甸在亚太地区占有举足轻重地位。中国大陆有近80%的石油需要从中东进口,并有60%能源经马六甲进出印度洋,马六甲是“中国海上生命线”最重要的一环。大陆官方曾与缅甸军政府关系密切,如今缅甸发生政治变革,中国大陆或失去对缅甸的控制力。

20111119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东亚峰会上说,联合国支持东南亚国家联盟选择缅甸担任2014年的轮值主席国的决定,因为缅甸最近取得民主化进展,包括释放政治犯和改革封闭的政治体制。潘基文还说,他将尽快前往感受缅甸取得的进展,并希望缅甸加大改革的步伐。日本政府也表示,将重新向缅甸发放2003年冻结的政府援助金。日媒纷纷评论,期待缅甸脱离中国大陆。而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与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通话,并于1118日宣布,下个月将派遣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前往缅甸,亲历缅甸民主改革。这是美国和缅甸50年来的首次最高级别互动。美国对缅甸的政策正在发生重大改变。

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亚太地区必须明白,随着我们结束目前的战争,我已指示我的国家安全团队,将我们在亚太区的存在和使命列为重中之重。”美国已宣布美军将永久性驻在澳洲。美国的重心移往亚太,并对中国大陆形成围堵局势。

缅甸的总统吴登盛对国际社会的几大重要决定表示高兴,不过他在东亚峰会也向记者宣布,强调缅甸特色的民主。据BBC报道,吴登盛说,缅甸正试图进行民主改革,但这同西方国家的民主不同。他对国际社会的态度变化感到乐观,并希望这将有助于缅甸早日走出国际孤立状态。吴登盛表示,跟昂山素姬的合作就是缅甸政府变革的信号。

1118日,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发表声明说,他们将重新参加政党登记,从而参加未来举行的选举。昂山素姬同时宣布参加将要举行的缅甸议会的补选。海外舆论认为,缅甸目前朝正确的方向进行,但是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还有变数。主要是缅甸总统吴登盛说缅甸的民主改革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民主现在还不太清楚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舆论认为,最近缅甸政府所采取的行为都是很正面的,“缅甸特色”也不能跟中国大陆的“中国特色”相提并论。不过,尽管缅甸的改革方向是对的,但缅甸的改革还没有达到临界点,发生逆转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这个时候,更需要外界的压力和缅甸民众加强抗争,让缅甸政府稳步走下去。而中国大陆权贵专制对缅甸的变化是不会高兴,也一定会在暗中施加它自己的影响力,因此外界要持续保持观察。而吴登盛强调缅甸特色,也许不会骤变,就是国内还有保守的势力,他要安抚他们。

外界普遍认为,释放政治犯是缅甸政府准备抛弃原本的专制体制走向好的方向第一步。并由此联想到缅甸的变革,中国大陆会怎样?有舆论表示,至少缅甸新政府已经意识到跟中国大陆官方绑在一起只会让国际孤立,若走进国际社会就必须走出中国大陆阴影,当他发现自己跟中国大陆官方绑在一起时,不仅在国际上孤立,就连在东南亚也是孤立的。包括缅甸政府也意识到中国大陆官方所谓的经济援助,实际上是掠夺,把资源大量的运到中国大陆。跟中国大陆官方这种合作没有什么出路,必须回归国际社会。

美国华裔时评家竹学叶博士认为,缅甸政府的变化,对于中国大陆权贵而言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因为支持它的势力越少,他们破产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他们会感到一种威胁。

对于缅甸的变化,中国大陆官方的反应跟国际社会的欢迎态度,完全是南辕北辙。御用媒体还发表社论,说缅甸当局在火药头上玩火,缅甸当局是巫师唤出魔鬼,不仅是得罪了中方,而且缅甸的做法还会使缅甸国内的反对派快速成长,可能会对现政权构成巨大冲击。而这,也很准确的反映了中国大陆权贵阶级的价值观。

对于中国大陆权贵的御用言论,缅甸政府用停建密松大坝作为回应。而这项从2009就开始的这个合作项目——密松大坝,中国大陆总投资为36亿,已经投了20亿。这个项目严重改变了缅甸生态环境,一直备受环保人士、政治反对派、当地的少数民族强烈反对,大坝建成之后,预计是把90%的电力输往中国大陆,而缅甸政府得到2成的利益,因此缅甸政府以不能违背民众的声音为由,通知中方大坝要搁建。不过,缅甸第一大投资国目前是泰国,第二才是中国大陆。而缅甸的民主化,将有利于吸引西方的投资。但在短期内,不一定会影响缅甸对中国大陆的能源出口政策,只是对中国大陆的权贵心理震憾很大。而对中国大陆民众来说,缅甸的转型却有很大积极的意义。

在亚太战略中,缅甸占有重要地位。大陆官方之前与缅甸军事政权发展密切关系,把缅甸当成中国大陆接近马六甲海峡的一处“卫星国”。201011月,缅甸举行,20年来的首次大选。当时路透社报道说,国际观察家已经把这次缅甸20年来的首次选举批评为政治幌子,因为主要的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姬并没有被包括在选举中。不过选举后,新上任的缅甸政府有一些改革迹象,将领们脱下军装组成一个文职政府,并从20111012日开始,缅甸政府释放大约2千名囚犯,其中包中70多名政治犯,这是吴登盛上台后第二次大赦,首次大赦是201011月选举结束后,宣布释放被软禁的长达11年的昂山素姬。

20118月,吴登盛跟昂山素姬举行了历史性的会晤,商谈了民主和解,同时新政府也接待、邀请了联合国人权专员到访.9月份,缅甸政府开放了互联网,取消对外网的封锁。10月缅甸外交部长访问美国,并表达愿意回归国际社会的愿望。而缅甸作为中国大陆官方长期的合作伙伴,突然宣布停止总投资36亿合资大坝建设,并有要求走向民主的言论,受到外界瞩目。

1121日,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姬政党全国民主联盟表示,昂山素姬将参加即将举行的补选。3天前,全国民主联盟才结束对缅甸政治体系的杯葛。这将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自1990年以来首度参选。当时她的压倒性胜利,遭亟欲掌权的军政权抹煞。昂山素姬是已逝独立英雄翁山之女,也是军事独裁者的棘手对手。她过去21年间有15年遭到软禁。

随着美国宣布派国务卿希拉里访问缅甸的举措,日本也随即作出应援,首相野田佳彦1118日向缅甸政府表示,日本即将重新向缅甸发放2003年冻结的政府援助金。

日本媒体在报道缅甸民主化问题上,显示出对回归国际社会的缅甸给予期待,主流大媒体社论清一色地对缅甸的积极态度做出评价。

《读卖新闻》以《缅甸改革加速促进民主化,脱离中共》为题的社论说,积极推进民主的缅甸,将正式回归国际社会,军政体制下导致的经济停滞,也将随着欧美各国解除经济制裁,引进外资等重新整顿经济。社论指出,就在欧美对缅甸经济制裁期间,中共则以经济支援为由将势力延伸至缅甸,其目的是瞄准了缅甸丰厚的天然资源。社论说,对此缅甸总统吴登盛9月末刚上台就直接拒绝了中方计划的水力发电的巨额水坝建设,总统就任后的首度外访则选择了印度,并与之商谈基础设备建设问题,缅甸在摸索中远离中共。

《日本经济新闻》的社论就以《“缅甸之春”走向现实》为题,除了提到希拉里12月访问外,还提到东盟诸国认可了缅甸较惯例提早两年就任议长的要求,实属罕见,其目的是为加强区域间的团结的同时,除了表明对缅甸民主化的支持外,也有意抑制中国大陆对缅甸的影响的一面。然而社论也说,缅甸内部的军官依然保持一定权力,还不能说是真正的春天,也是实情。不过最后社论点出,随着欧美国家对缅甸经济制裁的解除及日本重启的经济援助,缅甸将进一步改革,也将继续行使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力。 

《产经新闻》则以《对中姿态成为考验轮值主席缅甸的试金石》为社论主题,提到东盟轮值主席责任重大,除了首脑会议及地域论坛等主办多种国际会议外,其中特别是应付中国大陆这个难题,缅甸的角色引人瞩目。另外,社论点出:“中共着眼于缅甸丰厚的天然资源,军政时期一直在石炭及天然气方面做出投资,在经济方面缅甸对中共依然过度依赖。不过,在缅甸北部中止了正在进行的中国投资的水坝建设,理由是发电的电力多数提供给中国,这一举措是由军政转向民政后值得瞩目的一个变化。”最后社论说:“作为东盟轮值主席的缅甸是否能承受得住来自中共的压力,日本及欧美等国的支持就非常重要。”

《每日新闻》社论则以《缅甸轮值主席,乘上民主化轨道吧》为题,强调说缅甸轮值主席的意义重大,民主化的努力得到了公认及回报,不但洗脱了“独裁”、“封闭”等污名,也成功地回归到国际社会。社论还说,缅甸位于中印两国之间重要的地理位置,石油天然气等资源丰厚,如果继续开放,则会减弱长期以来对中国大陆的依赖,对于重视亚太地区的美国也有重大的影响。缅甸没有背叛国际社会的期待,乘上了民主国家的轨道。

不过,舆论都关注到缅甸总统吴登盛所说“缅甸正试图进行民主改革,但这同西方国家的民主不同”。吴登盛在东盟峰会期间极为罕见地召集了一次记者会。他对媒体说,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值得庆贺,其中包括奥巴马总统将派遣国务卿克林顿访问缅甸,同时还对昂山素姬的政党愿意参加即将举行的议会补选的决定表示欢迎。

舆论认为,曾是军队将军的吴登盛自2011年担任总统以来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是一名真心实意推动改革的领袖。在吴登盛领导下的缅甸政府最近释放了一批政治犯,放宽了对媒体的控制,并听从公众抗议而取消了同中国大陆签署的一项大坝协议。但吴登盛强调,缅甸所追求的民主并不是西方式的民主。他说,缅甸需要和平与安定,以求取得真正的进展,并说同昂山素姬的合作就是这种进展的一个信号。

吴登盛拒绝回答是否将释放更多的政治犯。他说,他正考虑大赦所有种类的囚犯,说只考虑释放政治犯是不公平的。

就在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姬表示将参加即将举行补选的1121日,国际社会却将目光移向了中国大陆的西南地区。是日,成都30名独立候选人集体前往四川省政府请愿,要求省领导关注独立候选人在参选过程中的人身安全问题,并递交了相关的请愿信,一些访民也前往省政府声援。有三位独立候选人代表与政府有关官员对话,他们陈述的情况被官方以“不可能”予以否认,双方会谈后无任何结果。大批国保和警察也赶到省政府欲对他们分别下手,在请愿民众的齐心下,对方未敢直接动手,请愿者跳上公车离开现场。

独立候选人陈茜女士向境外记者介绍了上午他们一行人前往四川省委请愿的情况。陈茜等三人作为独立候选人代表,进入位于省政府二楼的纪委信访办,一名自称姓陈的官员接待了他们。他们向他陈述独立候选人自参加竞选以来遭到严重打压的情况,对方以“不可能”予以否认。陈茜表示,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前来省政府请愿?他们在生命遭到危险时,还打了110报警,都有记录在案。陈茜说,就她本人而言,每天都有一群人监视她,不让她出门,极大地扰乱了她的正常生活。她说,尽管她这样跟陈姓官员说,但是对方根本就不听。陈茜还介绍,今天除了30位独立候选人外,还有一些访民也到现场对他们表示声援,现场大约有50人左右。官员要求今天所有请愿的人交出身份证登记备案。当他们从里面出来时,发现外面有国保和警察及截访人员和截访车,警力部署远超过现场请愿者。国保还对着他们不停地拍照,当他们也拿出手机拍摄回敬国保们时,国保将他们手机夺下删除有关图片才罢休。陈茜说,看得出警方是有备而来,但请愿者们心齐很快离开现场,搭上公车后就分头行动,对方暂时没有立即抓人。

今年,中国大陆各地的独立候选人犹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仅成都一地就有30位独立候选人,他们在参选的过程中遭到各种打压,包括被跟踪、监视、殴打、绑架和关押等。由于打压的方式和手段不断升级,30位独立候选人向省委、省人大、省政府提交申请书,要求他们对成都市所发生的多起绑架关押合法公民案件进行督办。

申请书介绍,从20119月起,四川省成都市区、县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工作开始,独立候选人胡金琼、幸国惠、李维国、干兴艳、周文明、何秀君、李昭秀、查素琼、赵先琼、庄富英等多次遭绑架、毒打,其中李维国至今仍在医院住院治疗。他们多次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至今未有犯罪嫌疑人受到处理,且公安机关拒绝向公民提供报案凭证,亦拒绝向报案公民就案件侦破进展等问题进行通报。

中国大陆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政策问题专家蒲飞说,成都的独立候选人相当务实,挨家挨户拜访选民,收集相关的信息,做出比较客观的分析判断。最初的维权运动是以经济权利为诉求,没有任何其它方面的诉求。

蒲飞认为,没有足够政治权利保障的所谓经济权利,仅仅是水中月、镜中花。而公民运动是立足于公民抗争,有多方诉求的联合性运动。这次成都民众的参选,公民意识强烈,而且所有参选者都是和平理性、有理有节的完成自己的参选过程,可以说是当代公民运动的样本。他还强调,在现今的维稳体制下,公民运动成败不能以结果来论述。“公民运动一启动就是成功了,这是中国大陆社会所特有的现象,说明当局的维稳措施失败。因此只要走出公民运动的第一步,未来必然会出现一个社会共鸣的局面。这也是可以期待的。”

成都这么多人参选,也体现成都公民维权运动近期已完成实干性转化,这种转化也是中国大陆公民运动真正走上历史舞台的标志。“抗争产生地位,实力印证尊严”,成都公民维权运动之所以在近年来一直遥遥领先于全国各地,成果出现蓬勃之势,正是成都底层维权民众多年来立足实干的结果。也是维权民众多年坚持抗争,拒绝妥协所带来的成果。由个人维权转化为群体维权,由维护个体经济权力转化为维护群体政治权力。中国大陆公民运动的大幕,正在成都维权民众的努力下徐徐拉开。

现在,人们期待着缅甸“特色”民主能走出国际孤立。那么,这也意味着中国“特色”的民主,也能改变中国大陆的民主、民权和民生的窘境。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