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轉載】先交代上周拙文提及的小故事結局,話說媽媽居住的舊選區多年來都是泛民扎根地,但過去四年被左派人士強攻,「蛇齋餅糭」當然不缺;但最能打動人心的,是參選者顯示出對社區的關懷,冬天站在在寒風中派發傳單,讓市民感受到一陣暖意。結果媽媽的票轉了軚,左派參選者上周順利勝出。

筆者則抱着「含淚投票」的心態,忍痛繼續投票給泛民人士,對區選結果當然也是「含淚」相對。

區選過後泛民陣營哀鴻遍野,政治人物、學者、時事評論員,以至普通市民都有不同解說,但卻似意猶未盡。後來跟一些主婦(俗稱「師奶」)朋友閒聊,她們卻提供了一個很精闢的說法,指這場選舉其實是「高登vs親子王國」,結果是高登輸了!而未來的特首和立法會選舉,同類性質的對決會繼續上演。

見報雖多 不敵親子王國式思考

進一步論述之前,必須先作「利益申報」,無論在公在私,筆者都是高登討論區的忠實粉絲,而且愈墮落愈快樂,愈刻薄愈痛快!「高登友」創意令人驚嘆之餘,當中不乏理性討論,但無論題目如何正經八股,意見如何精闢獨到,尾隨的留言者都具有「去到最盡」的激烈特質,企圖「各打五十大板」的和稀泥說法,只會被視為騎牆派遭到圍攻聲討,而「起底」文化更是令人心生懼怕,許多行家索性只做「CD-rom」,即只能寫入的光碟──旁觀而不發言。

至於親子王國討論區,大部分時間是因工作需要而去瀏覽,話題多與日常生活相關,哪間超市的奶粉有貨,哪個街市的肉檔懷疑呃秤,哪種美容產品最有效……親切得像茶餐廳街坊在閒聊,對於記者或讀者來說──貼身,但不夠「刺激」,新聞價值相對較低。

為什麼在主婦眼中,這次區議會選舉是高登敗陣呢?筆者經過深思後,甚至同意了這種說法。

親子王國的參與者雖不夠辛辣,滿足不了嗜血的傳媒和讀者,但卻能代表大多數人的心聲。請記着,無論是選票抑或鈔票,不會因主人的質素而有不同份量。

正如上文所言,高登發言者雖然激烈,但沉默的旁觀者其實更多,就像「人民力量」的抗爭手法能讓傳媒聚焦,但更多市民寧願默默地爭取民主。身邊許多傳媒行家就如筆者那樣,對民主黨等主流泛民黨派縱有千般不滿,但去到最後關頭,基於「兩害取其輕」的政治考慮,終於還是把票投給泛民,事後心裏有被劫持的感覺,十分難受。連高登的沉默粉絲都是這種心態,何況親子王國呢?

主婦朋友也看高登,她說許多人私底下都具有「高登」的激烈特質,但走到人前卻要表現成「親子王國」般理性溫和,這種計算亦會成為現實中的投票取向,所以要勝出選舉,做人還是不要「太高登」。

認清偽命題 輸票不輸公義

近日有行家憶述說,泛民的敗象大概始於上月中旬黃毓民與曾蔭權在立法會的對陣。當時黃毓民質問特首為何選擇民望最低的林瑞麟接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迴避問題之餘,反而暗指黃的發問方式像黑社會。

當時許多輿論與高登討論區都能從議會程序看清事情對錯,譴責特首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有錯。但另一邊廂的親子王國,卻有無數留言說「特首今次做得好,把癲狗趕出去」。同樣是「兩害取其輕」,若眼前是大聲說話的議員和民望低的官員,原來許多人會忘卻了議會程序公義,選擇把眼中釘趕走。

當談及公義,當然免不了要說區選大敗的公民黨。區選過後的凌晨,記者在重要的點票站等候結果,一個個泛民候選者敗陣的「噩耗」傳來,大家心裏直往下沉,直至聽到陳淑莊在山頂選區落敗,許多行家都在facebook留言為她打氣。往後幾天,對公民黨來說簡直是「公關災難」,敗選後失言的後遺症,較難看的成績表更糟糕。

公民黨輸了什麼?為什麼會輸?上周四,高等法院就第三宗外傭爭居港權案進行司法覆核案,裁定入稟的菲律賓母子敗訴。判決結果貫徹了該黨在外傭爭取居港權的取態,即外傭有權提出申請,但入境處有能力把關,「絕非自動獲得居留權」,「五十萬外傭連同家人湧港」根本就是一個假議題。

有人說公民黨頭巾氣重,才會不顧政治現實,在選舉前支持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及外傭居港權案,輸掉是一種懲罰。

這種說法已是坊間的主流意見,但卻是自詡文明社會的悲哀。若公義會隨時機而改變,那就是投機,而非真正的公義。若法治的基石隨時勢動搖,公信力又會剩下多少?輸了一場選舉不要緊,最重要是不要輸掉公義。

包裝拙劣是輕罪,偷天換日欺騙市民是重罪。在這場區議會選中,可以看到是政府、親建制傳媒和一些政黨,聯合起來製造假議題去騙取選票,可悲的是許多市民甘心受騙。如何令市民在偽命題中認清真理,是良心傳媒急切思考的命題。

這些年,創作人一起買保險

上周拙文〈當新聞追求hit rate時〉提及有些字眼是「賣座保證」,編輯只要在標題動手腳就能取得不俗的收視率,本周的文章題目其實也是一個實驗品。

近年報章用語傾向譁眾取寵、語不驚人死不休,編輯也要變身「潮語專家」,費盡心思把潮語套到標題上。近日最熱爆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女孩》,直到讀者都覺得爛透還在用。一位從事廣告的朋友說,這種現象說明的城市創意枯竭,文字創作者都在「買保險」。

他解釋:「創新的東西需要時間去獲取共鳴和親切感,成本很高,這年頭大家都不想冒險。既然有人已殺出血路,只要順勢而去,那條橋就能穩陣地討好客戶,畢意大部分人都是吃潮流,而不是創造潮流。」但是,新潮的「潮」,跟餅乾發霉的「潮」,其實只是幾天之隔。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