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一位朋友在傳媒機構負責處理即時新聞,聊天時才知道他們要「跑業績」。雖然公司沒有限定每天要貼多少條新聞,但內部有個點擊率(hit rate)排行榜,主管會觀察誰人上榜最多,誰人上榜最少,然後按表現作出檢討;若長期沒有上過榜,就會有沉重的無形壓力,所以每天都是一場競賽。

網站記者 有如漁夫

朋友表示,職位的招聘廣告列明:「聘請即時新聞網站記者,大學程度、中英文良好、有新聞觸覺、態度積極、具翻譯經驗者優先」;上班後才發現,所謂「記者」,根本毋須採訪,每天接觸到的都是「二手消息」。較有趣的只是港聞版記者提供的本地新聞,但大家屬於不同部門,所以也不能多問,亦沒法要求提供相片,以免妨礙對方工作。他表示:「上班時要長期追看二十四小時新聞台,把人家的新聞『搬』到網上去。」

更多時間是要透過互聯網接通全世界,像漁夫一樣在各地網站搜尋新聞,當然不能忘記在本地討論區搜尋「推上報」事件;而且要與時間競賽,否則對手網站先行貼了,自己落後於人,便又會受到上層的壓力。朋友坦言,見過有同事只把內地新聞把簡體字轉為繁體字,便直接貼到網站,連內地慣用的一套標點和用語都沒有更改。

「我們其實是剪貼員,根本不算記者。」說穿了,所謂最新鮮滾熱辣的即時資訊,原來是閉門造車生產出來的,多麼諷刺。

新聞標題 只求搶眼

為了吸引眼球,新聞只好投網民所好,人性就是嗜腥嗜血,色情暴力奇情永遠有市場。朋友笑說,有時覺得自己是「古靈精怪乜都有」的節目主持人,愈是激烈的字眼愈是「賣座」,做久了就能知道哪些新聞是「收視保證」,有些字詞就如有叫座力的明星一樣,只要融入標題就有基本盤。

據說,近年「長賣長有」的是iPhone和iPad系列字眼,只要跟相關產品扯上關係,不費吹灰之力,便有一定捧場客。

此外,直搗人性陰暗面的,有亂倫、性愛、淫賤、淫照、多P、雜交、強姦、妓女、性事、靈異等等;專為本地生態度身訂做的詞語則有直擊、港男、港女、港童、小學雞、巴士阿叔、野蠻阿姐、推上報、高登仔等等。

標題雖然誘人,但許多時候卻是空洞無物,甚至認定讀者是色情狂。「激情」過後,受眾會需索更多,結果只好推出更多「潮語」。

新聞追求點擊率已非新鮮事。自從千禧年過後,報刊及各傳媒機構都陸續推出網上版,並且提供熱門文章供網民參考,連《信報》網站也不例外。上周六的「今日熱門文章」,排首位的是《我就是王迪詩》,自稱是女作家的俏麗真身出現了。信不信也好,反正就是熱爆了。

據說,部分傳媒內部每天都有「收視報告」流傳,採訪主任處理日常新聞時亦要顧及網民喜好。有報館人員慨嘆,當「小學雞撒野」的點擊率是「艾未未獲釋」的三倍以上;近日「陳冠希淫照曝光」是「區議會選舉泛民勢危」的十倍以上……,當要作新聞取捨時,少不免要做出譁眾取寵的決定。然而,傳媒理應肩負的人民關懷本質,就在追求hit rate的過程中逐漸丟失。

泛民陣營 敗給寒風

剛過去的周日,在完成拙文前先到投票站投票。本文見報時,相信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已塵埃落定,下筆時夠膽預言,泛民主派會輸得慘不忍睹。這裏所指的「泛民」,是廣義地概括了公民黨、民主黨、社民連、人民力量和職工盟等各黨派。

若說在香港當泛民議員很慘,那身為支持香港爭取民主的選民就更悲。看到這屆區議會選舉的形勢,實在為泛民陣營感到心痛,因為他們可能連輸在哪裏都不知道。然而,若沒有從失敗中反省,將永遠不會成功。

泛民經常推說建制派財力雄厚,蛇宴月餅廉價旅行團源源不絕,泛民的區議員無法匹敵。可是,整天高喊平反六四、爭取民主自由的同時,有否盡力在有限的空間釋出關懷社區的善意呢?

若說特首選舉太遙遠,立法會選舉則涉及大是大非的政治取向,而區議會事務肯定關乎細眉細眼的日常生活,爭取延長紅燈兩秒、捕捉到兩隻流浪狗……,這些「政績」給很多人在網上嘲笑,但「沉默的街坊」卻很受落。畢竟在匿名的投票制度下,選票份量不會因人的背景而異,目不識丁、看不懂政綱的公公婆婆算一票,在記錄上等同於特首曾蔭權或政務司司長林麟瑞的一票。

前一陣子,筆者經常對人說「一個寒風中」的故事——若泛民的敗兵想在下屆「翻盤」,請緊記從中偷師——話說媽媽住在老區,原有的泛民派區議員已連任多屆,雖然曾經有建制派人士挑戰,每次都落敗而回。但上屆有一位貌似獨立、實質是「隱形左派」人士銳意挑戰。經過幾個月密集式宣傳,結果只輸了不足一成的選票。過去四年,這位仁兄繼續在社區服務,當然有派揮春和「防輻射」錦囊,而且懂得靈活走位,因應時事作出應變,比守着舊有一套的原有議員佔優。

媽媽一直支持泛民議員,沒因為那些小恩小惠而動搖。但是去年冬天,當天文台發出寒冷天氣警告,那位挑戰者立即和義工站到街頭,向長者途人派發單張,內容僅是提醒大家要保暖,有需要時可撥打某個求助熱線。

看到人家給寒風吹到瞇了眼,媽媽不禁問:「我一直支持的區議員在哪?」只是派派單張,就能令人感受到那份誠意,本小,卻利大。

就是那陣寒風,吹走了媽媽手上的鐵票,估計還有不少街坊也在那個冬天裏轉軚,原有的區議員勢危也是活該,輸掉也許更好。

未來的政治寒風吹得更緊,自稱泛民的各位人士,能有那份抵冷的能耐嗎?

衷心希望我的預言落空,否則也祝願泛民陣營能重新振作。政治沒有永遠的輸家贏家,跌倒了,最重要是盡快站起來;建制派在2003年以後做到了,泛民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