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所謂 AI,是一種古老的幻想,自人類意識到這一可能的時候起,文學的世界,對這個概念就有很大的偏見。

最為人廣知的,可以從十九世紀的「科學怪人」(Frankenstein)算起。這部小說後來改編成電影,年紀輕的時候,覺得最恐怖的畫面是科學家把屍塊連接成形,怪物甦醒的時刻。有了一點閱歷,才明白這部小說何以有趣:怪物模仿人的思考與行為,甚至擁有了慾望與感受,因為醜陋怪異,遭到排斥,它要求有一個伴侶。小說的結局令人心寒,在一個絕望的黑夜,怪物懷著滿腔憤怒與仇恨,消失於冰海的迷茫與虛無。

小說裡有一句名言,怪物向科學家發出吼聲:“You are my creator, but I am your master.”(是你創造了我,但我是你的主人。)中文因為沒有 Creator 這個字,無法傳遞原文音韻上的對襯,這個字恰恰就是人工智能的根源。

根據聖經,神造萬物,還根據自己的模樣創造了人,在逐出伊甸園之前,人類心智如蒙童,無憂無慮,直至偷吃禁果開了竅。為甚麼「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因為「創造」是一種神力,人類的創造,本身是對上帝的一種模仿。人類的創造,綜觀歷史,精妙的少,總以失敗與彆腳居多;創造出來的東西,並不止於一件物品,也可以是一種制度,一個社會和生活方式,像卡達菲身前曾經告白,自己相信上帝,女記者難以置信:「我以為你就是上帝」——這種感覺,許多獨裁者都有過。

人工智能是一個敏感但誘人的話題,因為模仿上帝所擁有的快感,是人類的一大慾望。如果根據美國已故小說家諾曼梅勒(Norman Mailer),有了科技,人類正奔向全知全能,千里眼順風耳,青春常駐,健康長生,都已經觸手可及,但人生到底為了甚麼?因為享受了科技的好處,許多人都自動放棄尋求答案。

人工智能象徵科技的極限,而隱隱令人驚懼,在鑽山入海,探測太空,登陸外星以外,終極是解開創造人類的密碼。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的許多行為,早有機械代替;電腦面世,也將人類思考、溝通、學習的方式,抽絲剝繭,找到了替代品,但像瑪莉雪萊當年的疑問:「如果機器可以賦予智能,它會不會有感覺?」

人工智能的底線,還是一個老問題,甚麼叫做人?像日本一齣經典的動畫片名 Ghost in Shell,Shell 這個字十分傳神,即使擁有人的外表,依然可以是一具寄居的精靈。

人除了智能,還有感情,還有一個更加奇妙的組合,叫做靈魂。中國文化沒有宗教的神,但不是沒有靈魂的概念,甚麼叫做人?心有四端:惻隱之心、辭讓之心、羞惡之心、是非之心,這四端拼成一個「仁義禮智」的整體,心即靈魂。人擁有一顆心,這顆心不僅有感覺,而且主宰大腦的理智與情感,心可以感受力量與美,心間可以生出巧思與靈感,心的飽滿即幸福,心的枯竭即腐朽。

科技只能擁有智能,但人可以擁有智慧,區別盡在於一顆心。人工智能,在不斷求變的智者手上,必會為人類開創幸福。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