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1日 09:48:25

      ,是“天经地义”——“没什么可说”(陈佩斯语)——的一件事,一般民众都会配合,何况我还当过“普查员”呢(1982)?
       但我有一位老朋友就不开门,还为此受到了威胁。这是为什么呢?有一篇文字说:
       人口普查的价值和意义谁都知道,可为什么开门难呢?姑且不说某警察抓作家时以“人口普查”的名义骗开门,也不说民众去政府部门办事脸色难看这些切身的理由,单是从大道理上讲,博客中国网友“周炯然”的这番话也可算是落地有声:“权利与义务对等,是现代公民社会的重要内涵。政府进行人口调查,这是一种权力,也是一种权利。但是,政府同样有义务向公民公开必要的信息,比如财政收入、财政支出,这都是公民或纳税人完全有充分的‘硬道理’应当知道的信息。为什么只有人民群众被调查,而政府和官员的信息就不可以公开透明?况且,就拿这次人口调查的过程与结果,为什么不可以向公民公开?当公民的‘知情权’没有得到必要的尊重和信任的时候,他们对政府信任的淡化,就是必然的”(有了“切客官”,才能告别“酱油民”,2010-11-07,云南信息报, http://www.ynxxb.com/content)。
       那位老朋友的情况到底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我知道的,是不少地方,就隔着门对话,表格呢,自然也就免谈了。
       据我个人的经验而言,这些都是人口普查所必不可少的,其中,尤以人口调查表最为重要,最复杂,也最难填写,有一个千分之几的错误率管着。如果说它都可以不填,那还叫什么“人口普查”(这本是有严格规定的)?
       有人在网上批评我对现在中国人口数据的质疑,是没有根据。我则要说,盲目的相信这种数据,那还叫什么“学问”?
       也许他们是怕,照我那样一说,就被端掉了饭碗子,舍了那套数据,就没得玩儿了。
       这些人大约也从来没有了解,何炳棣、黄仁宇的学问是怎么作出来的(参见他们关于明清两代耕地和人口数据的研究,《中国人口研究,1368—1953》第一部分,《黄河青山》哈佛风波一节)?

上一篇: 统计数据如何可信?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40)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