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王凌 | 最可把玩的一段历史

2011年11月05日 09:54:23

      按照我的香山慈幼院老同学刘哥们的说法,朝鲜的事儿跟我们有大的关系。比如一个“世袭”,一个“先军政治”。也许就是因此,本届班子上台伊始,即宣布要学习朝鲜、古巴。这怕不是没有道理的。
       刘哥们批评我说,在朝鲜问题上,斯大林对中国,不是没有斩获的,中国若不是被拖下水,——斯大林把它视为“敌国”(毛泽东也曾称之为“猫鼠关系”,各路愤青看仔细了),——经济早就发展起来,苏联怕就维持不了那么长时间,早解体了。
       由此想到,斯大林最高兴的,可能正是(齐赫文斯基一再否认的)“两个中国”、“划江而治”,以长江为界,一在江北,一在江南……
       我期望他把这些写下来。大家一起讨论。
       如此在刘哥们看来,朝鲜战争就是极端重要的了,他还把它一直与文化革命前的“三线建设”联系起来……
       问题,就是越争论越有趣,特别是朝鲜战争这样的事儿,大家都可以一块来“玩”。
       这是最可把玩的一段历史。也是可以有最多不同意见的一段历史。
       最近几篇都是即写即发,以前写文章多是长时间反复修改,现在则不免丢三落四,或欠斟酌。对读者的批评,也学着尽可能不批评,跟课堂上跟自己弟子不大一样,诸位,多多见谅啦。
       是为抗美援朝之十二。
 

上一篇: 究竟谁能忽悠谁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49)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4日, 9:3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