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3日 10:21:31

      不久以前,学校召集了一个第一届毕业生的校友座谈会。
       三十年了,一眨眼,这些人差不多已经都退休了。
       一开始校部打来好几个电话,我问:有什么中心主题啊?对方支支吾吾,好像没想过……
       果不其然,就是吹吹拍拍、俗不可耐,——除这就不知还有什么了?
       原因呢,首先是我们学校有了一个“不世出”的领导,但,也不光吹他,还有自我吹嘘,互相吹嘘,不一而足。
       也不是没有明白人,但大多数发言都不敢恭维,比如:
       要坚持唯物主义,反对唯心……
       我在国外多年,就一个体会,政府要适度放权……
       咱们这届研究生不知为什么这么强啊(其实未必超过本届本科)……
       要发明中国式的经济学,虽然我并不是搞经济学的……
       ——我们都不知道这些人是活在哪个时代?而且,这种小儿科的东西还敢拿出来“现”?
       还有人谈最近的“文化改革”,果然就有人朗诵了《沁园春•雪》,不知一直有人(胡乔木)在争它的产权,也不知这并不是中国式的朗吟……
       有的还想待到建校多少多少周年,如何如何……
       ——好像所谓“世界第一流大学”,就是这种样子:“驴粪蛋——表面光”?他也未必了解我们大学(头足倒置)的症结是在哪里?
       最后,在饭桌上达成几项决议(半秘密的):一,建立一座领导人塑像,在广场旁边;二,坚持和扩大终身制,既然大学一级教授可不退休,学校其他领导人也可效尤(否则岂不是“一国两制”),甚至可以扩及国家领导人(还费那么大劲开十八大干哈);三,推荐某领导人能够“入常”(听说还有一个常委未能确定)……
       ——在会场上,我只觉得自己是在另一个世界,跟我们普通人不同的一个世界。
       我想跟他们说,赶紧醒过来吧!
       但我怕他们会一拥而上,把我“吃”了。
       所以我只好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写,跟能听进我的话的读者,悄悄说说。
       我要说的是:别再醉生梦死啦,赶紧醒醒吧!否则,还有救吗?

上一篇: 猫城见闻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8)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